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六十六章 苏小婼

第六十六章 苏小婼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还要朝母兔口中喂送丹药,母兔微微摇头,忽地扬起利爪,朝腹部猛地一划,一只不及常人巴掌大小的血呼啦的小兔,被母兔捧在掌中,朝许易递来,“妾身夫家苏氏,自怀身孕,此孩儿便被夫君定名小婼,谁知此孩儿于我腹中一孕十二载,夫君早夭,竟未与这孩儿见面。妾身今日既死,料来是命定的劫数,妾身死不足惜,能与我那夫君,孩儿团聚,只是可怜我这孩儿。还望恩公费心看顾一二,若是我这孩儿侥幸得活,且有命修行,有朝一日,还请恩公告知他,务必返回家乡。”

    言谈之间,宛若人族闺秀,字字关情,句句带血,凄婉已极。

    许易双目赤红,想到为救己身,粉身碎骨的粉色兔子,眸间顿生潮意。

    岂料,母兔一席话说罢,不待许易出声询问“家乡”何处,头颅一歪,便即气绝。

    许易一手抱着母兔尸身,一手捧着小兔,怔怔许久,犹自不能释怀。

    虽说,无他,这冰火兔家族未必就不死,可真牵扯其中,他又生出浓浓的负罪感,心中悲凉至极。

    忽的,数点光芒闪起,他一惊,回过神来,凝目看去,却是三颗妖核,分别自母兔,白兔,灰兔躯体中放出,朝他掌中的小兔飞来。

    忽的,三粒妖核,直直没入小兔体内,化作两红一白两道光芒,辗转消失不见。

    瞬时,小兔周身的血污被洗净,露出本体的颜色来。

    却是一只玉色的小兔,若不细看,准得以为是美玉雕刻而成,五官精致而分明,躺在许易掌中,不温不寒,无声无息,根本看不出是活物.

    许易只有将感知努力探出,将整只微型玉兔笼罩,才能稍微察觉到一缕微弱的呼吸,证明此玉兔是个活物。

    他小心地抚摸玉兔,便要往怀中装去,这才发现自己不着片缕。

    却是扩张的肉体,恢复了正常,却将原来的衣衫尽数破碎,狂暴的心血源力,到此时终于完全消退。

    便在此时,一道惊恐的声音传来,“呀,混蛋!登徒子!”

    却是那丽人苏醒过来,一目望去,许易赤身罗体,仓惶掩目惊呼。

    话至此处,不言自明。

    那丽人不是别人,正是徐公子。

    原来,徐公子素好男装,出外行事,为求便利,更是堂而皇之扮作男相。

    修行者男扮女装,极是容易,挪移骨骼,能轻松将身体的表征变换。

    许易辨不出男女,也是正常,

    可有那偷香高手,闻香识人,窥破其中隐秘,不过一目而已,阿木正是此中高手。

    却说,徐公子跌遭变故,又遇阿木劫色,随即许易化身猛兽,暂时护住她的清白,岂料,转瞬又欲念焚身,来朝她下手。

    被阿木侵犯,徐公子已急火攻心,再被许易以猛兽的形象那般抚弄,当即吓得昏死过去。

    此刻,才一苏醒,便见了一具男性罗体,心头羞恼到了极点。

    许易大囧,任他再是老奸巨猾,心性成熟,两世为人,男女之事上,仍是他的禁区。

    叫他罗体在女性面前出现,不如叫他再去和宫绣画血战一场。

    又惊又囧之下,许易赶忙将念头侵入须弥戒,却哪里还有衣衫,没了晏姿照料,再也没有动辄数十件密密缝就的衣衫,供他挥霍。

    陡然扫见徐公子半披的衣衫,许易下意识地便催出了煞气,凌空将衣衫摄入掌中,转瞬便将衣穿上了身。

    他是稳妥了,徐公子又漏光了。

    徐公子险些又气晕去过,猛地蹲身,死死将头扎在怀中。

    许易赶忙转过身去,连连致歉,稍稍四顾,又摄了数件死人衣衫,推送过去。

    徐公子手忙脚乱穿上衣服,心中羞愤才消,恐惧又起。

    他可是带人来捕捉此人的,以此人先前展现的可怖手段,要杀自己,却是易如反掌。

    况且此处是沙汰谷,便是杀了自己,也绝不会成为黑修士,更不会有人知晓。

    一念及此,徐公子一颗心如坠冰窖。

    殊不知,她这羞羞怯怯的模样,许易窥在眼中,以为她羞愤,心下更是惭愧,这杀人如麻的魔头,一碰到此事,却稚嫩如处子。

    却听他赶忙道,“适才冒犯,乃是心神暂迷,还望姑娘勿怪,此枚须弥戒赠与姑娘,料得其中之物,足够姑娘暂时之用,在下告辞。”

    许易自须弥戒中唤出一枚须弥戒,随手抛了过去,架起机关鸟,慌慌张张跑了个没影。

    徐公子漂亮的明眸瞪圆了,注视着那飞的歪歪斜斜的机关鸟,心下无数念头瞬间消没,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必死而生,强烈的喜悦,已冲淡了他的羞意,许易者莫名的逃跑,更让他感受到了难以抑制的喜感。

    她怎么也想不通是这般结局,这头顶流脓,足下生疮的坏家伙,竟会有这样的一面。

    许易一路狂飙,似乎生怕那女郎追了过来。

    原来,他压根没认出那女郎便是徐公子。

    彼时,他影映徐公子罗体做威慑,乃是不得已而为之,

    此猥琐事,他还是托付青楼老鸨,代为料理。

    事后,他更没兴趣,欣赏影音珠中的画面,故而,根本不曾见得徐公子女儿身。

    此刻,再见,徐公子青丝披肩,明眸皓齿,玉体流脂,许易便是聪明得突破天际,也决然无法将此女郎和徐公子联系在一处。

    一口气狂飙出近百里,许易才停顿下来,心绪复宁,猛地想起一事,又折身返回,果然,那女郎已消失无踪。

    再入乱场,他收拾了三只兔子的遗憾,又掘开洞窟,寻得散落的粉色兔子的残尸,一并沉入寒潭,深深鞠了三躬,便即离去。

    半柱香后,他驾着机关鸟,飞腾到一处绝壁,取出一把法器长刀,一阵劈砍,很快凿出一个洞窟,又劈落山石,堵住洞窟,翻身入内。

    他不打算离开此处,而是打算在此处冲击感魂境。

    相比外界,此处已是绝对安全的所在,更重要的是,据他收到的消息,距离武禁开解,已不足三月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24 08:14:38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