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一十六章 颗粒的妙用

一百一十六章 颗粒的妙用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绞尽脑汁也想不透,为何会出现如此诡异的辩护。

    他小心的操控着天矛的凝聚,一次,两次……无数次,他已不奢求能成驾驭天矛。

    他只想弄明白,为何会崩碎,或者说,他想把握这种崩碎的感觉。

    又是一昼夜的辛苦,许易不知聚集了几千几万次,灵台中的真魂疲乏至极,以至于连盘膝而坐都无法支撑,摊到在地上。

    精神和肉体,皆疲惫到了极点,偏生头脑无比的清晰铭刻,而这剧烈空虚的痛苦,也因着这种清晰铭刻,显著放大。

    许易很清楚,天矛术无法凝聚而成,不是功法的问题,多半是那些颗粒的问题,就好比一汪水可以相互交融,但凝聚成了碎冰,却无法凝聚成一块完整的冰块。

    凝结天矛的失败,便是如此。

    难道,这些颗粒碎片,真的就无用么?

    许易不这样认为,歇息片刻,精神稍复,念头一动,大片的念墙在周身现出,一块块的念墙迅速崩碎,而又迅速生成。

    周而复始的幻灭,诞生。

    这正是许易在凝结天矛术中,偶然所得。

    颗粒并非无用,显著的凝愁,几乎化作实体,这种念墙的防御威力,必定成几何倍数的增加。

    唯一的缺点,是极易崩碎,但重生也不过眨眼间事,无法攻敌,用来自守,倒是宛若铜墙铁壁。

    与此同时,神念颗粒的诞生,让许易重新看到改进驭电诀的可能。

    他修行驭电诀的要点,便是靠着真煞威力,按照诡异的运行线路,汇聚一点,产生强大的合力,助推肉身飚射。

    而神念无法运用驭电诀,便在于神念稠而不凝,颗粒的产生,完美避免了此点,稍稍改进,便是一道新的术法。

    许易稍事休息,又补充些清水,熟肉,待得精神,体力,稍有恢复,他便在院落中,试验起了驭电诀。

    这一试探,许易险些兴奋得跳起来,神念的强大,他早有领教,单凭神念,便能攻破他玄霆淬体诀的防御,光凭神念便能让铁精大受震动,光凭神念便能御空之术超过驭电诀。

    神念这种完全虚而不实的存在,产生的强大威力,几乎颠覆许易的认知。

    更让他难以理解的是,这虚而不实的神念,却能组成念墙,阻挡各种可怖的实体攻击。

    正是这种种的神异,越发映衬得神念的强大。

    正因早有心理准备,许易早想到以神念颗粒,化用驭电诀,恐怕产生难以想象的威力。

    可真当化用成功的一刻,他还是震惊了,一瞬息,他就从院落的这头,到了那头,简直如瞬息移动。

    这种感觉,他只在风符上找到过,他甚至怀疑,新驭电诀的遁速,不在驭电诀之下。

    念头到此,他决定一试。

    当即,他取出时间沙漏,调到最小的刻度,也便是十息,便在这院中,折返奔驰。

    半盏茶后,许易有了结果,果是新驭电诀胜过。

    但反复测试,他也体悟清楚了,若按百丈计,走单一直线,还是迅身符略略胜出。

    若是折返,甚至弯折,却是新驭电诀要远远胜出。

    道理很简单,迅身符虽然也能瞬发,可因着一符便是百丈,根本无法压缩距离,再击发新符,也是百丈开外了,无法婉转由心。

    反观新驭电诀,却是要左便左,要右便右,停顿转折,皆随心意。

    祭炼天矛术失败,却因着诞生了神念颗粒,许易化而用之,平白了多了念墙和新驭电诀,两大神术。

    他心中已极为满意。

    一连折腾了数日,早已疲累,便从须弥戒中唤出了浴桶,行到院落后,便是灵池,取满了水,便跃入其中,气血鼓荡,顿时,浴桶之中,水沸如煮。

    正泡的舒服,疲乏尽消,忽的,门外传来了动静,却是有人在扣门。

    许易一跃而起,披上衣衫,神念放出,径自打开了大门,一位白袍客缓步行来,气质内藏,竟是服了隐体丹,双目定定看着他,盯得许易毛骨悚然。

    “尊驾前来,有何贵干?”

    许易抱拳说道。

    “听闻许大人威名多时,特来一见。”

    白袍客沙哑着声道。

    许易笑道,“尊驾也听过在下名头?恐怕是恶名吧。”

    口上虚应着,许易却在判断来人的来意。

    对这人的造访,他心中是有几分雀跃的。

    他在淮西,莫名其妙地被提升为三级星吏,又莫名其妙地被调来路庭。

    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之事?

    偏生他一点影子也摸索不到。

    白袍客的到来,显然让他看到了一点希望,他可不信此人的来意,是久仰自己名头,特来拜会。

    “你也知道自己名声不佳?”

    白袍客微笑说道,俊眉高高扬起。

    许易一怔,没想到此人竟会如此应话,莫非是来找茬的?当即按捺下心绪,周旋道,“许某不过是客气话,尊驾也太不见外了?据我所知,许某的声名早就传到了路庭,被副尊大人所欣赏,否则也不会特旨简拔许某?尊驾说,是也不是?”

    白袍客面皮轻轻扯动,“许兄果然如传说中的一般无二,脸厚心黑。”

    “尊驾前来,是来找茬,还是来寻仇?”

    许易拉下脸来。

    白袍客轻笑一声,“寻仇如何,找茬又如何,就凭你的所作所为,还指望能在这路庭也讨得好去?”

    “噢?看来阁下是许某的仇家了?藏头露尾,算不得人物。”

    许易哂道。

    他心中越发疑惑了,此人既然是来找茬的,恐怕和自己此番升迁的关系不大,若自己的对手直通七绝宫,强大到能运作自己直接跃升为三级星吏,要收拾自己,恐怕根本没必要费如此大的心机。

    “不说这些了,某新到此来,许兄就如此待客?”

    白袍客冷笑道。

    许易简直啼笑皆非,他完全跟不上白袍客的转速了,一会儿东,一会儿西,自己这边都已变脸,剑拔弩张了,这人竟扯起了待客之道。

    要么这家伙就是精神有问题,要么就是强大到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