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二十六章 推下水

二百二十六章 推下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即便真灵圈都未修得大圆满的余二公子的手段,在场中大能眼中,实在如儿戏,却也是才跨入阴尊境的吟秋郡主,仓促之下,根本无法防御的。

    眼见这一掌便要抽实,却见一只手臂凭空现出,准准拦在吟秋郡主身前,架住余二公子裹挟千钧力道的大手。

    待看清出手那人,苏郡主,郑世子一干人等,险些惊爆了眼球。

    出手那人,竟是岳子陵。

    余二公子哪里识得岳子陵,怒喝道,“此乃我家事,有你说话的份。”

    岳子陵面上一抹尴尬一闪即逝,冷道:“某乃紫极阁弟子岳子陵,今日到此观礼,见得一真性情女子,深为折服。阁下堂堂男子,怎好对女儿家动手,未免太失体统。”

    余二公子愤恨欲狂,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紫极阁:“我不管你是谁,此乃我家事,再不速退,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大胆。”

    岳子陵怒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余朝天不过新晋路尊,你们余家底蕴如此稀薄,也敢与我紫极阁分庭抗礼?”

    他出手本是被逼无奈,此刻被余二公子一激,反倒逼出了真火。

    谁也没想到,已是乱局纷纷,竟又出了此等变故。

    岳子陵贸然插了一手,间接引导出了余家和紫极阁的争锋,真可谓奇峰迭起。

    不知多少人,同时在心中盘算,莫非这紫极阁在余、云两家的联姻中,也存在着利益牵扯?

    毕竟,谁都知晓眼前乱局是个巨大的漩涡,不仅余家、云家牵扯在内,其中更夹杂着代表北境圣庭脸面的圣使,谁敢贸然搅入,弄不好便得粉身碎骨。

    若紫极阁没有利益掺和其中,怎会贸然插手!

    “没想到这猥琐的岳子陵,竟还有如此一面,怜香惜玉,倒也非一无是处。”

    苏郡主悄然传音秦清、郑世子等人道。

    作为旁观者,尤其是女性观礼者,同情吟秋郡主,几乎是下意识的本能。

    此刻岳子陵越众而出,维护吟秋郡主,落在苏郡主眼中,自然对其大大改观。

    秦清眼波流转,在许易和岳子陵身上来回扫视。

    见得眼前怪诞,精明如她,陡然想到了先前在仙武广场上青面男子、岳子陵、云中歌三人相见的怪诞。

    而吟秋郡主自混乱星海脱出,显然能和这青面男子扯上关系。

    而岳子陵是何人品,早在昨日晚间已展现的淋漓尽致。

    人不可能一夜之间便大变性情,唯一的解释便是岳子陵有不得已的苦衷。

    而顺着岳子陵和青面男子这条线,以及吟秋郡主与青面男子这条线,很容易就找到了问题的交汇点。

    眼见局面彻底走向了混乱,红脸圣使心沸如煮,怒气冲冲道:“我不管了,定要将此事上奏圣庭,让圣主圣裁。”

    言罢,重重一挥袖,便要离开。

    红脸圣使拔腿欲走,一道人影一晃而过,阻在了红脸圣使身前,却是云中歌。

    但听他道:“圣使息怒,暂请留步。今日之事,尚未有定论,更无有说法,传将出去,我云家有何面目见人,还请圣使主持公道。”

    云七长老瞥了云中歌一眼,喝道:“还不退下,小儿辈焉敢胡言乱语。”

    虽在呵斥,云七长老却是赞同云中歌提议的。

    值此关头,圣使一走,云家的脸面便彻底落进了泥淖中。

    可他想不通,云中歌怎会在此时出头,这完全不符合他往日的性格。

    云中歌道:“七叔祖息怒,非是中歌不知礼数,而是此事涉及我家兄长平白受这等欺侮。以我之见,这桩婚事要不就此作罢,彼此真无缘分。”

    云七长老冷哼一声道:“家族大事自有我等做主,你这小辈胡乱指摘什么。”心道,看来此子是不甘心。

    言罢,又冲圣使道:“还请圣使主持大局。”

    随即,又冲圣使、余二公子,传过心念道,“今日之事,我云家实在不成体统,让圣使平白受了牵连,稍后,云家自有一份心意,还请圣使千万收下。除此外,此后每年圣使的那份循例,云家愿提十倍,以补偿圣使。”

    余二公子这才醒悟过来,什么是大事,赶忙弃了岳子陵,向圣使传音道,“圣使千万赎罪,我余家亦有心意奉上,必与云家等同。”

    许易眉心一跳,知晓最后的努力也失败了。

    北境圣庭,腐败透顶,这回,却是腐败的威力,笼罩到他的头上了。

    红脸圣使淡淡扫了云七长老和余二公子一眼,朗声道,“原来如此,我说好端端的郡主,家教森严,怎会出此乱语,原来身有隐疾,魂伤未愈,既然如此,不知者不罪,婚礼照常举行。”

    岳子陵怒眼圆睁,嘴皮急跳,几次想要破口大骂,却终究不敢,艰难地抬脚,迎上圣使道:“圣使此话,岳某不敢苟同。这吟秋郡主眉目清明,话语之间也逻辑分明,无论如何不像神志不清的样子。如今,双方的矛盾已经摊到了明面上,还请圣使秉公而断,免得造成巨大影响,以至四海沸腾。”

    圣使冷哼一声,道:“岳道友是吧,此事乃云、余两家之事,与你有何干系,还请退下,不要妨碍大婚之礼的进行,这也是圣庭的意思。若岳道友执意相扰,稍后我会行文紫极阁,要一个说法。”

    圣使实在想不透,紫极阁怎生出了这样一个爱管闲事的弟子,连风色,大势都不顾了,难道近年来,紫极阁招录弟子,竟是如此的随心所欲了?

    他却不知道此刻岳子陵的内心是崩溃的。

    按岳子陵的本意,云家和余家便是闹得山崩地裂,又与他何干,他不过冷眼旁观,坐看好戏。

    更何况,眼前的烂摊子摆明了是一池浑水,除非他失心疯了,才会主动跳下去。

    然而,最终他还是下到了这池浑水中,不过是不跳下去的,完全是被人推下去的。

    和他同样崩溃的,还有云中歌。

    这一对难兄难弟,便是打破头也想不到,该死的青面男子,硬要掺和进这滩浑水中。

    掺和便掺和,竟硬生生将他俩先推进来垫脚,何其狠毒。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