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五十八章 祸起

一百五十八章 祸起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不是得道的高僧,成圣的佛祖,他也有七情六欲,压不住的脾气。

    但一旦负面的情绪让他快要做出错误的判断时,他往往能及时刹车,这便是反省的作用。

    直到此刻,他仍旧没有找到破开眼前危局的办法,但心绪却平宁了。

    他在心里告诫自己,不妨将此作了一道磨炼心性的关隘。

    若是连这点关隘,都没有勇气跨越,没有办法跨越,还谈什么大道争锋。

    平静下来的许易,从容地参与到繁重的文牍工作的整理中去了。

    一连十余日,吃住都不曾离开七号厅。

    直到第十一日整理完毕,许易告辞离去之时,曾经喝叱他的黑面中年竟行到他身侧,冲他悄声道,“你小子不错,真的不错,如此心性,连我也忍不住惜才。我奉劝你一句,人在屋檐下,何妨低下头。我不知道你得罪了谁,但肯定不是一般人物,那种大人物不会和你这种小角色真正一般见识的,你低低头,他抬抬手,你便过关了。”

    “多谢,在下记下了。”

    许易轻声道谢,便自去了。

    他才回到一三七舍,立时引起了轰动,不止铁大刚等人轰出来在院子里接住了他,同房的其他几个舍的,亦有学员到来。

    “我说舍长,你这到底是干嘛去了,一去十余日,咱们可是大课上了三节,实验上了两节,你全落下了,到底是什么天大的事儿啊,再说,怎么偏偏就叫了你去,你到底有什么门子?”

    论嘴快,谁也敌不过蒋飞。

    许易摆摆手,故作神秘,“不可说,不可说,诸位不必替我担心,我一切都好,谢过诸位同学高义。”

    言罢,他直接钻进房去了。

    他这般一高深莫测,旁人还真不好问了。

    一三七舍围满的人,才褪去,铁大刚,蒋飞、段天岱,孟晚舟四人又挤进许易房间来。

    蒋飞才要说话,许易摆摆手道,“诸位不必担心,我是得了造化,不久就有好事传来。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说,不该说的,诸位也别让我难做。”

    蒋飞舌头陡然打结,段天岱道,“也罢,咱们也只是关心,没有一点八卦的意思,只要舍长你好就行。不过,这个秘密,舍长你可不能保留太久,总要接锅啊,给个时间限度吧。”

    口中说着不八卦,其实,他心底的八卦之魂已经汹汹欲燃。

    他话音方落,因着几人来得突然,没有关闭房门,结界没生效果,外面的呼喝陡然传了进来,“天大好消息,副教长大人明天亲自给咱们上实验课!”

    “什么,啊啊……”

    蒋飞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嚎。

    段天岱亦满面红光,呼啸不绝。

    门外传来的惊呼,更是久久不绝。

    许易心绪如海,暗自发怒,“你也欺人太甚,没完了?”

    次日上午,上课时间将到,许易才行到三十六房明厅的门口,便忍不住抬头朝门前的号牌上看去。

    “是三十六房啊,这是?”

    他正疑惑间,连续几人从他身边挤过,喝叱他别没事儿挡道。

    还是蒋飞一把蹿上前来,将他拽了进来,挤过人群,在一张条案后坐了。

    此刻的三十六房明厅,已经人满为患,平素容纳八十人的明厅,挤了五百人不止。

    明厅内,嘈杂不已,乱声入耳,竟是都在谈论宣副教长的,更有打抱不平,埋怨宣副教长为何单单来三十六房教课,好不偏心。

    一三七舍的几人,也在热烈地讨论着眼前的盛况。

    忽的,一名黑衣督导跨进明厅来,朗声道,“旁听便旁听,都咋呼什么,再敢咋呼,通通驱出场去。”

    黑衣督导这一通发作,场间瞬间安静。

    不多时,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如一张美艳的图画,婷婷袅袅飘腾进来。

    白衣偏偏,高挑的身子在曼妙曲线的勾勒下,毫不违和。

    俊美如画的玉颜,不见任何表情,盛满了十二分冷艳,简直明艳不可方物。

    也许美女真的是要烘托的,不止是丑女的反面衬托,气氛的侧面烘托,效果也是极佳。

    场间无数的低呼声,以及蒋飞那已经垂到案头的口水,令许易都忍不住觉得这疯女人不发疯时,果然有十分姿色,极为娱人眼目。

    心中的惊艳一闪而过,许易只想着好好上上一课。

    说来他也是悲愤,开学十几天了,他竟一节正经的课也没上过。

    “来的同学很多,大家保持安静,今天我给大家讲授何叶果三种药性分离的初级解法。”

    宣副教长才踏上讲台,便开始了授课,说话之间,讲台上地火已被她引燃,一枚杂炉自裂开的缝隙中腾起。

    “我需要一位同学,来帮我完成基础的步骤,不知谁愿意。”

    宣副教长手持一株何叶果,冷艳地望着台下。

    她这一目扫来,宛若在场中投下了巨型炸弹。

    一众男修应者如潮,条条长臂高举如林。

    “那位同学,那位同学,你站起来!”

    宣副教长纤指斜划,指的正是一三七舍所在的方向。

    “我,我么?”

    蒋飞急得要跳起来,却被段天岱死死按住,他先站了起来,却见风度翩翩一笑,便要上前走去。

    “不是你,也不是你,你们中间的那个同学。”

    宣副教长声音清冷,霎时,满座众人皆朝许易看去。

    自听说疯女人要来三十六房上课,许易用脚趾头就知道是奔着自己来的,可即便是要找茬儿,他也想在听一堂课后,再面对注定躲不过的狂风暴雨。

    哪里知道,这课还没开始,狂风暴雨就先来了。

    许易直直盯着宣副教长,精准地捕捉到了那双美目中一闪而过的戏谑。

    “啊,怎么是许霉霉,怎么能是他,这是时来运转了么?”

    无数低呼声中,独独此句简直刺得许易耳膜生疼。

    他朝孟晚舟看去,这会儿,一三七舍的几人,也就剩了这位还能保持镇定。

    孟晚舟会意,快速低声告知他,因着他连续十余日不能上课,算是三十六房里倒霉第一人,好事人胡乱取了这诨号。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