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三十二章 放手

一百三十二章 放手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自正殿离开后,许易径自返回了自己的居所。

    催开灵犀珏,传过心意,“徐兄,今日之事,许某已搭上了身家性命,者晋阳宫的护卫统领,你还是换人吧。”

    许易丝毫没有完成了徐公子托付的兴奋,得罪了洪大使,得罪了云家人,这笔买卖怎么算,也没有赚头。

    倘若一路护送吟秋郡主入了归德路庭,进入了云家人的主场,下场可想而知。

    更何况,他根本不看好徐公子和吟秋郡主的虐恋。

    不多时,徐公子的心意传了过来,“我说了,只要我在,就能保你周全,今日殿上的事,谢谢你了,你还欠我最后一个承诺,完成之后,我们两清。至于你去不去归德路,已经决定了,便是我也无法更改,不过,只要我在,就能保证你安然而返。旁的事,无须多想。”

    许易哭笑不得,传过心意,“到底是谁给了你么强大的自信,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那位情敌,至少是阳尊境的超级强者。”

    云家世子给他的感觉很怪,气场强大,血肉丰满,分明给他一种面对秦长老才有的感觉。

    可云家世子和同是阳尊强者的洪大使站在一起,明显又虚弱很多,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感觉。

    可不管怎样,云家世子是阳尊强者。

    修行至今,许易已经知晓,修行境界的每一步划分,都有极大的意义。

    而这每一步,又分作一大步,和一小步。

    譬如阴尊境内,阴尊,真灵圈阴尊,真灵圈大圆满阴尊。

    每一步划分,实力都有巨大的差异。

    然而,这却是同阶内的进步,可简称之为一小步。

    便是这一小步的差异,对战起来,往往就成了越不过的巨大鸿沟。

    而所谓一大步,便是感魂中期到阴尊,阴尊到阳尊。

    这种差异,已经可以说是天堑了,几乎是不可能跨越的。

    “我用性命保证。”

    此道心意传来后,灵犀珏变了颜色,显然,那边切断了联系。

    许易捧着灵犀珏,怔怔出神。

    …………

    收起灵犀珏,徐公子对着浩渺烟波,轻轻讼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什么样的人,才能写出这等凄美的句子,却不知谁是他心中的水,谁又是他心中的云。”

    “既然知道注定无果,郡主何必强求。”

    老秦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徐公子身旁。

    徐公子画眉微皱,“老秦,为什么你总要出现。”

    老秦叹息道,“昨夜的事,尊上知道了,雷霆震怒。郡主你这又是何苦,你若真对他有情义,你应该知道怎么办。而不是一而再地挑衅尊上的极限。否则……”

    徐公子俊秀的面容,清冷如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知道自己的底线,我心甘情愿将自己变作货物送出去,他还想让货物赔着笑脸?再说,今晚的事,到底孰是孰非,老秦你不清楚么。云中歌有半点将我放在眼中么?”

    老秦叹息一声,“公子,事已至此,老秦只能欠你息事宁人,昨日事发,即便副尊能看在你面上,消弭祸端,云家人也能如此么?放手未尝不是最好的情意。”

    说着,老秦摊开手掌,露出一条光彩夺目的项链,项链正中的挂饰,是一个透明的心型水晶模样的物什,细查之下,正是那颗黝黑的上品水灵石。

    一黑一白,交相辉映,迸射出惊心动魄的光芒。

    ………………

    许易正心神不宁,负责他生活的杂役通报说,有个白衣人自称是故人,前来拜访。

    许易念头一闪,人已消失在厅内。

    十数息后,许易和一位白衣中年,在一间密室内,相对而坐。

    “你来找我,到底为何事?”许易敛尽烦忧,面带笑意说道。

    白衣中年道,“我想拿一件重要情报,和你交换生死蛊瓶。”

    此话一出,来人身份不言自明,正是云明灭。

    许易笑道,“到底是什么情报,这么重大,值得一枚生死蛊瓶。”

    他忽然发现,当初种下的生死蛊,实在是太英明了。

    如今,云家摆明要为难他,有云明灭这个打入敌人内部的内应,实在是太关键了。

    云明灭道,“我保证你物超所值便是,许兄,你也说了,你留这枚生死蛊瓶,不过是防范我的报复,现如今,您已身居高位,我想报复也报复不得,你不如将这枚生死蛊瓶还我,你也说了,咱们相逢是缘,也是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许易道,“我们当然是朋友,只是朋友与朋友之间,不是应该坦诚么?云兄何必绕弯子,若是你的消息果真价值惊人,归还生死蛊瓶,未必不行。”

    云明灭大喜,“许兄可敢用血禁之术立誓。”

    许易心念电转,冷笑道,“云兄这是嫌许某的船破,要赶紧弃船上岸呀,莫非,你们云家人这么快就忍不住要对许某下手了。”

    云明灭心神剧震,“许兄,你这是何意!”

    许易冷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知道他们要对我下手了,生怕我死了,连累到你。不如这样,你将实情告诉云三公子或者你们云家世子,以他们的本事,以他们对云家家族荣誉的重视,必定不会坐视不理。”

    云明灭气得胸口发胀,此番话,正是他准备鱼死网破之际,用来威胁许易的。

    却没想到,先被许易道了出来,许易敢如此说话,分明就是看破了他不敢将此事上报。

    的确,他上报后,云家世子和云三公子都不会坐视不理,关键是他们收拾完许易,会放过他云明灭么?

    如此奇耻大辱,摔在云家脸上,他云明灭又该当何罪?

    怔怔半晌,云明灭才又堆出苦脸,哀求道,“许兄,许兄,你何苦为难我。”

    许易笑道,“那云兄就打定主意要坐看许某万劫不复喽。”

    云明灭气苦不已,心中将许易骂翻了天:若不是你要强出头,哪里会有这一难,事到临头,谁能救得了你。

    “云兄,我知道你也救不了我,看你在使团中的地位,就知道你在云家也是边缘人物。你说的不错,咱们的确算朋友,我许易得罪了云家世子,被弄死是正常,既然我被弄死,再拖累你云兄,的确是有些不厚道。”

    许易面目一转,又变得通情达理起来。r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