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六十九章

一百六十九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青芒闪动,云中歌倒飞而回,却是晚了,周身顿时被朵朵燃烧的黑色焰火瞬间包裹。

    却是危急关头,许易悍然出手了。

    云中歌惊怒交集。

    他此来两大任务,其中之一,便是灭杀截走吟秋郡主的那位超级强者。

    此点,他从不敢忘记。

    到来之际,只见吟秋郡主,而不见那位强者,云中歌警惕之心,从不曾放下,在他想来,那人要么是隐匿在一侧,准备随时伏击,要么是真遭遇突变,临时离去。

    他神念随时放出,可始终未查探到异状。

    以他的强大神念,无物能逃过法眼,这点基本都成了本能。

    未探查到异状,他自然放下心来。

    此刻,他用突发妙想的奇招,攻破了吟秋郡主的钢铁防御。

    眼见便要建功,陡生如此奇变,他措手不及,不仅被奇符之光,震慑得飞退,错失了擒拿吟秋郡主的良机。

    同样,即便飞退,终究未脱离符场,被笼罩在其中。

    一阶三级炎爆符,论攻击能力,在同等符箓中,几乎触顶,即便是在这茫茫海域中,威力减小了不少,依旧非肉身所能抵抗。

    云中歌才运转法衣,搬弄念墙,顷刻,二者尽毁。

    就在这时,一枚细长飞剑,破空摄入火阵中来,瞬间将他才激发的另一件护体法衣刺破。

    黑炎瞬间烧着肉身,疯狂暴虐的火之灵力,狂噬着骨骼,肌肉,巨大的痛苦,简直要撕裂神魂。

    阴损的飞剑,依旧在火丛中穿梭,瞬间又逼近身来。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青光闪过,整个水域瞬间沸腾,一道道土黄色的墙幕瞬间生成,笼罩方圆五百丈,墙幕方生,瞬间崩塌,可怖的威力,如天崩地裂一般,大片的土灵力组成的冲击波,在海水中纵横飚射。

    方圆千丈之内,除却许易和徐公子,再无活物。

    早在许易激发一阶三级火符之际,便揽着徐公子火速退开。论及符战,他已是有经验之人,知晓下一幕可能发生什么。

    此刻,云中歌被逼无奈,激发了一张一阶四级土系奇符,威震海域,杀戮无边。

    许易和徐公子早遁出了符场攻击范围,虽受余波,却片缕不伤。

    甚至在瞧见那青光一闪,许易便将骨剑回收,他虽修有御剑之术,但毕竟对这骨剑祭炼时日尚短。

    对上寻常强者,或可用之攻击,但对上云中歌这种级数的,骨剑只能偶然用作偷袭,要想以之灭敌,那是痴心妄想。

    “许易!”

    云中歌冷声啸道,“你便是如此杀了我的八名亲卫。”

    损毁了一张一阶四级符箓,他肉痛之余,却也揭开了谜底。

    随之而来,先前对贼人的超高评价,也迅速拉低。

    在他看来,厉害的不是这贼人本身,而是他那高明的隐匿宝贝,和强大的火系符箓。

    隐匿宝贝不可怕,只能用作偷袭,且在特殊情况下才有用,只要有所防备,极难二度中招。

    强大的火系符箓亦不可怕,可怕的是会炼制符箓的符师。

    可若是后者,此人就太可怕了,必杀之才能心安。

    “云世子,久违了。”

    事到如今,许易自知隐瞒身份毫无意义。

    毕竟,他未入阳尊境是事实,和吟秋郡主关系密切,也是事实。

    符合这两大事实的人,在云中歌看来,只有一个,便是他许某人。

    否认毫无意义,索性承认。

    “好好,果真是奸夫**,云某必要你二人受尽世间最极端的痛苦!”

    云中歌满面怨毒,神念再度聚成关刀,朝许易狂斩而来。

    与此同时,十道细长火焰聚成的细微火剑,狂掠而来。

    许易不退反进,念墙火煞,团护周身,天矛术催动,直射云中歌。

    云中歌的焰之剑,乃是家传绝学,威力极大,攻击玄妙。

    许易才射出念矛,神妙的焰剑便射中许易煞墙,绵密的煞墙,如粘稠的液体一般,竟对焰剑产生了一股绝大的拉扯之力。

    许易甚至能感受到,筋络之中传来灼热而强大的火灵力,这种灵力极为纯粹,仅此于火灵石中的灵力。

    那种粘稠之感,正是他尝试吞吐这种火灵力,而衍生的。

    果然,焰剑穿透煞墙后,变得更加细微,一头扎上念墙,竟消归无形,连念墙都不曾破开。

    云中歌心中讶异到了极点。

    许易修行的竟也是罕见的火之真煞,这点让他颇为意外,但许易的火煞之强,竟能吞噬,容纳他火剑的火灵力,这点殊为令他动容,这分明是无量之海的火煞。

    众所周知,阴尊境,五行罡煞最为难得,气海质量越高,真煞越是难修。

    便是他,也不过是修成了纯紫之海,原本以他的资质,条件,修成无量之海,也是等闲。

    可族中前辈,再三告诫,为今后阴尊凝结真煞计,便屈居一等,修成纯紫之海。

    可眼前这人,修成火之真煞不说,还是无量之海,天资机缘好得令他都生出了嫉妒。

    而这却不是最让他震惊的。

    许易的念墙,防住了他的火剑,简直颠覆了他的常识。

    尽管他的焰剑在海中出战,威力被大幅削弱,可法术克神念,如摧枯拉朽。

    许易的神念竟能防住焰剑,这岂非颠覆常识。

    心念一动,云中歌催出一道焰剑,直直朝许易攻来的天矛斩去。

    焰剑轻松将攻来的天矛,尽数斩断,可天矛竟如实体一般,断成两截,良久方消。

    这一幕,越发证实了他的猜测,这贼子的神念大有异样,非同小可,简直到了化虚为实,蕴含道义般的玄妙。

    短短一击,两人立时试出了对方的深浅。

    云中歌心中大讶,许易彻底镇定。

    不得不说,他选择的这个战场,实在是太妙了,丰沛了水灵之力,大大抑制了云中歌术法的威力。

    “堂堂云家世子,也不过如此,真不知你那惊天的声名竟都是吹捧而来。”许易负手而立,轻蔑的哂笑道。

    云中歌双目寒光爆射,一言不发,十数道神念转瞬在水中化作冰刃形状,游鱼一般的攻来。

    “云兄,技止此而?”许易一边哂笑,一边放出神念。

    数十道神念于水中交汇,迸出一道又一道的激烈水浪,二人皆未伤片丝片缕。

    云中歌却是丝毫未节约一般,源源不断的放出神念,不过半炷香,两人已先后放出上千道神念。

    以两人为中心,方圆五百丈内,水沸如煮。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