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七十二章 画册

一百七十二章 画册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去,回复他,我立时就去,让他去三号厅候着。”

    宣副教长清脆的声音,显得无比沉稳。

    然而宣副教长只发现了潜藏在自己心底的一丝畏惧,却根本无视了内心深处腾起的巨大好奇。

    她以为自己是在克服那可耻的畏惧,却忽略了好奇产生的巨大推动力。

    女人一旦好奇,弄死猫是分分钟事。

    “去三号厅候着?这分明是怕自己听墙根啊,可怜自己又要换床单了。”

    洪督导顶着一脸的麻木,怏怏去了。

    遇上这对奸啥淫啥,洪督导觉得自己当初费尽气力谋来的督导的位子,就是个天大笑话。

    …………

    许易看得很入迷,宣副教长借着夜色,从窗外跃入的时候,身影荡得灯火飘摇,他都不曾察觉,还以为是起了风。

    “无耻之辈,观无耻之书,真是无耻一对。”

    宣副教长罩着一身厚重斗篷,将身姿、面容一并笼罩住。

    这是她思虑再三,才选定的一身,便于潜行,只是原因之一。

    更主要的是,她有些忌惮这淫邪的家伙,忌惮他那红果果的目光。

    若许易知晓宣副教长是存了这般念想,非得叫起撞天屈,再回上一句,“千万不要感觉太好。”

    不过,这会儿许易可没心思多想,被人撞破观看此等册子,他着实有些赧然。

    宣副教长捕捉到许易眼中闪过一丝的尴尬,冷笑道,“怎么,莫非你体内还能存在着羞耻心。”

    许易微微一笑,摇了摇手中的册子,“副教长大人误会了,不过是一本男情女爱的话本,发乎情,顺人心,合天性,观上一观,娱人眼目,又有何妨。我辈参修性命,可不是为修成不食人间烟火的石头人,若真如此,那还有什么意思。”

    “淫邪之徒,歪理邪说。”

    宣副教长啐一口,视线却忍不住朝在许易手中晃动的册子瞟去,却见翻开的一页,一位姿容美艳的**女郎,正在烟气袅袅的水潭中沐浴,不远处的青石后,一位男子正在窥视。

    虽只惊鸿一瞥,也让她不由得面红耳赤,心中狂啐不绝。

    许易显然没兴趣和宣副教长谈风弄月,笑着道,“在下请副教长大人前来,有一不情之请。”

    “既是不情之请,还是不说的好,我和你很熟么?”

    宣副教长冷笑道。

    不过,她这句话说的便有些口是心非了。

    许易与她不熟,是真的。

    而她对许易的了解,却颇为全面。

    在许易这区区学员手下,结结实实吃了那么大个哑巴亏,宣副教长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她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心力,去摸许易的底的。

    以她掌握的资源,要做到这点,轻而易举。

    许易入此界后,尤其是在玄清宗后做出的事,她掌握的比段天岱详细得多。

    “不知整个金丹学府南院,还有哪个学员,比咱们更熟?”

    许易含笑看着宣副教长,堆出满脸的温润。

    宣副教长一怔,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冷哼道,“少跟我嬉皮笑脸,油腔滑调。”

    许易笑容顿敛,“在下不过说些实话。试想,连咱们都不算熟悉的话,副教长大人未免也脱离学员群众太过了。”

    宣副教长简直无词,她在家乡时,也向以机辩之才著称,可遇上这无耻坏种,好似才学语的孩童,三言两语,就笨嘴拙舌。

    “你到底说不说正事儿。”

    话才出口,宣副教长便后悔了,适才可是她让许易“不情之请,不说也罢”,如今被许易这般一绕,她竟被绕得吐口了。

    许易抓住机会,道,“多谢副教长大人。在下希望副教长大人,能帮忙打开星空戒的封印,我有一个小侄女,被封印在里间了,一转眼,入学半年有余,我怕她在内里憋坏了。还请副教长大人伸出援助之手,在下铭感五内。另外,在下星空戒内,也还有一二宝物,愿意孝敬副教长大人。”

    隐在沉沉斗篷中的宣副教长,发出一声轻笑,“你是越来越张狂,竟敢明目张胆地贿赂我,看来,你还真不把我这个副教长放在眼里。”

    许易道,“副教长大人,不如先替我打开星空戒,我先取出宝物与副教长大人,若是副教长大人不满意,大可再封闭星空戒,在下绝无二话。”

    宣副教长没有直接说她不能打开,而是斥责许易贿赂,许易心中暗喜。

    而他也打算舍去孩子来套狼,为了说动宣副教长,他已经决定,舍出一枚黑源珠。

    他相信以宣副教长对丹道的理解,定然能认识到黑源珠的价值。

    而他自认为,设计的方案,完全是替宣副教长设身处地想的,对方没有任何风险,只有收益。

    “你这番话,我真该录下来,办你个重罪,将你赶出南院去,你以为所有人的心思,都如你一般阴暗,龌龊!”

    宣副教长痛声喝叱。

    许易竟听不出一丝的作伪之意,这还真是邪门了,天下还有利益推不动的人?

    见得许易眉头微锁,宣副教长心中快意如潮,“你还有旁的事没有,今后若是无事,休要支使洪洞这蠢货来寻我,他堂堂一个督导竟能被你耍的团团转,你这是开了金丹学府的先河!”

    宣副教长当然也猜到洪督导被许易所制,多半是借了自己的威风,可这事,他偏偏没办法和洪督导解释。

    误会已深,越描越黑。

    当然,他更不知道洪督导以他看小册子的阴暗心思,早就把整件事想得无比的邪恶。

    许易真懵了,利益竟动不得人心,他觉得自己一贯行事的某条准则,正在崩塌。

    预料好的事,出了偏差,让许易心情颇为低落,当下,冲宣副教长一抱拳,“打扰了,告辞。”

    “慢着!”

    宣副教长竟然叫住了他。

    许易诧异地朝宣副教长看来,宣副教长虽有乌沉沉的斗篷遮蔽容颜,许易感知精妙,连她长长睫毛的微颤,都能精准把握,自然能察觉到宣副教长脸上的得意。

    “不知副教长大人还有何指教?”

    许易口上应道,心中暗暗道,“今天的宣冷艳有些反常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