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秦长老

第二百一十八章 秦长老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岑大人过奖了,多谢岑大人援手,在下感激不尽。”

    许易笑着冲岑副使微微一躬。

    他知道岑副使为何说自己聪明,无非是说他先前在讼狱都的明堂内,没有对仇太冲,周宗世穷追猛打。

    的确,以许易睚眦必报的脾性,若能赶尽杀绝,又岂会轻轻放下。

    只不过他知道,自己报仇借的力有多大,这人情就消耗得越多,他好容易在那位大人物面前积攒起的些许情面,若是用来消耗在周宗世,仇太冲这等人物身上,实在大大不值。

    亏本生意,他可不愿去做。

    “罢了,说这些都多余,你在明堂上的表现,我也告诉了秦长老,秦长老很是欣赏,想见一见你!”

    岑副使玩味地看着许易,心中亦盘算开了,此人到底因为什么打动了秦长老,竟然让终年不见生人的秦长老生了召见的。

    “多谢岑大人。”

    许易含笑说罢,抛出一枚晶牌。

    岑副使接过,立时变了颜色,“这,这如何使得!”

    “区区千枚灵石,怎比得上岑大人的救命恩德,岑大人不收,定是看不起在下。”

    许易如今当得起财大气粗四字,千枚灵石,虽然珍贵,用来送人情,堪称天价,但他目下缺的不是灵石,而是高层的关系,一千灵石,买二级星吏岑副使一个好感,完全值得。

    “如此,岑某便却之不恭了。”

    岑副使哈哈笑道,面色顿时暖和了不少。

    他虽贵为二级星吏,可千枚灵石份量的确不轻,几乎赶上半年的俸禄了。

    如此大手笔的见面礼,他还是没收过,只不过都是有求于他,而如今许易根本无求于他,还能送出千枚灵石,足见此人会做人。

    会做人就好,就怕是愣头青,会做人的人,才值得结交嘛。

    当下,岑副使便引着许易一路朝西飞遁,两个时辰后,霸邺城遥遥在望。

    许易大是好奇,他可是听闻过,霸邺城虽是淮西府的府治所在,聚集的都是一些寻常衙门。

    其余的权重衙门都分布在霸邺城左近的名川大山中,比如仙武崖,比如重剑峰。

    却没想到,岑副使竟一路将他引来了这霸邺城,莫非那位位高权重,宛若仙人的秦长老,便居于这霸邺城中。

    飞腾至霸邺城上空,岑副使忽的掌中现出一块玉牌,玉牌霍然放出莹光,天边陡然现出一道窄门。

    许易顾不得惊讶,便慌忙随着岑副使腾进门来。

    才闪身入门,眼前的视线陡然开阔起来,一座巨大的绿岛悬浮于半空,足足飞行了半柱香的功夫,才在绿岛上落定,顿时,周身的毛孔同时打开了,充沛到难以想象的灵气,朝周身百骸涌来。

    窥见许易的异状,岑副使笑道,“这座悬空岛,本身就是一座巨大的聚灵阵,每日的消耗不下百枚,终年不歇,岛上又编植灵植,宝药。受灵气滋润,灵植,宝药涨势极佳,反过来,又释放灵气,反哺悬空岛,十数年下来,此间灵气之丰沛,自是远胜他处,寻常武者,在此修行的功效,一日都胜过外间数日……”

    得了许易的灵石,岑副使极是热情,边引着许易前行,边随手指摘周遭的景观,风物,无一处不优美,无一处不雅致。

    尤其是踏过一条七彩虹桥时,虹桥下的碧波潭中,不时有通红鲤鱼跃起,放肆地冲二人吐着水柱,偶尔有水柱,竟能聚合成简单的文字,显然是得了道行的妖物。

    岑副使指着碧波潭道,“别笑看着这些鲤鱼,都非凡品,乃是主上从极西之地的忘情海,垂钓而来,条条都是天生的妖物,灵气逼人,繁殖力也极佳,短短十数年,这汪碧波潭便被他们所盘踞,称霸一方……”

    正说着话,潭中好似开了锅一般,忽的,一条巨大的红鲤鱼催动水法,驾着一条粗壮的水柱腾上空来,二丈长的可怖身量,顶着个宛若水缸的巨大鱼头,直直立在半空,粗大的鱼鳍倒卷,宛若手臂,持着一柄三尖两刃钢叉,冲着二人怒目而视,鱼嘴开合,嗬嗬有声,却不知在说些什么。

    岑副使慌忙抱拳,“抱歉,抱歉,是岑某多话,还请大王息怒。”

    说着,赶忙抛出两枚灵石,那鲤鱼精用口接了,咬得嘎嘣脆响。

    许易有样学样,亦丢过两枚灵石,鲤鱼精接了,冷哼一声,方才散了水法,隐入潭中去。

    过得虹桥,许易诧道,“那鲤鱼精不过开智巅峰修为,怎的如此嚣张。”

    岑副使哈哈笑道,“鲤鱼精的修为虽算不上拔尖,可人家到底是主上近臣,又管着主上半个后厨,我可得罪不起。”

    许易了然,微微一笑,说道,“早知道就多投些灵石,和这位余大王做个交情,央他代为美言几句。”

    岑副使眸子清亮,笑道,“你小子别拿话点我,主上性情坚毅,最不喜逢迎之徒,我若替你说话,恐怕只会适得其反,更何况,主上唤你来作甚,我也不知,你自己见机行事便是。”

    说话间,岑副使指着远处烂漫花丛中的一处翠竹搭成的小屋道,“秦长老便在里间等你。”

    许易冲岑副使拱手道谢,径自朝竹屋行去。

    才绕到前门,便见一人坐在竹屋门槛上,古怪的是,他虽然看得清秦长老的面容,却根本说不出来,秦长老到底生就的什么模样。

    惯因此人的面目,好似不是生在脸上,而是直接投射入了你心中,时而男,时而女,时而老,时而幼,许易从来没有遇过这般古怪的事情。

    “我听岑天说了你在掌纪司的行事,怎么,算计着我该还你多少人情?”

    秦长老的声音,也古怪至极,飘入耳来,同样每个字都变换着音调。

    许易微微躬身,“晚辈的确是珍惜和前辈的缘分,此外,若是晚辈穷追猛打,定会给前辈也惹来麻烦,些许仇怨,还是留待今后,晚辈自己了结。”

    “你以为你这般说,我就会信?罢了,也是自作聪明的无趣之人,明说吧,你可是想要这个?”

    秦长老掌中托着一张地魂符。(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8 11:26:37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