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一百零一章 功勋值

第一百零一章 功勋值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儒装中年接道,“那已是七八年的事了,时至今日,谁也不知道其修为又增长到了何种地步,却是再没人敢接此项任务,以至于灭杀桃花魔任务的功勋值,竟飚到了上千功勋值,这一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字上来。”

    许易奇道,“上千功勋值,真的很多么?”

    头一次接任务,他甚至来不及详细了解任务背后功勋值的意义。

    儒装中年对许易的无知,早就见怪不怪了,分说道,“你可知道积年积功之说。”

    许易道,“倒是知晓,顾名思义,靠积累年限,和积累功劳,换取晋升。”

    儒装中年道,“错!非是换取晋升,而是换取功勋值,积年积功,换取的是功勋值,功勋值的累积,才能换取晋升。就拿新晋的冯星吏来说,他便是靠着积长年积小功,一步步积攒功勋值,做到了眼下的位置。”

    “我北境圣庭五转十五阶,三星以上为星官,三星及以下为星吏,三阶星吏为第一转,一转之内,每一小阶的进步,所需的功勋值,也不过一千功勋值。”

    许易大惊失色,至此,才知这上千功勋值,竟是如此贵重,心头顿生激荡。

    遭遇冯庭术的坑害,被颁下此等任务,他本就没生出绝望,只想着奋勇向前,如今再得了此等消息,更是觉得祸兮福所倚,当即道,“照你这般说,我若是获取了这一千功勋值,便能晋升为一星星吏!”

    儒装中年哑然失笑,说道,“冯庭术花费了近三十年,才走到如今的地步,你以为就凭你一件奇功,就能抹平。当然,倒也不是说这一千功勋值不重,恰恰相反,极重非常。有这一千功勋值,你便可直接由一级门派,跨入二级门派,免却十余年的堪磨,还能再度获得一次武库兑换的奖励,这次,开启的便是二级武库,根本非是一级武库所能比拟。”

    “最重要的一点,有了这一千功勋值,你便可超越许多积年二级门派掌门,有资格直接被府中安排职司,一旦领了职司,虽不及星吏尊贵,却也是府中公人,若结好上峰,有了靠山,便是冯庭术也无法如此轻易拿捏与你。”

    话音落定,儒装中年心中陡然起了古怪的感觉:我和他说这么多作甚,怎的就感觉他一定能成功似的,那么多人都奈何不了的积年魔头,岂是一个新晋一级掌门,就能抹平的?

    许易不知儒装中年所想,心道,成就星吏,果真没这般简单,不过,光是免去十几年的堪磨,这番辛苦便费得值。

    了却心中疑惑,许易抛出三枚灵石,排在案上,便待告辞。

    儒装中年道,“你还是将武令,存入墨楼吧,竟功之日,再来领取。”

    许易问何故,儒装中年却说到时自知。

    许易顿时明了,必定与冯庭术有关,说不定,冯庭术便有办法,通过这武令确定自己的位置。

    至于墨楼,许易倒也知晓是公中的寄存处,武令又不是什么至宝,寄存在那处,的确不用担心,留好收据便是。

    许易再度道谢,告辞而出,临去,一挥手,儒装中年身前的案上,再度现出三枚灵石。

    儒装中年盯着案上的灵石,心中顿生愧意,实在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这家伙还能做到这一步,心念一动,对着已将行出门去的许易道,“去墨楼前,先去白楼,凭着领了任务的武令,可在白楼兑换资源。”

    许易再度道谢,头也不回地行出门去。

    许易才去,儒装中年起身离开了厅中,半柱香后,出现在另一间鲜花碧草环置庭间的院落内。

    冯庭术一袭青袍公服,胸前的一缕金星,在淡淡的阳光下,泛着令人不可逼视的光芒。

    “都办好了?”

    斜斜靠在一方软榻上的冯庭术,传音说道。

    “办好了!”

    儒装中年传音道,许是传音不足以表达心中的敬意,儒装中年弓着的腰身,又低伏了许多。

    “他没说什么!”

    冯庭术视线第一次打在儒装中年面上。

    儒装中年越发恭敬,“此人倒是人中俊杰,知晓怎么也逃不过星吏大人您的手掌心,故而,不存怨恨于我,反倒因为只和小人相熟,反倒赶来此地寻小人,问询关于混乱星海和桃花魔的掌故。”

    “他可同意将武令寄存墨楼?”

    冯庭术向后仰身,越发躺得舒服了。

    “料应无碍。”

    儒装中年答罢,忽的,传音问道,“恕小人多言,小人实在不明白,星吏大人要其存放武令,是何用意?许易既将任务领下,已无回旋余地,星吏大人只待坐等其败即可,何须如此周折。”

    冯庭术浓密的“一”字眉陡然挑起,噗通一声,儒装中年跪倒于地,连声道,“小人胡言,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已贵为星吏的冯庭术,对他虽无生杀大权,可动动手指,便有无数人,能用无数办法,将儒装中年化作齑粉,他实在是畏惧到了骨子里。

    冯庭术很满意儒装中年的卑微,摆摆手,传音道,“深仇大恨,何必假手以人,能亲自解决,还是亲自解决的好。”

    儒装中年顿时明了了,原来那所谓的任务,不过是烟雾弹,不对,同时也是道保险栓,许易逃得过一劫,逃不过两劫。

    “可为什么要封存武令呢?”

    念头一转,儒装中年比出大拇指,传音赞道,“小人明白了,还是星吏大人高明,教其存放武令,又是个障眼法,消去其心头的余虑,连续两道障眼法,便是神仙也猜不透,将其警惕降到最低,趁其不备再下手,实在是高妙。”

    不得不说,儒装中年亦是好心术,冯庭术打的正是这般主意。

    冯公子身死,冯庭术暴怒却不盲动,在调阅了当日冯公子身死的画面后,立时意识到许易非同一般的新晋掌门,就凭那张迅身符,就值得他将警惕提到最高。

    事后,冯庭术没少下工夫调查许易的过往,却是一片空白,甚至连他的武令都不知是从何得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