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二十九章 湘妃幽怨齐侯才

二百二十九章 湘妃幽怨齐侯才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大胆!”

    “好贼,受死!”

    “…………”

    云八,云十一,云十三三位在场观礼的长老,终于忍不住,暴起发难。

    岂料,喝声方出,真元还不及催动,三人胸口顿时,爆出一道血花,兜头便倒。

    神念催动须弥戒,无数丹药,狂朝口中倒去。

    一念破防,一念杀人,此等手段才显,满场肃然。

    云七长老心头发寒,云八,云十一乃是真元二转强者,论及战力,几乎能同阶纵横,加上云十三,三人同时发难。

    纵使这该死的家伙,是真元三转,也未必没有一搏之力,只需撑上片刻,等待支援到来,自能底定大局。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三大阳尊,竟没接住一招,更可怖的是,连他都没弄明白,这青面男子是如何发招。

    真元三转,怎么可能强到此种不可理喻的地步?

    许易方一出场,便接二连三地掀起高潮。

    然则,前番数次,掀起的高潮加在一处,也没有这回来得猛烈。

    实在是因为阳尊境的战斗,实在太罕见了。

    修行到了阳尊境,几乎十成十成了圣庭的贵人,要么有显赫官身,要么加入了顶级势力。

    一句话,阳尊无散修。

    说穿了,修到了阳尊境,一旦起争斗,往往便是两大势力的争斗。

    在圣庭平和的大环境下,这种大势力的争斗,几乎是很难发生的。

    除非爆发关冲城那样的大战。

    至于阳尊间的私斗,那就更加隐秘了。

    可以说,适才许易大战云家三位长老的战斗,是场中多达半数的阴尊强者,所不曾得见得。

    诡异的招数,莫名的胜利,完全超乎了这些人的理解。

    苏郡主传音道:“文能做出锦绣诗篇,武能平灭当世强者,此等人物若不是传说中的老妖怪,可就真配得上咱们的秦仙子了。”

    郑世子闻听此言,微微撇撇嘴,却未有反驳。

    即使是违心的话,也是有底线的。

    秦清根本不理会苏郡主的打趣。

    但苏郡主所言的青面男子文武双全,她亦心生敬佩。

    真元三转的强者,秦清见过不少,但像眼前这青面男子这般能轻松碾压真元二转强者的却是极少。

    见多识广如她,竟也未能看破许易到底是怎样团灭云家三位长老的。

    “云老七,再敢语出不逊,就别怪我不给你留脸面。”

    许易指着云七长老,朗声说道。

    云七长面黑如碳,冷道:“尊驾修为强横,手段毒辣,云七自问不是敌手,但尊驾若真以为但凭你强大修为,便能横压我云家,只怕打错了算盘,便是慕光明到此,也休想翻了我云家的天。是战是和,但凭尊驾一句话。”

    口上如是说,云七长老心中已将许易作了死人。

    他这般应答,一者是维护云家脸面,二者为拖延时间,等待云家的力量聚齐,尔后一鼓扑杀许易。

    许易冷笑道:“先前某便说得清楚了,某此来,只为为我义妹讨个公道。数番动手,某皆是被动防御,场间诸位皆是明证。倒是云老七你频频冲我下手,你现在还能站着说话。你不觉得问出这句是战是和,十分可笑么!”

    许易数番出手,皆为下死手,非是他变了性情,而是吟秋郡主之事,他还未完全想透。

    圣庭,圣主,是压在他头顶的庞然大物,在此隐患未消除前,他没办法彻底和云家扯破脸。

    更何况,吟秋郡主的安危,他也没办法不考虑。

    直到此刻,他还在搜罗着可能根本不存在的两全之法。

    不待云七长老搭话,却听吟秋郡主插言道,“既有圣使在此,自然全凭圣使心意。”

    许易惊讶至极,传音吟秋郡主道:“郡主深情厚意,许易没齿难忘,此间之事有我,必不叫郡主受辱。”

    一惊之后,许易便回过味来。

    此刻,他既已跳出身来,即便气势大涨、容貌改变,瞒得过场间所有人,也定瞒不过吟秋郡主。

    而此时吟秋郡主陡然插话,一改先前话锋,竟是要留在云家。

    许易哪里还不明白,她这是认出了自己,分明替自己着想,不愿自己受到牵连,与整个云家,进而与整个北境圣庭为敌。

    他感动之余,心中平生一股豪气,传音道,“你无需为我多想,今日你想走便走,只要我还在,谁都拦不住你。便是天塌了,我也替你顶上,你只管前行。”

    口上却继续虚应着云七长老,打着毫无意义地口水官司。

    吟秋郡主忽然笑了,凄美的宛若晚霞吞咽了夕阳,传音道:“你还活着,也让我知道你还活着,我已经很开心了。”

    自认出许易后,再品咂许易自现身以来所说话语,吟秋郡主已全然了解了许易对自己的全部态度。

    若非自己陡然生出此种风波,她甚至知道,许易恐怕永远不会现身。

    而许易现身后的“义结金兰”,虽是对外的托词,可吟秋郡主自然听得出这四字背后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知许易心思,亦知许易知她心思,正是这种互知,才让她格外悲凉。

    忽的,吟秋郡主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句诗来: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许易不愿见吟秋,因为注定悲苦和无果。

    她付出太多,他无以为报。

    他盼她安好,却只愿天涯相忘。

    这种纯粹基于感激的情感,没有滋生出爱情,反在心头压了千万斤枷锁。

    他欲承其重,而乏其力。

    此刻,他现身相见,所听所观,俱是无尽悲凉。

    他心中有千万情绪,却难成一言。

    念头转动,他传音道,“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浣女隔帘春君少!”

    诗未诵完,许易陡然止住。

    吟秋在心中念道,“湘妃幽怨齐侯才。”随即,心头一片冰凉,默道,“原来……如此。”

    许易搬运李商隐的那首“无题”,所用典故,为切合此界,换用了原“无题”中的两句。

    其中“浣女隔帘春君少,湘妃幽怨齐侯才”,说的亦是此界的两个著名的爱情故事。

    其中湘妃幽怨齐侯才,说的是,圣庭还未诞生时,各国纷争,发生在其中一个唤作“越国”中的故事。

    越国国主有美人敕封为妃,因出生在湘地,时人便以湘妃名之。

    越国有一诸侯,号为齐侯,才智绝世,风采冠绝当代。

    偶然机会,齐侯与湘妃会面,竟阴差阳错的和湘妃,以及湘妃的婢女,发生了感情纠葛。

    齐侯爱上了湘妃的婢女青鸾,湘妃爱上了齐侯,为方便齐侯与青鸾私会。

    湘妃故意触怒了越国国主,被赶入了京郊的尼庵修持。

    齐侯得以长和青鸾私会,直到十数年后,青鸾病逝,临终才告知湘妃心意。

    齐侯大为感动,赶去相见湘妃,岂料,便在时,越国国主驾崩,诸妃须得殉葬,湘妃被急招入宫。

    齐侯为救湘妃,仓促起事,事败被杀,在其尸身上发现一方白帕,上面书着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唯将此身谢卿恩。

    湘妃闻之,自缢而亡。

    吟秋冰雪聪明,许易吟诗至此断句,她如何不明白,许易借助这个故事在对她说什么。

    一直以来,许易始终回避,让她升腾了希望,直到此刻,揭开谜题,她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不会再疼。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