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五十七章 阳尊之战

一百五十七章 阳尊之战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时间退回半盏茶的工夫,许易尚隐在人坑底部。

    海兽狂潮初现,天际将将掠来数道龙舟。

    一道红影流星赶月一般,直插郡主銮驾。

    惊变骤发之际,残存的人马,依旧按迎亲和送亲两大阵营,迅速摆出两个圆阵,护卫銮驾。既防灾变,又防兽潮,守得风雨不透。

    此刻,那道红影袭来,送亲阵营和迎亲阵营,各自腾出两人。

    “秦统领,你左我右。”

    迎亲阵营中腾出的白胡子老者冷声喝道,“来人气势不凡,须当小心。”

    送亲阵营腾出的金甲大将沉声应道,“秦某省得!”

    二人话音未落,红影已如轻烟飘腾到,头顶上怨气如滚滚乌云,冰冷的脸庞上挂着两道诡异的长眉,左侧眉黑,右侧眉白,顿时令本就阴冷的脸上,生出十二分的邪异来。

    才一照面,两道纯白的念剑,瞬息生成,似乎诞生刹那,就在白胡子老者和金甲大将的身前三丈,直直朝二人灵台扎去。

    “四阶神念!”

    “阳尊强者!”

    白胡子老者和金甲大将同声惊呼,前者手臂上的银环,爆发出一道纯白的念墙,阻住了那道纯白的念剑,后者惨呼一声,被纯白念剑刺入灵台,直直从半空坠下。

    白胡子老者才放出纯白念墙,身形已在千丈开外,便在这时,海面上,陡然射出两道水剑,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侧,白胡子老者甚至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两道水剑,贯穿胸膛。

    仰头栽倒,真魂小人才遁出,便被一道念剑,瞬间斩作两截。

    “阳尊以下,尽为蝼蚁!”

    此番话的含义,便在此刻,展现得淋漓尽致,两名修出神念的绝顶强者,在黑白眉手中,竟未撑过五息,连一招都未攻出,便尽数殒命。

    黑白眉瞬杀二人,身形狂飙,转瞬冲到銮驾近前,一道寒光飚过,整个如宫室一般的巨大銮驾,顿时破为两半,掀飞出去。

    銮驾破开,一位红妆玉人端坐在正中的玉床,安然不动,正是吟秋郡主。

    城池崩塌,山海倾覆,群邪毕至,妖魔翔集,吟秋郡主心如枯海,波澜不兴。

    在他不远处,云家世子翩翩白衣,伫立多时。

    一路上,像这般的探视,每日都会有,二人不交一言,云家世子偶尔叹息,便即离去。

    此番,陡生惊变,云家世子第一时间,赶到此处。

    黑白眉手段惊天,念剑如神剑,瞬间击碎銮驾,念剑余威不消,直击云家世子,却被云家世子反掌破去。

    云家世子负手而立,面上无惊无喜,凝视着黑白眉,剑眉微蹙,“慕光明呢?”语态平和,好似等候多时的友人,询问同伴。

    黑白眉更不搭话,一道神念激出,直射吟秋郡主。

    云家世子轻哼一声,一道神念放出,化作一道纯白丝线,应上黑白眉的白色念剑。

    丝线极细,不及白色念剑之万一,却变化多端,每每白色念剑,便要将白色丝线斩断,丝线便消弭无踪,白色念剑方要动弹,瞬息又缠了上来。

    “好一个千丝万缕诀,云家的绝学,果然名不虚传。”

    黑白眉冷笑一声,忽的,双目在云家世子眉心凝聚,惊声叫道,“伴魂双生诀!姓云的你是找死!”

    云家世子的名头,黑白眉自然听过,今次他请缨来战云家世子,便存了挑战自我的心思。

    及至对战,云家世子激发的神念,细若游丝,他初始不觉,只以为云家世子故意要展现家传绝学的玄妙,未尽全力。

    此刻,他目视云家世子眉心,但见眉心晦暗无光,分明是真魂衰弱之兆。

    偏生云家世子骨肉匀停,气血雄浑至极,根本不似魂伤之象。

    黑白眉顿时想到云家有一门传说已失传的玄功,伴魂双生诀。

    此门玄功,神妙非常。

    寻常分魂离体,至多一时三刻,便即消亡。

    即便修行到阳尊境,无非是神魂更加强大,分魂离体的时间愈发长,但不至于能离开魂体而独活。

    而云家的这门玄功,传说能一魂双分,各自为生。

    这般玄功的好处便在于,能极大极快地帮助神魂成长,待得双魂合一,越级跨阶,便是等闲事耳。

    最是玄妙莫测。

    一旦修行此法诀,只有一半神魂驻体,修士本身的修为,必定大打折扣。

    往往修行此法诀,闭关苦修居多。

    云家世子不但不闭关,还敢前来迎亲,不得不说,真是包天的胆量。

    云家世子冷声笑道,“若是慕光明来,说这句话,云某必不回口,你这等臭鱼烂虾,也就配灭杀蝼蚁,能奈我何?”

    云家世子乃是天生贵胄,惊才绝艳,自负至极。

    他怎会不知道这般行事的风险,只是他骨子里的骄傲,让他根本不避危险,在他看来,危险反倒是难得的历练。

    他半魂前来,甚至不用秘法隐蔽,堂而皇之。

    故而,当初许易在宴会上,初见云家世子,便觉此人气势虽强,却又给人莫名孱弱的感觉。

    黑白眉再不搭话,双手横空,连掐法诀,海面陡起一道惊涛,掀起数十丈狂澜,直朝云家世子卷来。

    云家世子冷声喝到,“带郡主离开。”双手一划。

    一道火墙,环绕周身。

    惊涛卷到高处,顿时分开,裂变成两道十丈高的巨大水墙,水墙方生,无数道水剑,自水墙飚射而出。

    上千残存的护卫,顿遭池鱼之殃,不管是以何等法衣,念墙,真煞护体,都轻松被水剑,一击而透,惨死当下。

    真魂,阴魂溢出,同样被水剑轻松绞杀。

    这种超出理解能力的攻击,顿时让场面崩溃,上千人,除了七名斗篷人结出诡异的护阵,护着吟秋郡主急急逃开,余者无不横死当场。

    当然,黑白眉激发的狂暴水剑,攻击的中心根本不是众人,而是云家世子。

    在黑白眉眼中,这些蝼蚁若不挑衅他,他连击杀的兴趣都无。

    冰剑如暴雨一般,朝云家世子席卷,那道薄薄的火墙,似有着惊人的防御能力,无坚不摧的水剑,射来千支万支,丝毫不能透过分毫。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