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九十二章 真意侵神

一百九十二章 真意侵神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阴差阳错”,“吟秋郡主执意下嫁云家”,“下嫁的不是云中歌,而是云承运”。

    如是种种,巨大的信息量,让许易一时间无法理清头绪。

    慕光明看出他的迷惘,叹息一声道:“你随我来吧。”

    说罢,移步朝庭院后行去,转出一片桑林,仿佛撞进了画轴中。溪流如一条玉带,自陡峭的山峰间缓缓流淌,两岸一簇簇一丛丛,如火焰一般的桃花热烈燃放,无数丰硕的蜜桃,悬挂于枝,随风轻摇,飘来浓郁的果香。

    桃林之中,一座坟墓赫然的有些刺目,隔着百余丈,许易便看清墓碑上红艳欲滴的文字,却是用鲜血镌刻而成。

    没有名姓,只有一行诗句“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这是怎么回事?”

    许易双目圆睁,急问慕光明道。

    慕光明指着墓穴道:“既然你没死,还是将墓穴掘开,看看里面埋的是什么。”

    许易神念扫出,泥土骤然分开,一个玉牌形状的物什,从墓穴中腾出,待看清真容,竟是吟秋郡主那枚灵犀珏。

    许易紧紧攥着灵犀珏,望着金铭石制的墓碑上,明显用手指镌刻出的鲜血文字,心如针扎,沉声道:“慕先生,到底怎么一回事。”

    慕光明道:“其中变故,还得从头说,彼时,我擒拿吟秋郡主入赏宫殿后,第七日傍晚,下面人禀告道,吟秋郡主在桃花林间立了个坟墓。随即便在墓穴旁,终日枯坐,不饮不食。我也只猜到定是你出了意外,至于吟秋郡主怎么得知你的消息,却不知晓。今日得见这枚灵犀珏,我却能将当日情形猜出个一二,若我猜的不错,这灵犀珏定然还有一半在里手中。”

    许易点点头。

    慕光明接道:“那便是了,这灵犀珏不仅能能让两位主人彼此感应对方的心意,两块灵犀珏更能互相感知。一旦超过一定的时间不曾联系,两块灵犀珏便会自动感知。”

    “倘若不能感知到另一枚灵犀珏的存在,灵犀珏便会发生变化。若我所料不错,吟秋郡主便是根据这灵犀珏的变化,猜到你出了变故。”

    “尔后,我为证实此事,也从特殊渠道弄到了云家放弃追捕你的消息,转告了吟秋郡主,至此,才确信你已经死亡。却没想到,你今日又安然归来,这岂非是天大的阴差阳错。”

    “可怜吟秋郡主哀伤欲绝,十根手指为你镌刻墓碑,尽皆碎裂,森然可见白骨,又守坟数十日,哀哀将绝,最终昏死过去。慕某真没想到,他余朝天竟然生出了这么一位至情至性的女郎。”

    许易盯着桃花林,怔怔出神,微风乍起,扬起一阵花雨,掀起几缕微尘,烟尘深处,他仿佛看到了一袭白衫的俊俏丽人,缓缓朝烟尘深处行去,时而回首浅笑,闪烁的星眸中,透着无尽的凄迷。

    西风摇树,如泣如诉。

    他心中百感交集,说不清道不明,最终化作无限的哀婉凄凉。

    渐渐,许易沉浸了深深的哀伤,不可自拔。

    只因他对吟秋郡主的那一片深情,实在无以为报。

    他心中早藏了一个夏紫陌,一片心房已被这个名字堵得严严实实,再难容下他人。

    吟秋郡主,初始的敌人,后来的挚友,及至如今,他也未对其生出半点情爱之意。

    越是如此,他越觉愧疚,实在辜负这顶好的姑娘太多太多。

    许易的过度哀伤,不经意中触发了至哀之意,奔腾的悲凉哀意,如滚滚江河,在心中奔腾。

    忽的,溪中跃起无数白鱼,尽皆爆开,方圆三百丈内,陡起数道高声哭喊,前后林间亦有血花爆出。

    慕光明舌绽春雷,怒喝一声,“许易!”

    许易大惊,心中的哀伤顿敛,陡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回眸去看慕光明,却见慕光明面色微红,神色极不自然。

    “至哀之意,这便是你的至哀之意,何时竟到了‘真意侵神’的地步,令人叹为观止。”

    慕光明盯着许易,脱口赞道。

    他是彻底震惊了,意境本就玄妙,虽不能御使真元,但论纯粹,却是超越了神魂洗练真煞之际,领悟得那一点天地真意的。

    可也仅仅如此,可他从未想到竟有人将意境修到此等地步,便连他,也在一瞬间心神失守,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之中。

    更不提,先前溪中翻飞炸开的鱼,林中死掉的走兽,以及承受不住这种哀伤之意的禁卫。

    一种情绪便能伤人,无形无体,其神妙,远远超过了神念。

    许易不愿透露太多,指了指鲜红的墓碑,“睹见此碑,大生感伤。”

    慕光明暗道:原来是巧合,只不知他还能不能再发此情绪。

    若是能收发由心,该是何等可怖。

    压下念头,慕光明道:“世事无常,天意难料,反过来看,如此结局,未必不是件好事。你和他身份天差地别,中间又隔着剑南、归德两大顶级势力的无数纠葛,要在一起,势比登天还难,除了互增烦恼,互给伤害,还能如何?眼下,吟秋郡主心死,下嫁云承运,未必不是好事。”

    许易心神一震,虽觉难受,却也不得不承认,慕光明说的是,最符合世情的道理。

    他纵使救出了吟秋郡主,又能如何呢?

    天下之大,却无他二人藏身之所。

    念头到此,他反倒好受了些,问道:“怎么是下嫁给云承运,不是云中歌吗?莫非这云家又出了什么变故?”

    慕光明指着他道:“这事还用问别人吗?你便是始作俑者。和你一战,云中歌这天皇贵胄,盖世天才,彻底现出原形。不仅覆灭我混乱星海的计划宣告破灭,己身还受重伤,更让吟秋郡主失陷我混乱星海,如此种种,他云中歌的名声已臭比泥沟。回归云家族庭后,立时受到重罚,被剥夺了世子之位。”

    许易道:“纵使云中歌被剥夺了世子之位,可吟秋郡主下嫁于他的消息,天下皆知,云家如此换人,不怕贻笑大方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