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三十一章 突变

二百三十一章 突变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若说圣使对许易是厌恨,那对云家就是痛恨了。

    在他眼中,许易本就是狂暴之徒,做出什么荒唐之举,都不算稀奇。

    可云家呢,他好好的一场悠游之旅,捞好处之旅,竟平白出了天大的变故。

    他不想管这变故是如何生成的,首先一条,云家作为主办方,出现这等漏子,就是罪该万死。

    最让他痛恨云家的是,他堂堂圣使,竟在云家地头上,被人逼着服了噬心虫。

    这他妈叫什么事!

    他敢对天发誓,他恐怕是圣庭有史以来,最为悲催的圣使了。

    却说,圣使骤然翻脸,云中歌与岳子陵最先反应过来。

    对许易,他二人是彻底服气了,就没有人家不敢干的,连圣使这等代表圣主的存在,人家也是说喂虫子就喂虫子,再想想自己,也没什么好气的了。

    反倒因多了个同病相怜的难兄难弟,他二人多了点希望。

    毕竟这人再是疯狂,总不会打算连圣使也一并干掉。

    云七长老只觉头皮一阵阵抽紧,在云家他向来以擅长处理复杂局面而著称,可他再有能力,眼前这总是一出崩溃接着一出崩溃的局面,他也只有手忙脚乱,徒呼奈何。

    他不知多少次传出心念催出,速请族陵中的老祖出关,偏生迟迟得不到回应。

    此刻,连最能依仗的圣使,也不知被这恶贼使了什么秘法,拉拢了过去,眼见局面就要脱出了掌控,他心急如焚。

    便在这时,一位红衣侍者疾步来报,“余家大长老率队到此,已至门外。”

    话音方落,一位豹头环眼的精壮中年,阔步行了进来,身后跟着两名绯衣老者,以及四名甲士。

    精壮中年才入门来,便如烈阳一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雄张的气势铺陈开来,似要将整座恢弘的大殿充满。

    “大长老,启禀大长老,二公子,二公子他被那恶人打成重伤,一时间丹药亦不能奏效,生命源力竟又枯竭之势。”

    精壮中年才行进门来,先前将余二公子抢去一般施救的随员头领,便奔行于前,指着许易,跪倒哭诉。

    余家大长老淡淡扫了许易一眼,微微冲圣使一躬,朗声道,“诸位,诸位,实在是抱歉,家门不幸,出了这等不肖子孙,把好好的一场婚礼,搅合成这般模样,失礼之处,还望诸位挚爱亲朋,千万海涵。”

    “余某至此,除了向圣使,以及诸位致歉外,还带来了家主的最新决定,取消这场婚礼,吟秋郡主和云家世子的婚礼,就此作罢。鄙家主已向圣主陈表,云家家主也无异议。”

    言罢,又冲云七长老道,“行天兄,稍后贵家主必有旨意传至,吟秋我便先领回去了,带来得不愉快,还请行天兄见谅。”

    云七长老抱拳道,“中堂兄言重了,言重了。”

    余中堂的到来,真令他长舒一口气。

    至于悔婚什么的,事到如今,这个婚礼已成了天下笑谈,自然没有继续的必要。

    而余朝天和云野王既然都作了沟通,想必又达成了新的交易,倒是不虞因联姻中断,而坏了两家才紧密起来的合作关系。

    余中堂微微点头,大手一挥,两名甲士便朝吟秋郡主奔去。

    许易冷哼一声,身形一晃,到得近前,将吟秋郡主护在身后,直视余中堂道,“余老大是吧,你想带走吟秋?”

    余中堂之所以急急赶来,自是听闻了此间的变故,才花费了不小代价,临时布置了传送阵,仓促至此。

    还未入殿,他便知晓祸乱之源是谁。

    根据收到了消息,他已对许易有了几分印象,心中早就存了做一场的心思,只等送走了吟秋,他便要发难。

    却没想到,这人远比想象的还要强硬,自己这真元三转的强者,背靠云家,余家两大势力,其人竟丝毫不知退让。

    更让他憋闷的是,一声“余老大”,简直把他叫称了江河边讨生活的渔家子。

    他强吞一口气,压根不睬许易,冲圣使一抱拳道,“场中怕有不变,还请尊使移步,此等宵小之辈,不牢尊使费心,余某替尊使打发了。”

    余朝天收到消息,这卑劣之徒,似乎将圣使也得罪了。

    值此当口,他自然要替余家,在圣使面前刷一波好感。

    岂料,他话音方落,圣使的话音奇冷无比,“移步?移什么步?打发?打发谁?本使当面,余长老便要行凶?堂堂圣庭律令,余长老当着本使的面,就要踩进泥里去么?”

    余中堂难以置信地看着圣使,脑袋嗡嗡直响。

    他来得仓促,接受的信息,只有前半部分,没有后半部分。

    哪里知晓,这呼吸之间,画风陡变,刹那之际,剧本便完全偏转。

    云七长老才要传过心念,圣使冷哼一声,掌中托出一枚界障珠,继续申斥,“久闻地方律令废弛,纲纪松懈,今日一见,真是触目惊心,触目惊心呐,不说余郡王才将正位一路之路尊,本使若没记错,你余中堂亦在圣庭有着名爵。于今,你当着本使的面,动辄就言打发,到底想怎么个打发法?”

    圣使这番动怒,却非受许易威逼,而是真恼了。

    道理很简单,一旦姓余的真收拾了许易,他的噬心虫毒,该去找谁解?

    难道要去求余家么?

    此等绝密,自然是知情人越少越好。

    此刻,余中堂要打发许易,落在云七长老眼中,哪里是打发许易,分明就是要打发了他的老命。

    兔子急了还咬人,圣使急了,哪里还顾得上云家的脸面。

    堂堂余中堂,身为余家大长老,便是余朝天对他也极为尊敬,何曾受过这个。

    偏偏圣使身份贵重,他便有天大火气,也不便回怼,一张白面憋得胀红。

    但听他重重一哼,指着吟秋道,“把这孽种,给我带回去,谁敢阻拦,按劫持王亲论,当场格杀!”

    余中堂的目的明确,你圣使不是要扯虎皮作大旗么,我便按律令来,看你还能说什么,我带自家子弟回家,总不犯哪条律法。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