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六十八章 人家连宣副教长都睡了

一百六十八章 人家连宣副教长都睡了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干他马的,老子也是堂堂世子爷,你们他马谁在自己的地头上不是一方霸主,给他马姓张的当孙子,操性,凭他马什么。”

    段天岱声嘶力竭地鼓吹,这一下彻底把气氛挑起来了。

    南学社凭空冒出来,要抢大家花了巨大心力好不容易才建起的五灵平衡之地。

    谁心中不窝火!

    只不过是碍于张君越这两个月来建立的权威,无人敢反抗罢了。

    如今,许易一带头,直接踹翻了张君越,瞧得众人正热血上涌,铁大刚和段天岱再一扇呼,立时群情激愤。

    尤其是段天岱的扇呼,简直直入人心。

    三十六房的这帮学员,并非是始终生活在底层,早被压榨得麻木不仁。

    恰恰相反,他们一个个都出身不凡,颐指气使惯了。

    只是在学院连续的套路的捶打下,磨掉了脾气,又被各种严酷规章管束,为自身利益,弄得束手束尾。

    如今,段天岱一煽风点火,骨子里的憋屈全被引爆了,众声呼啸,唬得齐辉、佟普面如金纸。

    实在是他们平素太为人不善,张君越身为房长,此时遭厄,竟连他同舍的也没人替他出头。

    还不是这家伙作威作福惯了,早已弄得民怨四起,他自以为掌握着绝对权力,却没想到只一人揭竿而起,他便罩不住场面了。

    “洪督导来了,洪督导来了!”

    不知谁发一声喊,全场俱震。

    “谁他马传的信?”

    段天岱怒骂。

    “是某,尔等如此作乱,心中可还有院规。”

    说话之人正是始终不曾表态的最后一位副房长龙岗。

    龙岗始终没掺和,是因为掺和不上。

    有张君越,齐辉,佟普捧南学社的臭脚,他根本抢不上槽。

    可此刻,许易的带领下,三十六房的学员集体造反,简直是挑战现有的权力结构,他的利益自也受损,岂能不管。

    当然,他暗中传信,叫来洪督导,还有另一层深意,张君越出了这么大的丑,岂能不让洪督导亲眼见见他张某人的领导能力。

    此为一石二鸟。

    “定叫尔等后悔莫及!”

    齐辉不去想龙岗的心思,气势狂涨,指着一干三十六房的学员,怒气勃发的叱道。

    才瞧清洪督导那张炭黑的方脸,众学员心头的热血,便如潮水般退却。

    几位房长,归根到底,还是学员,即便有威望,也只有限。

    而洪督导令行禁止,掌赏罚总权,几位房长和他根本没有可比性。

    “又是谁在惹事,龙岗,你说!”

    洪督导身子还未落稳,便寒声喝叱。

    龙岗正要搭话,一道影子迎着洪督导狂飙而来,凄厉地叫道,“是他,是许易,督导你看,你看……”

    “什么怪物!”

    洪督导唬了一跳,后退几步。

    那影子道,“是我,我是张君越啊,督导,这都是许易打的,他敢对我动手哇……”

    正是张君越从坑里爬了出来,此刻,他一张脸无比恐怖,完全开了花,且无比肿胀,没有半点人形,难怪洪督导甫一见面,吓了一跳。

    洪督导咳嗽一声,身子忽地转了过去。

    “督导,您这是?”

    齐辉拦住洪督导去路。

    “我才想起来,还有个重要会议,这点事,你们商量着办,总之,要讲团结,不能闹出大乱子。”

    洪督导说话儿就要走,齐辉,佟普,龙岗三人如遭雷击。

    这个时候,洪督导怎么能这样表态,能表这样的态?

    张君越扑上来,扯住洪督导衣袖,“督导,今日之事,您必须做主,否则便是闹上训堂,我也定不干休。”

    张君越以为洪督导是不愿事态闹大,想要压在三十六房内部消化。

    可若如此,许易受到的惩罚,必定有限。

    张君越受了此等奇耻大辱,如何肯答应。

    在他心中已有盘算,今次若不能将许易赶出三十六房,他这个房长就不当了。

    洪督导终于扭过头,定定盯着张君越,双瞳闪闪,竟似冒着火星,看得张君越心里发慌,他完全弄不明白,洪督导这是怎么了。

    明明很简单,明了的事儿,他洪督导只需要按照院规,整肃纲纪,处分许易就行了,根本不必担一丁点责任呀。

    张君越当然不知道洪督导的苦心。

    其实,洪督导已经很久没有来三十六房了,以往他虽来的次数少,但隔几日总会来瞧上一遭。

    自打绯闻事件后,洪督导根本一次也没来过。

    而三十六房由几位房长掌舵,运转也如意,洪督导不来,众学员只有庆幸,并未多想。

    今番,龙岗将事情说得严重至极,洪督导肩负责任,岂能不管。

    而且,据他自己掌握的情报,那魔头最近很是安分,且大过在身,应该不会卷入风雨。

    他这才急急赶了过来。

    哪里知道,偏偏他最不想面对的家伙,又成了此次风暴的风暴眼。

    他想走,一刻也不想留在此处,偏偏张君越这混蛋死死拉住他,还扬言要把事情弄大。

    洪督导多想喷一句,“人家连宣副教长都他马睡了,你闹翻天又能怎样!”

    可这个秘密,打死他也不敢透出去。

    他相信宣副教长能轻而易举地兑现承诺——送他去火洲采石头。

    洪督导正烦闷之际,一道让他头皮发麻的声音,“许某以为洪督导来的正好,这件事,还真要洪督导帮着断上一断。”

    说话的正是许易,他边朝洪督导行来,边朗声道,“若是有人以权谋私,吃里扒外,不知该是什么罪过?还请洪督导教我。”

    洪督导传音道,“你到底要做什么妖,你要是没把握,赶紧向张君越道歉,否则这事儿我真压不下来,殴打房长,闹到训堂,以你记大过之身,肯定要被除名!”

    口上却道,“你到底在说何人,指名道姓便是。”

    许易道,“张君越,三十六房的张大房长。”

    “胡说,姓许的,你血口喷人,罪上加罪。”

    张君越厉声道,“你别以为搅浑了水,你就能过关。”

    许易道,“那许某便想请教一事,这猎场如此广大,怎么恰好南学社的这帮人,就和我们寻到了一处去了,怎么恰好我们刚建好五行平衡之地,这帮人就来了呢,这是适才苏剑庭给你的储物环,不对,准确的说,是给咱们三十六房辛苦两个时辰建起五行平衡之地的辛苦费,咱们就来看看,里面还有什么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