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二十三章 承运

二百二十三章 承运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玉殿之中,大大小小的聚灵阵,飞速地吞噬着灵石,汇聚起充沛的灵气,让本就缥缈的玉殿,平添一股仙韵。

    待镇定心神,细细打量,许易又觉这玉浮宫的陈设极为粗犷,简洁到了连必要的家居器具也缺乏的地步。

    入得殿后,上千人在一众红衣随侍的导引下,以玉殿正中的金色王座为中心,一左一右分列为两大阵营。

    众人才站定,注意力便被那金色王座中的一块尺长掌阔的象牙白的牌子所吸引。

    便在这时,一位面容清癯的葛袍老者行至王座前,朗声道:“诸位尊客,此座玉牌乃我云家祖牌,上面录入我云家历代家主,长老的一缕魂念,亦是我云家列祖列宗的象征。自立此神牌以来,从不曾见过生人。”

    “原本今日是我云家大喜之日,请神牌至此,未免有些不合时宜。实在是不凑巧,鄙家主云王爷,得了圣庭传讯,紧急入了圣庭。家主不在,便只有请此神牌,暂压场面,新人成礼之际,此块神牌便代表整个云家受亲礼。简慢之处,还请诸位尊客见谅。”

    葛袍老者正是云家七长老,此人最富智计,擅长交际应酬,今次云家家主不在,云家族庭便派了这位七长老前来主持局面。

    “七长老客气。”

    “能在此间观礼的,都是古旧之交,七长老这般说,实是见外了。”

    “云王日理万机,又得圣庭召唤,奉命而去,乃是正理,谁会见怪。”

    “…………”

    七长老团团一揖,回了个礼,掌中玉牌忽起蜂鸣,他朗声道:“诸君,圣庭的天使到了,诸君还请于我一同恭迎天使。”

    他话音方落,一位黑袍星官自玉座后的左侧礼门中缓步行出,却是个大红面孔的中年男人,酒糟鼻子极为显眼。

    更显眼的,却是那套威风赫赫的圣庭官服。

    纯黑色的官服右胸胸口绣着一副瑰丽的星空图案,却是三月带三星,来者是一位六级星吏。

    在圣庭的权力场架构中,六级星官身份的确称得上贵重,派驻一方,便能同一府之主分庭抗礼。

    放在此间,却又不算什么了。

    不说旁的,便是这一众世子、郡公、郡主的身份,皆不在这位六级星官之下。

    然则,这位六级星官代表的乃是圣庭,此次到场,实乃钦差,身份自然最为贵重。

    六级星官甫一现身,昂首而立当场,众人皆躬身行礼问好,同声道:“为圣主贺,圣主千秋万载。”

    红脸星官冲天抱拳道:“圣躬安,诸卿免礼,有旨意。”

    众皆拜倒。

    忽的,红脸星官掌中多出一条明黄色的玉牌,朗声道:“奉天承运,圣主诏曰,今有归德路世子云承运,天资俊秀……”

    却是一篇标准的庆贺云承运与吟秋郡主大婚的诏书,除却骈四骈六的词章外,末了,还赏不少赏赐。

    归德,剑南两大路,结为姻亲,势力非同小可,圣庭有此礼遇,皆在众人预料之中。

    繁冗的圣谕读罢,但听司仪高喝一声:“有请新人入殿。”

    一对身着大红喜服的新人,联袂自正中的福门行了进来,头前有两队随侍引导,一对新人步履严整,缓缓而来。

    正是吟秋郡主和云家新任世子云承运。

    许易眼神才打在吟秋郡主脸上,心口便是一颤。

    数月不见,丰神如玉的吟秋郡主清减的厉害,宽大的吉服,被缠了不知多少圈,才在她腰中束住。

    许易分出神念,却见吟秋郡主的气息也极为衰弱,只脸色因敷了脂粉,才显得正常。

    他只暗暗祈祷,云承运能真心待吟秋郡主,其余的伤痕也只有靠时间抹平。

    此非良法,却也是他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至少他从慕光明处听来的消息是,吟秋郡主自愿要求嫁入云家,如今观吟秋郡主气血虽衰,但行动如常,分明未受禁锢。

    进而说明了,这位云承运世子,也非是一无是处。

    他盯着吟秋郡主良久,直到察觉到些微异样的吟秋郡主,视线微微朝他处偏转,他才收回充斥着复杂感情的眼神,转而朝云承运扫去。

    才一打眼,他便对云承运生出些许好感来,

    这是个有着浓浓书卷气的青年男子。

    这种气质不能靠伪装,只可能经年累月耗在故纸堆里才能染就。

    他有一双很温和的眼睛,清亮的眸子含着莹莹的光芒。

    “这是个没有脾气和野心的人!”

    许易对云承运下了论断。

    若是打分,十分为满分的话,许易给云承运打九分。

    虽说人不可貌相,但细微的细节,往往能反应人的性情,阅历。

    云家纵该千刀万剐,但看云承运和吟秋郡主的份上,许易心中残忍的念头收敛大半。

    却说他正打量间,场上又起了新的变化。新入场的吟秋郡主与云承运向诸位到场的尊客行罢礼后,婚礼的流程再度被推动起来。

    在司仪的喊吉声中,二人对着正中的牌位,行礼罢,又冲代表圣庭的红脸圣使恭谨行礼。

    红脸圣使连连点头,笑道:“果然是一对璧人,佳儿佳妇,云王好福气。我很满意,必定美言上奏,剩下的,便按流程走。。”

    到了云承运和吟秋郡主这个级数,他们的婚姻礼数,早已约定俗成。

    红脸圣使话音落定,红袍司仪朗声道,“世子殿下,今得仙女,他日开枝散叶,继承宗祧,于家于国皆为大姓,当此之时,还请世子一剖心迹。”

    新郎新娘,在成礼之前,各剖心意,天地为证,亦是习俗。

    却见温和淡雅的云承运,冲满场团团一鞠,说道:“小子承运,福浅缘薄,上沾天恩,下受父谕,无献尺寸之功,而有今日荣耀,未付拳拳心意,却得神仙眷侣……”

    初听几句,许易觉此人不愧满腹书香,文采斐然。

    听着听着,便觉出不对。

    这云承运每说两句,便会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停顿,这种停顿极有规律,但绝不是思考文词时造成的停顿。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