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二十七章 出场

二百二十七章 出场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说来,云中歌和岳子陵,不是没想过反抗。

    至于苦口婆心的劝说,更是通过心念,不知传送了多少。

    最终等来的,是那该千刀万剐的青面男子,双掌摊出了噬心瓶,双掌合拢,作握压状。

    霎时,二人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搅动浑水的无限勇气。

    此刻,圣使抬出了紫极阁,岳子陵终于无计可施。

    云中歌踏前一步,还待再言,却被七长老一个煞气凛冽的眼神吓阻。

    “婚礼第三项,夫妻双方叩拜天地。”

    天量利益在前,圣使完全扯下伪装了,根本不管眼前的乱局,只盼快些走完流程,终结这天大乱子。

    岂料,圣使话音方落,又一人跨入庭中,冷声道:“且慢!”

    声音不大,自有一股凛冽,直入众人肺腑。

    声未落定,一位青面男子阔步行出人群,朗声道:“圣使既然贵为圣主的人间化身,所作所为、所言所行,该当合乎一切高贵的典范。如今吟秋郡主已明言心有所爱,心有所属,但凭一句失心疯,强指人为邪祟所侵,便能瞒过天下人乎?圣使若以此为据,又如何代表圣主之公正圣明?此事若传扬开来,恐令圣主失天下望,还请圣使三思而后行。”

    许易终于行出场来,适才事急,他并未全盘想通透,便威逼岳子陵、云中歌上前拖延时间。

    目下最完美的结局,自然是通过圣使之口否决掉这桩婚姻,但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已然极难。

    形势已然危机,指望岳子陵和云中歌冲锋在前,已不现实,他唯有亲自跳出身来。

    许易心中本就攥着火,对这圣主圣庭并无常人的敬畏之心,言辞所及,犀利无比,直刺的满场众人耳膜生疼。

    圣使更是许易的这些近乎大逆之言,刺激得险些发狂,顶上的高冠竟被根根倒竖的头发冲起。

    圣庭何等荣光,圣主何等神圣,他作为圣使,所过之处无不殷服,何曾听过如此刺耳之言。

    更麻烦的是,此人字字句句虽然狂悖,但不失占着些许道理。今日此人顶撞之言,倘若传至圣庭,他这圣使又该如何自处。

    本就不曾发泄的郁结,因为许易此言,又平添十二万分的闷怒,圣使指着许易,身形剧烈颤抖,嘴唇开合,却使出发不出声来。

    余二公子暗道“机会”,指着许易怒骂道:“何方鼠辈,焉敢如此无礼。”

    喝声未落,身形暴涨,双掌翻覆,十余道念剑,直朝许易射来,空中波纹荡漾,威压极重,于此同时,身如电飚,一记暴烈的耳光直冲许易抽来。

    在他看来,这青面男子不过阴尊修为,阴尊境内,谁是自己敌手?

    倘使能通过打击这倒霉鬼,来博得圣使的好感,不失为一笔合算的买卖。

    余二公子暴起发难,落在岳子陵、云中歌眼中,简直就是作死。

    果不其然,眼见余二公子的巴掌便要抽到,许易根本不避念剑,身形一晃,大手探出,后发先至,精准无比地抓住余二公子大椎穴,身子随之腾空跃至三丈高,倒持了余二公子的身体,猛烈掼在地上。

    余二公子哼也未哼一声,身子陡然爆开,污血狂飙,染在雪白的殿室内,触目惊心。

    许易犹不解恨,翻脚抽射,正中余二公子腹部,余二公子的身体如破麻袋一般,狂飙而去。

    惊变瞬发,没有人能反应过来,谁也没有料到青面男子以区区阴尊境修为,竟会暴起发难,造成如此惨烈的结果。

    余家的数名随员,发疯一般朝余二公子抢去,才接住几乎要破成烂泥的余二公子,各式丹药不要钱的朝余二公子口中猛灌而去。

    许易虽在暴怒之际,却没有失去理智,他先前的暴击固然狠辣,却始终掌握着分寸

    。他那猛烈的两击,足以让余二公子的生命元力消耗到极点,却又不至死亡。

    此刻,余二公子纵被抢回,暂时间也不能兴风作浪。

    许易这一番出手,立时震惊全场,阴尊级的战斗本来并不入场间诸位强者之眼。

    可谁也没想到气势更甚的余二公子,竟以这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得惨败。

    说横扫都是轻的,简直就是被凌虐。

    更令众人震惊的是,当此场合,这青面汉子竟还敢下如此狠手。

    余二公子作为吟秋郡主的娘家哥哥,便是不相熟之人,一眼也能笃明其身份,明知其为余家公子,却还敢下此狠手,这该有多大底气。

    “此人到底是谁?”

    众人心头同问。

    云七长老却直接喝问出声,“你到底是谁,敢有破天胆量,让次吉庆之事见得血光,莫非真当我云家不敢在此时开刀杀人?”

    局势一而再、再而三的崩坏,早将他最后的涵养和耐性都消耗个干净。

    此刻许易敢将余二公子这娘家人,打成如此凄凉模样,显然没将他云家人看在眼中。

    快要气懵的圣使,只剩了喘粗气的份了。

    他只觉生平未受之气,今日全受了。

    想他代表圣主,往日出巡,有他在场便如圣主亲临,从来便是威压四方,如今来到云家参加婚礼,却是异状频生。

    圣使强行镇定心神,指着许易暴怒道:“本圣使在此,如圣主亲临,你还敢动手,真无惧死狱乎?”

    许易冲圣使拱手道:“圣使威望,我如何敢挑衅。”说话间,一指倒地不醒,险些化作一滩肉泥的余二公子道:“要说狂悖,当属此辈。有圣使亲临,他还敢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岂将圣使脸面放在心上。”

    “我出手惩戒这等小人,正为圣主出一口恶气。怎么也没想到反过来却被圣主埋怨,天下还有这等道理。”

    “我……噗!”

    圣主喉头一甜,狂喷出一道血箭来。

    他不是没见过世面之人,却真正做梦也想不到,天下竟有青衣男子这般的奇葩。

    “巧舌如簧,颠倒黑白,今日始信恩师所言,唇枪舌矛亦能杀人。”秦清暗自赞叹。

    岳子陵更是暗暗道:“我若有此人这般口才,如今哪里会连内门的门槛也摸不着。”

    苏郡主传音郑世子等人道,“这人实在奸猾,什么话到了他嘴巴,再没理的话,立时变得道义环身,真理永伴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