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三十章 威震

一百三十章 威震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徐兄,这个脸打得够狠了吧,云三的脸都红了,该到此为止了吧。??”

    许易手持灵犀珏,传去心意。

    帷幔中的徐公子瞥见灵犀珏变色,赶忙将灵犀珏摄入掌中,传去心意,“脸红不够,你又不是没听见姓云的在说什么,分明是不服,你不乘胜追击,让他心服口服,更待何时。”

    许易松开灵犀珏,心头腹诽不已,姓徐的太不是东西,心服口服,亏他想得出来。

    云老三看着像是服气的主儿么,这分明是要将他许某人往死你逼。

    他再不痛快,面上始终如一,含笑看着云三公子道,“那三公子倒是将原作者指出来,如此名作,不该默默无闻才是呀。”

    云三公子满面胀红,他高傲惯了,无耻到底的话,真说不出来。

    紫袍中年冷哼一声道,“名作是名作,可未曾显露的名作,也是有的。当今之世,文人卖墨宝的事还少么,况且,诗词文章为心之声,无体会便无感悟,无感悟便无佳作,这篇诗作的作者,真的事吟秋郡主么?”

    许易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还要来一轮,接着来便是,我也想知道吟秋郡主到底私下里买了多少佳作。洪大人,劳烦你再选一题。”

    洪大人心如乱麻,他怎么也没想到,好端端的盛会,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如此针尖对麦芒,闹到最后,总有人灰头土脸,这是他万不想看到的局面。

    念头一转,洪大人朗声道,“选什么题,一场玩笑,何必当真,能见到两佳作,今晚的盛会增色不少,哈哈,三公子,定礼我待郡主收了,下面请看我剑南路为诸位尊客准备的节目表演。”

    许易笑道,“洪大人,您的心意,恐怕三公子不会领受,想三公子何等文名,传闻号称云家之诗词冠冕,这场盛会注定要流传出去,您这会儿叫停,不给三公子挽回局面的机会,我只怕三公子会不甘心,当然呢,三公子身为贵客,为咱们主方着想,自然不会表露出来。不过,咱们身为主方,实在该为尊客想得透彻一些。”

    帷幔中的徐公子死死咬住丰润的嘴唇,玉腮高高鼓起。

    她终于又见到了这家伙耍无赖的模样,身为对手,足能叫你恨得咬牙切齿,可一旦置身事外,品咂这人话中促狭,几要令她捧腹笑出声来。

    云三公子冠玉也似的脸上,红的紫,洪大使满面黑气,登着许易,恨不得将他平吞了。

    如果没有许易这番话,云三公子是打算就坡下驴的,有此一篇白头想见江南在前,他不打算冒险。

    若真赌输了,这枚上品水灵石,可就真的输给了吟秋郡主,世子殿下势必还要备上一份不输于上品水灵石的重礼前来下定。

    赌输一枚上品水灵石,这等天大的责任,纵使以云三公子的身份,也担待不起。

    偏生许易横插了这么一句,他得多不要脸,才敢顺着洪大使搭的梯子爬下去。

    与此同时,洪大使纵使狂怒,也不好再呵斥许易。

    一旦他呵斥,没脸的却是云三公子。

    鬼主曾经就评论过许易。对付这家伙,能动手千万别动口,一旦这家伙开口,威力绝对远过动手,气死人,噎死鬼,被气得吐血,不过等闲事。

    “三公子,赌局可还要进行下去。”

    许易满面微笑看着三公子,不动声色,又添一把火。

    云三公子怒灌胸怀,冷声道,“洪大使,选题!”

    事已至此,他真没了退路。既然不能冠冕堂皇的避战,他也只有被迫应战。

    一旦强行避战,传回归德,他也就不用活了,名声扫地为人耻笑也就罢了,家主也得出手毙了他。

    云家以武兴,以文行,文物并举,方有如今的王族,剑兰旗帜光耀圣庭。

    云家人可以战败,但不能逃跑。

    洪大使阴冷地扫了眼许易,若此间无有阵法阻隔传音,他早就将最恶毒的话,送进了许易耳中,大手探进罐中,很快拈出了一张字团,布展开来,冷声道,“八十八。”

    捧着《蒙诗三百》的二级星吏飞翻动,“《东观沧海》,陈义勤,七言绝句,沧海为题。”

    二级星吏话音方落,许易抓取狼毫,挥洒起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轰!

    满场顿时爆炸,数道尖利的叫声过后,竟有人晕倒在地。

    帷幔中的徐公子星眸灿灿,涓滴眼泪,溢了出来。

    身为当事人,她自然知道那些诗词的真正主人是谁,具备极高文学素养的她,同样认可紫袍中年的那句“诗词为人之心声”。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真美!真痛!

    云三公子面红耳赤,浑身剧烈颤抖,双手死死攥紧,青筋暴绽。

    紫袍中年方要张口,许易笑道,“这位仁兄,恐怕又要搬出诗词为人心声论吧。好了,也不用劳烦洪大人抽取了,《蒙诗三百》,区区读过,熟记于心。”

    “第一篇,《望月怀远》,秦方,五言律诗。吟秋郡主有诗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第十三篇,《远征曲》,夏兴春,七绝。吟秋郡主有诗曰:誓扫顽贼不顾身,三千甲衣丧胡尘。可怜天眷江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三公子,还有诸位使者,可还要听下去,对了,这位紫袍仁兄,可还坚持说这些诗词都不是吟秋郡主所在,都是买来的?”

    许易一口气念了十三篇,风格,题材各异的诗词,满场被震得死寂一片,只听见他的声音,在宽广的殿中回荡。

    更有无数人,取出了影音珠,影音他念诗的场面。

    时不时便有锦帕,朝他飞来,片刻功夫,便在脚下积了厚厚一层。

    却说,许易话罢,云三公子面如死灰,云家众人气氛低迷到了极点。

    “好好,今日竟让我听得如斯佳作,可惜,可惜来得晚了,错过了大好场面。”

    伴随着清朗的声音,一名白袍玉人自远处行来。8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