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三十四章 青鸟

一百三十四章 青鸟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云明灭收了传音珠,心中冷笑,“老子这辈子都不会再和你起瓜葛,联系,做梦去吧!”

    他正待移步,忽的,一道光圈爆出,随即氤氲出了一幅画面,赫然是他适才和许易交谈的画面。

    数息之后,画面一闪而没。

    云明灭呆若木鸡,忽的,骤然变色,盯着许易道,“许兄,你这是何意?”

    许易道,“没旁的意思,免得云兄出门后就扔了这传音珠。”

    云明灭惊怒交集,这不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么,适才交谈之际,他不是没防着许易搞这首,可丝毫没察觉到此人有小动作,怎么稀里糊涂就着了道了。

    许易道,“云兄好像很诧异?我说过,会交还你生死蛊瓶,却是如约而行了,留下这点念想,不过是保证云兄能及时和我沟通,看云兄的反应,好像有千万个不愿意。”

    云明灭心乱如麻,“我只一句,你千万别入送亲队伍便是,生死便在此事上,你自己决定。”

    说罢,径自去了。

    他很清楚和许易这种人说别的定然无用,能动摇他的也只有利弊,生死。

    他更清楚想从许易处要回这影像,无异于痴人说梦。

    他抛出这句话既是给许易指路,也是给许易警告。

    只要许易还想活命,就该知道如何选择。

    只要许易如此选择,就能避免和云家世子和云家三公子的接触,如此,他云某人才能继续安全。

    许易自然知晓云明灭的心思,他也的确存了此番打算,护送吟秋郡主入归德路庭俨然成了险途,不提云明灭再三警告的不可预知的风险,单是云家世子和云三公子,就必定不会放过他。他是聪明人,趋吉避凶几是本能的反应。可他心头却万般纠结。

    便在这时,杂役来报,苗女使来访。

    许易微微诧异,他知道这位苗女使,乃是晋阳宫中女官第一人,也是吟秋公主身前的第一得用之人。心中猜测着苗女使的来意,脚下却不慢,亲迎出去,双方见礼罢,苗女使直承来意,却是吟秋郡主有请。

    许易随苗女使一道朝正殿行去。

    将许易送到后,苗女使朝殿中帷幔方向,躬身行礼后,便自去了。

    许易强压住心神,道“对着帷幔方向微微欠身,不知郡主唤下官前来,有何吩咐?”

    “唤你前来,是两件事。一个是先前答应给你的甜头,另一个却是要你兑现答应我的,另一个承诺。”

    帷幔一动,一个白袍青年行了出来。却是当初徐公子来寻许易的形象。

    许意见他始终不允许公子的形象示人,已然猜到,他是怕自己见到徐公子的面目,想到那落体女郎。心中更是坐实了,徐公子便是吟秋郡主。

    许易心中翻沸,却面如平湖,抱拳道“,徐兄将许某从淮西调入路庭,更是擢升为三级星吏,实乃以怨报德,许某颇为感念。至于徐兄还有什么吩咐?许易某定当全力以赴。”

    自打猜到了徐公子的真实身份,许易很快理解了徐公子的种种反常,如此一番深情厚谊,他却是无以为报。

    他只想着,能帮助徐公子办完最后一件事。便就此,飘然远去。

    徐公子笑道,“你今日怎么转了性子?不过我说过的话,许下的承诺总是要兑现。”说着,将一枚须弥戒抛了过来。

    徐公子的深情,许易自问受之不起,自然不敢点破,索性就一直假装下去。

    他亦知晓,若是将须弥戒奉还,必定引起徐公子的猜疑。

    他干脆收了须弥戒,说道,“徐兄厚恩无以为报,还请徐兄道出第二件事,许某赴汤蹈火,也必定完成。”

    “用不着赴汤蹈火,对许见而言易如反掌。”徐公子含笑说道,“是这样的,我想求许兄一首佳作。”

    若是旁人问起,许易必定百般推脱,说当时宴会上的种种佳作,不过是自己偶然,从无名典籍上所得。

    他实在不愿为这些虚名而背负麻烦。

    可既然他知道了,徐公子的底细和心意,拒绝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在下可勉力一为。”

    徐公子道,“是这样的。有一个人,我喜欢很久了。偏偏有缘无分。如今他将要远行。我想送她一首诗词,祭奠这份情意。还请许兄助我。”

    许易心头一颤,转过身去,假装踱步,心中愁绪万千。

    他对吟秋郡主自然没有半点爱意,却很感念她这份深情,又怜惜她即将远嫁,且远嫁之人,多半不可能善待于她,今日一别,恐是永诀。心中甚觉亏欠。

    徐公子盯着许易,心中凄婉已极,忽的许易定住脚,吟道,“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一诗未尽,徐公子闪身进了帷幔,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

    许易吟诵的诗句,如一柄利剑,寒光一闪,将她的心房,剖成两半,痛入骨髓。

    许易心中惨然,冲着帷幔抱拳道,“徐兄若无旁的事,许某这就告辞。”

    徐公子悲伤难抑,泣不成声,勉强压住悲戚,不哭出声来,已是极限,根本无法出言。

    许易对着帷幔微微欠身,阔步去了。

    徐公子抹了抹眼泪,想追出外去,忽又止住,即便真追出去了,又能如何?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