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零五章 心灰意冷

一百零五章 心灰意冷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胡院使连真灵圈都没修出,在许易手下,根本无一合之力。

    许易虽无关于神念的功法,单凭神念挪移超过驭电诀的速度,论遁速,自是远远胜过了胡院使。

    转瞬,胡院使便被他拿住大椎穴,擒进厅来。

    “韩司座,姓胡的几次三番辱骂于你,乃是以下犯上,此等贼子,若不严惩,我掌纪司之威何在?下官建议,先收押,尔后,再行文夏长老院,剥了他这身官皮。”

    许易开门见山说道。

    韩学道满目冰雪地看着许易,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只落入蛛网的小虫,渐渐地被这蛛丝一点点地缠紧,束缚,再无动弹之力。

    的确,事已至此,他能说什么?

    掌纪厅那边的报告,他已经打了,彻底上了许易的贼船,这会儿,看姓许的收拾胡院使的手段,哪里是为他韩某人出气,分明是逼着他韩某人纳投名状。

    忽的,许易略略放松了擒拿,胡院使口舌一开,瞪着韩司座,射出怨毒的目光,破口喊道,“韩学道,你疯了,是真疯了,出尔反尔,今后淮西官场,没你容身之地。连我你也敢动,夏长老会放过你?你韩学道是自寻死路,跟着姓许的疯子学,我看你哪天死!抓我,行,你们敢抓我,有种就别让我胡某人出来,我倒要看看你们掌纪司是否真的生着钢牙利口,连姓胡的也吞得下。”

    啪的一声脆响,胡院使脸上又挨了一下,“姓胡的,你也太目无上官了吧,在我们掌纪司,你还敢狂,真当律法是儿戏。”

    胡院使一口老血喷出,气得哇哇直叫,“姓许的,但叫我胡某人从掌纪司走出去,你就等着,等着受死吧。”

    胡院使已是急火攻心,处在疯狂状态。

    说来,他的地位实在不在任何一司的副司座之下,尤其是身为夏长老院的正院使,他本身就是夏长老的化身,所到之处,无不恭敬以待,长期身居高位,胡院使的心气,已高得突破天际。

    如今被他眼中不入流的小人物许易擒在掌中,抽打着耳光,如此奇耻大辱,几要烧得他昏死过去。

    “行了,将此贼拿捕入狱吧。”

    韩学道心烦不已,挥手说道。

    “得令!”

    许易微微一笑,撤了界障珠,唤来随侍,令其头前领路,却是亲自将胡院使押入狱中。

    一炷香后,许易才转回。

    韩学道已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许易,事已至此,你想干什么,总该告诉韩某了吧。”

    如今,他真和许易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偏偏主动权还不在他手中,想想他都觉得窝囊。

    许易道,“没什么想干的,一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是那句话,由许某在头前戳着,我没死之前,绝牵连不到你韩大人。”

    韩学道听这个比听什么保证都觉心安,实在是他太知道许易这家伙的折腾劲儿了,要把这家伙折腾死,他还真想不出,谁有这个本事。

    “不过,韩大人,咱们捕了姓胡的,是不是该走流程了。”

    许易提醒道。

    韩学道只觉头皮一阵阵发紧,哑着嗓子道,“真要给夏长老院行文,姓胡的是粗人,不知道天高地厚,我看给个教训,也就差不多了,何必如此针锋相对。”

    他是真提不起勇气得罪一位长老。

    许易道,“也罢,就放了姓胡的,姓胡的定然会体谅韩大人的好意,到了夏长老处,想必也定会替韩大人多多美言的,夏长老海量汪涵,必定也会原谅韩大人……”

    “够了!老子不管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韩学道近乎嘶吼道,“刘权,刘权……”

    喊声未落,一个身形利落的彪悍中年腾进厅来,瞥了眼韩学道近乎扭曲的面庞,心中震骇不已,低头道,“司座大人,有何差遣。”

    韩学道一指许易,“今天掌纪司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听许主事的,你全力配合。”

    说罢,又传音许易道,“能做的我都做了,只盼着你讲点道义,韩某不想与谁为敌,希望你明白。”随即,行出厅去。

    今日所受的打击,真让他有些心灰意冷了。

    “刘主事请了。”

    许易抱拳行礼,这位刘权刘大人,他虽未打过交道,却知晓其底细,乃是掌纪司最有权势的主事,负责掌纪司全盘统筹事宜。

    “许大人有礼。”

    刘权亦抱拳回礼,心中却纳罕到了极点,他想不明白到底什么原因,会让素来冷傲的司座大人如此失态,说出如此话语。

    可不管怎样,韩司座既然发布了命令,他也只有照办。

    二人见礼罢,许易开门见山,道出了究竟。

    刘权只觉得这半辈子的吃惊,都在今日用完了。

    行文夏长老院,抓捕胡院使,这是何等疯狂之事。

    “刘大人,刘大人……”

    “啊,啊……”

    “怎么,这道行文不好发么?”

    “好发,好发。”

    “那就发出去吧。”

    “好,好的。”

    ………………

    缥缈峰,悬空岛,乃是夏长老院所在之处。

    这日,正午,夏长老院副使薛川,正代表夏长老宴请来访的诸位贵客。

    薛川的心情不错,原因有二。

    一是,来访的诸位贵客,必定送来了令人惊喜的礼物,久不视事的夏长老,竟破裂开口留客了,还特意交待他好生待客。

    足见夏长老心情不错,夏长老心情不错,薛川的心情自然要跟着明媚起来。

    二是,诸位贵客,都很懂事,没忘了他薛某人的引荐之功,都送上了可观的心意。

    宴席上,薛川殷勤劝客,诸位贵客曲意相迎,宴会的气氛烘托得极佳。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终于转到正题上来。

    “薛兄,听说清吏司那边的行文,已经备好了,就差通传给掌纪司的了,嘿嘿,这回,姓许的入咱夏长老院为官,薛兄和胡兄,可要好生相待呀。”

    一位黑袍老者,抚弄长须,笑吟吟道。

    薛川笑道,“王兄放心,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其实,薛某也帮不上什么忙,胡大人是个热心肠,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嘿嘿,胡大人的手段,诸位总不会没听过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