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五十五章 不该来

第五十五章 不该来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蹭地一声,童凤超立了起来,“一派胡言,一派胡言,本官尚有公务,告辞。”话音未落,人已飚了个没影。

    一众金甲士慌忙跟上,苏剑鸣父子也赶忙追上前去,苏剑鸣催动全力,勉强追上童凤超,急问,“卫长大人,到底何事,如此就走了,传出去恐怕有损卫长大人威名。”

    “威名,我哪里还有威名,这趟我就不该来!”

    童凤超定住,破口喝斥。

    他心中万千悲愤,却始终说不出口,他总不能说,我一见那小子对着影音珠说话,就有种进掌纪司的预兆。

    如此怯懦之话,他没办法说,更何况,最后许易干脆将他来此地的用意喝破,不管对方有没有证据,都听得他毛骨悚然。

    面对那该死的影音珠,他如何还立得住。

    视线定在苏剑鸣脸上,童凤超犹觉其人面目可憎,若非这家伙,自己这趟怎么回来这天一道,不来这天一道怎会撞那魔头。

    这下倒好,不但好处没捞到,还耽搁了行军时间,耽误了旁人的孝敬,更要命的是,今日之事若是传出,他童凤超的名声啊,想想都觉头疼。

    苏剑鸣犹自不觉,“卫长大人,咱们真不能撤啊,如此一走,您的名声,哎,我看姓许的就是虚张声势,咱们明公执法,他有什……”

    “够了!”

    童凤超暴喝一声,“滚,赶紧滚,这趟行军,本官不用你了!”喝罢,扬长而去。

    童大人本就惭愧内疚狂恨,恨不能忘了适才的一幕幕,这位苏大人好似生怕童大人忘了那刻骨之辱,一遍遍地提及,有此下场,简直活该。

    可怜苏剑鸣始终想不透到底坏在何处,苏广照道,“父亲,既然童大人不用咱们了,不如先回天一道,看看姓许的到底要出什么幺蛾子。”

    苏剑鸣瞪着苏广照,紧闭着牙缝迸出几个字,“你脑子让许易打傻了吧!”

    苏广照,“……”

    ………………

    童凤超来时声势如天,去时散如轻烟,简直让宫道一都看傻了。

    这可是堂堂三级星吏,虎牙卫副卫长,如此强权人物,竟在这硬瘦青年手下,连声都不敢硬。

    宫道一彻底无言了,他真希望许易这回来,是带宫绣画回去调查问话的。

    可看眼前这场面,怎么也不能如此解释。

    “行了,本官和你们宫掌门有事要谈,其余不相干人等,都退出去。”

    许易话音方落,一众感魂强者,尽数撤退,甚至不等宫道一发话。

    实在是适才的场面太震骇了,这些感魂强者平素连和宫道一都说不上话,何曾见过这等层次的交锋。

    掌纪司出了个大魔头的消息,以前只是耳闻,今日可是亲见了,未料,亲见更胜过耳闻。

    连童凤超这等在他们眼中已是天人一般的存在,在许易面前连话都说不利索,大魔头真非浪得虚名。

    一众感魂强者退出,许易冲瞿颖等人使了使颜色,费四正要出神,被瞿颖一把薅住,拉扯了出去。

    许易分出真魂,捆绑宫绣画的网绳,瞬间消弭,化作一地败絮,风一吹,满厅乱飘。

    “宫兄,想怎么处置,你自己拿主意,许某在此间公务已了,先行告退。”

    许易抱拳,转瞬消失。

    他不愿在众人面前,暴露修炼出真灵圈的秘密,当然,即便他当众施展真魂解开束缚,旁人也未必会以为他修炼出真灵圈,毕竟太不符合实际。多半会想他的真魂定然有旁的神异。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转瞬,哄闹的明厅,就剩了宫道一,苏琴,宫仲约,宫绣画四人。

    “绣画,千错万错,都是娘的错,你要怪就怪娘吧,要杀要刮,娘绝无二话,都是娘咎由自取。”

    噗通一声,苏琴跪倒在地,泪流满面。

    她很清楚,事已至此,再狡辩再转移话题,都已无用,只求打动宫绣画的恻隐之心,这些年,她虽作伪,但和宫绣画相处得极好,便是块冷石头,也该捂热了,也该有些感情吧。

    宫绣画苍白的脸上不见一点血色,坚硬得宛若一块雕塑,他根本不看苏琴,盯着宫道一,用如从寒潭中捞出来的声音问道,“适才如果不是许易出手,你会直接弄死我,还是……”

    “不会不会,伯约,你千万别误会,我至多是想毁掉你的气海,不再让你出去冲杀,也不在让你出去冒险,踏踏实实地过一世富贵生活。”

    宫道一的确如此想,他虽已对宫绣画绝望,到底虎毒不食子,只想毁了宫绣画的修行,不让宫绣画复仇即可。

    “不错,真是有情有义宫道一。”

    宫绣画惨然一笑,忽的偏转头来,“二弟,你说我平日待你如何?”

    宫仲约早就对这一片乱局,彻底迷茫了,只知道宫绣画发了狂,完全变了模样,此刻,被宫绣画这般阴仄仄地一瞥,险些没吓哭出来,“大,大哥,你对弟弟的恩情,小弟永世不忘,若没有大哥,就没有弟弟今日。”

    宫绣画哈哈一笑,“这么说你是欠大哥的?”

    苏琴猛地朝宫绣画扑去,“仲约快逃!”

    宫绣画大手一挥,苏琴噗通砸在地上,宫仲约更是吓懵了,“大哥,我先前让父亲关你,只是想,想你反省,等你,你好了,再,再放你出来。”

    宫道一也回过味来,猛地朝宫绣画扑去,“你这孽子,有本事你杀了我!”

    宫绣画身形一晃,躲避开来,已将宫仲约擒在掌中,如画的美眸射出凄绝的光芒,“若非你是亲娘的夫君,宫道一,你还能站着跟我说话。”

    说罢,他顶着宫仲约道,“我的好二弟,既然你承认欠我的,那你就还给我吧。”

    话音方落,宫绣画一掌朝宫仲约小腹拍去,随即,但听一声凄厉惨叫,充塞明厅。

    宫道一,苏琴如疯魔一般朝宫绣画扑去,宫绣画反手将宫仲约砸入二人怀中,闪身就退,“从此世上再无宫绣画!宫道一,你我恩怨两清,不过我欢迎你来寻我报仇,我是真不愿看着你在这世上活着,我娘在地下该多寂寞。”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