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五十九章 何去何从

一百五十九章 何去何从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惊天大战,一触即发,直打得昏天地暗,日夜无光,海水为之染赤。 .

    许易揽着吟秋郡主,一口气冲出三百里外,犹自能感受到剧烈的空气余波,赶忙又打出一张疾风符,一口气再闪到三百里外,寻了一处荒谷,祭出神隐珠,他才长长舒了口气。

    彼时,他躲在海面下,神念却一时不停地放出,对海空大战洞若观火。

    与此同时,他祭出神隐珠,成功避开了外间的窥察。

    然而,在神念捕捉到吟秋郡主可能遇险后,许易终于忍不住激发了一张疾风符,于间不容发之际,将吟秋郡主綦揽入怀中,冲天而起。

    吟秋郡主反手一柄金灿灿的双刺便要朝许易胸口扎去,却听变化了形貌的许易道,“是我。”

    吟秋郡主玉手一松,金灿灿的双刺凌空跌落,许易赶忙分出神念,将双刺摄起。

    说时迟,那时快,他将双刺递到吟秋郡主身前时,二人已身在隐秘荒谷。

    吟秋郡主满目难以置信地盯着许易,心神俱飞天外。

    她出身名门,自有法度,偶然为许易引动情关,自知没有结果,迁延下去,只有误人误己,荒唐一场(调许易入路庭,充宫卫)后,便即放手,放任许易远去。

    可情之一物,来无踪,去无影,发时充塞天地,散时漫若江河,发不由己,收亦不由己。

    这一路行来,她面上波澜不兴,心头实已苦海漫灌。

    一方面,她没办法接受云家世子,却偏偏还得委身于此人,最让她难堪,乃至狂暴的是,姓云的面上是贵胄王孙,内里实则阴暗诡诈。

    一路上,数番入銮驾来探视自己,一语不发,满目俱是欲念和愤恨,甚至丝毫不加以掩饰。

    如此人物,引为夫婿,婚后生活,该是何等面目,她可以想象。

    然则,此点只占了吟秋郡主全部负面情绪,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更多的,她还是心中气苦,气苦许易的无情。

    情之一物,最是磨人,即便是最纯粹的爱恋,能够全然无私,甚至不求回报。

    可真得若无回报,爱恋必伤。

    究其根源,爱恋是相互的,求得不是回报本身,而是一颗念想着你的心肠。

    正如吟秋郡主,她送走许易,甚至不惜和老秦翻脸,让其代为给许易谋得了极佳的条件,襄助许易脱出游仙城。

    甚至临别之际,将那颗云家世子作为嫁妆的上品水灵石,送给了许易。

    吟秋郡主所念所想,也不过是要许易安全,把最好的给他。

    结果,许易接受了,离开了。

    将近一月的工夫,灵犀珏安然如常,丝毫未有变化,显然,没有点滴信息传来。

    吟秋郡主盯着那枚灵犀珏,心中凄然已极:即便是走,你也太过心狠。

    直到此刻,许易却在最危险的时候出现,将她搭救出苦海。

    此前汇满心怀的苦水,陡然寻到了泄洪口,哗啦一下,顿时崩溃。

    吟秋郡主一双妙目蓄满了泪水,怔怔盯着许易,根本不去接许易递来的黄金双刺。

    “徐兄,久违了!”

    许易端端正正一抱拳,微笑说道。

    虽然吟秋郡主已化作女儿身,站在他面前,他依旧口呼“徐兄”,心意已明。

    吟秋郡主扭过头去,收干眼泪,一边暗骂自己不争气,一边暗暗骂许易道,“我不管你有心还是无心,你既又来招我,却再也怪我不得。”

    念头既定,她转过脸来,泪痕敛尽,笑如朝花,“许兄,忽忽数十日,徐某已觉隔世。”说话之际,撤去红妆,干净利落地换上白袍,又化作徐公子的形象,“还是这般面目与许兄打交道自在。”

    徐公子言辞随意,好似前情种种,不曾发生过。

    反倒是许易有些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措辞,白面微红。

    徐公子心中好笑,转移话题道,“还未谢过许兄救命之恩呢,对了,许兄这是要截了徐某去往何处。”

    徐公子一腔情丝,已尽数被许易牵绕,她本是高门贵族,行事磊落,并会学得寻常女子的骄矜之气。

    今番,许易不出现则罢,出现了,便是天意。既是天意,何必违逆,认定了,勇往直前便是。

    当然,论处理人际关系,许易再富智慧,也远不及徐公子这得自传承的能力。

    她很清楚许易的心思,这要人命的小郎君是面冷心热之人,又惯会拒人于千里,若是攀扯他,必定会被这该死的家伙推开,不如偏转话题,双方重新来过。

    许易无比尴尬,勉强定定神,“不知徐兄有何打算?”

    说来也是冤枉,他本无截走徐公子的心思,只想护佑着她一路顺利到达归德路。

    未料到,这场姻亲背后承载得太多,以至于一番阴差阳错,竟弄到了今日的地步。

    徐公子盯着他道,“我现在还未回过神来,全无主意,一切听许兄心意。”

    她就要看看这狠心的家伙,到底能说出何等不中听的话。

    许易沉吟片刻,说道,“不如我送你回路庭吧,出此意外,料来也出乎副尊意外,回归路庭,未必不是好的选择。”

    徐公子心中气苦,冷声道,“你的意思是,让姓云的再娶我一次?至于你说意外,那是对你我,对我那位父亲,根本就是意料之中,空间传送阵中,出现的兵甲,可是我剑南路的神龙左卫的三个万人队!”

    许易听过些许传闻,那位副尊今番嫁女,似乎正为逢迎云家的那位假王,却未想到,在独女出嫁这等大事上,也可如此来另做文章,也难怪徐公子心冷。

    “还是回路庭吧。”

    许易叹声道。他别无旁策,带着徐公子亡命天涯,根本不现实,更何况,在这北境圣庭,普天之下,都在掌握,更无天涯。

    徐公子盯着许易,一言不发,一双美目眼见便要蓄满湖水。

    许易移目望天,“放心,云家世子未必能活着回家,如何能再娶你?”

    徐公子变脸的绝技,令许易瞠目结舌,转瞬,湖水敛尽,星眸灿灿,一把抓住许易臂膀道,“姓云的真会死?”

    许易陡生一种怪诞的感觉,这怎么像前世阅读的某著名江湖小说中的一幕,往书中的形象一靠,活脱的一堆某夫某妇。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