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零九章 长老齐聚(贺小事情问题多盟主)

一百零九章 长老齐聚(贺小事情问题多盟主)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当初开灵完成,真灵圈显出纯白,许易便知道自己修成了四阶魂念。

    但他并不知道这四阶魂念意味着什么,因为他对神念的认知,几乎全部来自于秦长老的那本《神念初探》。

    而那本《神念初探》,记录的全是关于如何凝成神念,关于神念的意义等要点知识,根本没有提及神念各个阶级的意义。

    然则,秦长老早知晓许易有开灵丹,凝结的神念等级,必定不凡。

    正因如此,秦长老才会传下那番指示,变相鼓励与夏长老一战。

    而秦长老自己也绝想不到,许易会凝结出超乎想象的四阶魂念。

    以秦长老的认知,有开灵丹之助,凝结成二阶魂念,乃是正常,凝结出三阶魂念,便算极有天赋。

    可他绝想不到,许易在真魂上的天赋,更是远超常人,尤其是许易的真魂本就非比寻常的强大,融合神念的时间极为漫长,而有开灵丹之助,一举成就了四阶神念。

    神念之战,除了功法外,神念的纯粹和厚度,占据了胜负天平的绝对重量。

    此刻,夏长老的闪灵波,攻不破许易的念墙,便是因为许易的念墙纯粹度惊人,当然此时,攻不破,不代表,始终攻不破。

    论神念的厚度,夏长老已是真灵圈大圆满,远远胜过许易,只需时日稍长,许易的念墙必定破碎。

    不过,许易却没给夏长老搞持久战的时间,一枚迅身符打出,身披念墙的许易,成功冲怕闪灵波的包围圈,再度接近了夏长老。

    夏长老催动身法,身如鬼魅,竟叫许易的迅身符也扑了空。

    许易再度打出迅身符,扑到夏长老近前,不待夏长老挪移,他连续打出两张疾风符,飞腾出了两百余丈。

    不待他身形落稳,惊天巨爆炸响,却是他引爆了一颗磁芯珠。

    没奈何,他目下的进攻手段太过单一,神念阶级虽高,苦于无有功法,对付夏长老,他能依仗的只有这把骨剑。

    而夏长老展开身法,迅身符都无法准确捕捉,这把骨剑虽强,许易温养不够,尚不敢完全以御剑诀御使,只有手持进攻。

    这就注定了,许易的进攻,需要逼近夏长老,才能奏效。

    可夏长老身形飘闪,如何锁定?

    身为战术专家的许易,很快有了答案。

    他投放了一枚磁芯珠,击中夏长老是不可能的,可利用巨爆,迟滞夏长老的动作,未必不能奏效。

    巨爆炸响,整个占地百亩的广场,尽皆化作齑粉,惊天冲击波,将观战众人尽数冲飞,口吐鲜血者不知凡几。

    纵使许易第一时间逃开,巨大的冲击波,依旧瞬间将他念墙粉碎。

    距离巨爆最近的夏长老,情况更是凄凉,他被巨爆掀翻出去,浑厚的念墙终究防御了绝大部分冲击波,可超乎想象的爆炸威力,依旧给他的肉身带来了巨大创伤。

    烟尘未尽,许易连续催动两张迅身符,瞬息冲击了烟尘深处,贴近了刚刚控稳身子的夏长老。

    为了保证杀伤力,这回许易也拼了,干脆让骨剑脱手,直接催动御剑诀,控制骨剑。

    果然,骨剑威力大增,化作流光,径直没入夏长老胸膛。

    下一瞬,夏长老的真魂小人,直接从灵台跃入,电闪而出。

    强大的真魂小人,几乎要化作凝实。

    许易催出锁真瓶,忽的,天际一道怒吼传来,“竖子敢尔。”

    一道纯青神念,化作一道箭矢,直直射入许易灵台。

    灵台中的真魂小人,丝毫不乱,一把抓住箭矢,转瞬扭成两断,口中催动法诀,锁真瓶生出一股可怖吸力,瞬间将已遁逃出千丈的夏长老的真魂小人,收入瓶中。

    “好好,好大的胆子,周兄,孔兄,孙兄,此子不除,我淮西府纲常乱矣。”

    声音落定,四道人影,同时现在场中。

    声音从西方传来,那人红面无须,一双利目宛若鹰隼,死死盯住许易。

    顿时,满场皆传来恭祝声,“祁长老安好,周长老安好,孔长老安好,孙长老安好。”

    今日的场面,不知许易开了眼界,便是围观众人,也是从一个震撼走向另一个震撼,滔滔不绝。

    许易展现了惊人的四阶神念,许易反杀了高不可攀的夏长老,淮西府八位长老,今日竟有五位现出真身。

    这一桩桩震撼,让围观众人的心灵,都被震动的麻木了。

    许易冲四人抬手行了个官礼,高声问好,心头翻沸,暗道急矣。

    若是这四人同时出手,他根本不可能扛得住,看这四人的架势,却是随时有可能出手。

    “安好?夏长老竟被你私杀了,我等何敢安好!”

    赤眉的周长老寒声说道。

    “小辈,老夫原本当你是可造之材,实没想到,竟是如此的心狠手辣,今日敢杀夏长老,明日是不是也要杀我等。”

    身材魁梧的空长老声如洪钟喝道。

    说来,到来的四位长老,不过是听闻许易大战夏长老的消息,临时赶了过来。

    关注许易是假,关注夏长老是真。

    毕竟,许易在他们眼中,再强壮也不过是强壮的蚂蚁,反倒是夏长老闭关多年,同为竞争对手,能有机会观摩夏长老的手段,对他们也是大有裨益。

    可四人怎么也没想到,从一开始画风就没对路子,呼吸之间,局面落定,竟是夏长老身死道消,连祁长老想抢回夏长老的真魂,也没做到。

    有道是,兔死狐悲,平素几人再怎么互相看不顺眼,可到底是能坐在一个桌上坐而论道的同僚。

    如今,夏长老莫名其妙地被一个小辈,如此轻易杀死,谁人能够释然。

    面对四位长老的逼问,许易面不改色,掌中现出那张生死状,朗声道,“生死状已签,列位长老以为此物无效?”

    “好好好,自然是有效,老夫对你是越来越感兴趣了,既然夏长老身死,夏长老院,你是不用去了,稍后,老夫将你调入老夫的长老院听用,你有意见?”

    祁长老冷脸说道。

    他是动了真怒,既然许易不讲情面,要讲规矩,他就好好地来讲一讲。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