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人心苦不足

第一百八十二章 人心苦不足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半日时光,许易一连吞了近二千斤野味,才将腹中的饥火压下。

    熟肉入口,在他强大的吸收能力下,迅速转化为能量,提供给了饥渴的身躯。

    一连数日,许易都沉溺在自然赐予的人间美味中,不能自拔。而半生的辛苦疲惫,也似乎都在这数日的美食之旅中,云散烟消。

    这日,他喝光一大锅肥美鲜香的鱼汤,正待躺下观书,神念之中,二十余道人影自西向此,飞驰而来。

    不过十余息,便到得近前,却是皇玄机,青冥子等人。

    众人见得许易,尽皆躬身行礼,同声道:“先生修行大成,神威更进,我等为先生贺。”

    许易在此修行,有天地异变相随,自然难成秘密。

    这些人虽未亲自在周遭守候,可派驻于此的徒子徒孙却在所多有。

    其实,这些人都早憋着劲,想来探访许易。

    只是这片天地的云劫经年不消,众人生怕打扰到许易修行,惹得这位大爷发怒,皆强忍着未曾造访。

    直到近日,听闻云劫消散,又忍了数日,迟迟不见云劫再聚。众人皆想,定是这位大爷的修行告一段落,才鼓足勇气联袂造访。

    许易摆摆手道:“漂亮话就不用说了,你们来寻我,必定有事。”视线在人群中落定,“咦?怎么像少了不少人?”

    他分明记得,前番交付宝药的人数,足有将近四十,而眼前的人马,只有堪堪三十人。

    听许易问询,众人皆面现古怪。

    皇玄机上前道:“先生是聪明人,皇某和诸位在先生面前没什么好隐瞒的。自那日从先生处散发了地魂符,整个修行界便陡起腥风血雨,没来的这些道友,要么死于争斗,要么死于修行。”

    “死于修行?玄机兄话里有话。”许易含笑道。

    皇玄机面有惭色:“论修行,先生如今已是我等前辈,作为晚辈,皇某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事情是这样的,自打两年前得了先生的地魂符,便有道友急着冲击阴尊之位。”

    “未过多久,便有消息传来,有四位道友在冲击阴尊之位时,身死道消。于是,近两年的时间,无有人敢继续冲击阴尊之位。我等今日斗胆前来,便是想向先生讨教,这冲击阴尊之时,有多少禁忌需要注意。”

    四人冲击阴尊,尽皆身死,这才是众人急着来见许易的真正原因。

    彼时,初得地魂符,不知多少人急着冲击阴尊之位。

    一者是想快速提升实力,威压此界,二者想尽快的消耗掉地魂符,免得旁人惦记,夜长梦多。

    可未想到,接连有感魂大能在冲击阴尊之位时,身死道消,灰飞烟灭。

    一连四位感魂强者都冲击失败,立时震慑了所有人,众感魂强者不敢轻举妄动,便想着寻求解决之道。

    想着想着,这目标自然而然汇集到了一处都盯紧了许易这始作俑者。

    可当时许易正处在修炼的紧要关头,云劫漫天,谁也不敢前来相扰。好容易熬到今日,众感魂强者相约聚齐,才到此地。

    “四位感魂强者都失败了?”许易心中暗生古怪,问道:“莫非都死于云劫,难道他们冲击阴尊之位时,连防御云劫都不曾考虑?”

    皇玄机道:“应该不会,愚笨如皇某,亦知晓冲击阴尊之位可能有云劫降身,那几位皆是明睿之士,怎会不知?”

    许易念头一闪,顿时豁然开朗:那四人死于云劫,恐怕是确定无疑的了。

    只不过有人是未等冲击成功,便死在了云劫之下,有人是冲击阴尊之位成功后,触发了此界的禁制,又无隐体丹相助,被云劫生生炼死。

    而此界无法承载阴尊强者,看来对皇玄机等人而言还是个秘密。

    心念电转,许易道:“我想我已知晓究竟,诸位请回吧。”

    众皆愕然,怎么也没想到,许易会在如此当口,抛出这么一句话来。

    皇玄机满面涨红,拜倒于地:“还请先生赐教。”

    众人皆回过味来,齐齐拜倒于地,口呼还请先生赐教。

    如此当口,谁还舍不下面皮,更何况许易修行之际展露的动静,已经昭示这位妖魔一般的男人,已在修行的路上远远超过了众人。向这种高不可攀的修行大能讨教,无论如何也不算丢脸的事。

    许易心头冷笑,他对这帮人只有利益交换,绝无半点同情之心。若非他修为强大,这帮人必定个个是他的生死仇敌。

    “诸君,不知许某托付给各位,查询气海破碎有无补救办法之事,进行的怎么样了?两年时间过去了,不求破解之法,但求一缕蛛丝马迹也好。”

    许易含笑说道。

    众人七嘴八舌的回应,口口声声皆是尽力了,实在无有所得。

    许易挥挥手,压下嘈杂,道:“那许某与诸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诸位想从许某这里要来关于冲击阴尊的终极答案,许某可以给出。但天下可有白吃的饭?诸位还是拿来许某想要的,再来开口吧。不送!”

    说罢,许易转身步入了木屋。他很清楚这帮人口口声声圆说无有答案,或许曾经也尽过力气,在求之不得后,便即放弃了。

    毕竟对众人而言,冲击阴尊才是一等一紧要之事。

    而他许易要的关于气海破碎的答案,又无关根本利益。

    可以想见,众人皆抱着稍稍尽心看能不能撞撞运气。在无有所得后便都放弃了,没有人会对这注定无解的答案枉费力气。

    许易洞悉人心,见得众人的反应,便大致猜到了前因后果。故而才吐出这一番话来。

    许易下了逐客令,无人敢在此停留。

    好在许易却指明了方向,这回众人再不敢轻忽许易交办的事,皆将之视为打破阴尊壁障的关键。

    许易回到木屋,才在竹榻上躺了,念头一动,透过窗子朝西北和东南的天际各望了一眼。

    不多时,一人自西北方向奔至近前,于木屋外十余丈处驻脚,躬身道:“贫道道玄,前来求见先生,还请先生拨冗一见。”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