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六十七章 诡异符箓

六十七章 诡异符箓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众人说笑两句,采掘便开始了。

    采掘的过程不复杂,但却不是一味的刚猛,当巧则巧,尤其是掘进的过程,绝不能乱使力气,一味轰炸,非把矿脉震断,毁灭无数灵石不可。

    有乌衣中年这个老手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他只示范了一遍,场中都是聪明人,谁都学会了。

    然而,采掘同样是个漫长的过程,尤其是如此吨位的灵矿脉,采掘出的废石定然是天量。

    头一天,许易跟在灵矿脉中泡了一天,便腾了出来。

    秋刀鸣等人帮了一天忙,同样也腾了出来,他们是来告辞的。

    说到底,他们跟进来,不过是搭个顺风车,头一天采掘灵矿,纯粹是图个新鲜,学到了技术,便不伺候了。

    毕竟,因着该死的血禁之术在,他们在幽暗禁地不得获取一枚灵石。

    光看着许大领队狂赚,他们自己分毫不起,就是有这股义气,也受不起这种折磨。

    忙活一天后,他们便向许易告辞了,临走前,还恶狠狠地威逼许易,苟富贵,勿相忘,纵使得不到灵石,待回过淮西后,到冷阳峰大宴三日,却是十分必要也是必须的。

    送走了宫绣画等人,乌衣中年松了口气,他是真怕这几位起了歹心。

    虽然许大掌门战斗力无敌,可这几人到底身份特殊,若是私下弄鬼,许大掌门怕也拉不下面皮查验。

    他们这帮人一走,乌衣中年彻底放心了。

    却说许易腾出了矿坑,在不远处寻了个僻静之地,坐了下来。

    不多时,雪衣青年气哼哼地寻了过来,一身雪衣,也弄得污浊不堪。

    “明灭兄,你不在里面呆着,跑出来作甚。”

    许易笑着打趣。

    如今,他已知晓了雪衣青年的大号,唤作“云明灭”。

    对于这位云明灭,许易实在生不出杀机,这人实在是天赐之宝,没有这人送来的强大矿工团,他哪里有如今的舒坦。

    尤其是,动辄数百阴尊强者组成的矿工,采掘工作进行之顺利,许易都忍不住要偷笑了。

    “姓许的,要杀就杀,老子他妈的不伺候了。”

    生平没爆过粗口的云明灭,终于忍不住骂娘了。

    他被许易逼着,使动一干手下,成了许易的矿工队伍。

    更离谱的是,他堂堂云公子,也成了矿工队伍的一员。

    更夸张的是,连个小队长都没混上,被逼在几个感魂中期小辈手下干苦力。

    初始,他见许易都在干活,勉强就忍下了。

    如今,姓许的跑出来逍遥了,他还在干活,尤其是几个感魂中期小辈对他毫无敬意。

    终于,憋屈到极点的云公子,彻底爆发了。

    许易见他眼皮子青筋直跳,太阳穴更是突突而起,心知这家伙是真被气狠了,若再逼迫下去,指不定就要走极端。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云兄,不想干就不干了,这种活,哪里是你干的。说实话,我以为是你故意要体验生活,这才让你去干的,没想到,你和我一样,受不得这苦累。得,不想干,就坐着休息,多大点事,也值得你这翩翩公子骂娘。”

    许易柔声细气,态度好得不像话。

    云公子瞠目结舌,怎么也没想到是这种局面,心头憋着的一股急火,顿时散了大半。

    “来来来,喝一口茶,谢谢脚,新泡的美人舌来尝尝。”

    许易从手边的茶具上分出一杯茶,朝云明灭递来。

    云明灭冷哼道,“这破茶,本公子喝不惯,姓许的,你就明说吧,你想干什么。我的须弥戒已被你夺了,该得的东西,你都得了,你要杀我,早就下了杀手,如今还不动手,到底想要什么。”

    “今次,本公子栽到你手里,是本公子小看天下英雄,本公子也认了。说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许易道,“云兄,我真没想干什么。这样吧,你回答我几个问题,你手下那帮人再借我使使,咱们之间的梁子,就算揭过了,你以为如何?”

    云明灭心头大喜,面上丝毫不露,冷声道,“你说我听听,能回答的我一定回答。”

    许易摆摆手,“是必须回答,如果云兄你的回答,让我不满意,就证明云兄没诚意,既然云兄没有诚意,许某似乎也就不需要给云兄留面子了,届时,许兄要死要活,许某真就不管了。”

    云明灭面上一僵,才要发作,却实在无底气,想发飙,却发现先前积攒的怒火,怎地就消尽了。

    “云兄可考虑好了?”

    许易温声道,“如果我是云兄,肯定好生配合。云兄毕竟王族子弟,有大好的前程,如云的富贵,若是真丧在此地,不仅终生籍籍无名,恐怕连尸首都带不回去,岂不让人痛哉。”

    云明灭心头纠结至极,许易的话就如魔鬼的声音,一字一句,全说在他心坎上了,勾起了他对过往的生活的无限眷念。

    生之欲即强,死之惧必盛。

    他忽的觉得眼前这笑语晏晏的家伙,竟是如斯的恐怖。

    “云兄可想好了?”

    许易再度发问。

    云明灭心头悚然,干脆闭上眼睛,不去看他,“说吧,你想问什么。”

    “我想知道这张符,到底是什么符。”

    说话之际,许易掌中多了一张青色的符,符右上角的标记,竟非常见的五行标记,标记的颜色为黑色。

    显然,这是一张一阶三级符,却不是五行符,也不是风,雷两系的天象符。

    云明灭虽闭着眼目。

    许易话音既出,他眼皮也忍不住轻轻跳动,他就知道许易肯定要问这个,这也是最让他痛心之事。

    也是他的后手之一。

    他始终不服许易,便是因为这张符,在他看来,他就是太轻视许易,让这家伙抓住了机会,用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将自己擒拿,更早早摘取了自己的须弥戒,让自己连施展后手的机会都没有,便落入了绝境。

    若是这张符,能够被激发,他相信就是这该死的家伙再强悍,自己也定能将之灭杀。

    只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一念及此,他就忍不住强烈心痛。r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