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三十二章

二百三十二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冷笑道:“余老大好威风,好煞气,堂堂圣使当面,你便能要喊打喊杀。倘若是圣使发话,要你带不走吟秋,你也要对圣使格杀勿论?我看你是在余家的一亩三分地横久了,不知圣庭为何物。”

    云七长老听到此话,胸腹中一阵翻腾,险些没立时就呕吐了,暗暗骂道:“相比你这恶贼的嚣张,余中堂才哪到哪,人家充其量不过是对你说了句狠话,你便能如此引申?再看这满地腥膻都是谁造成的?再说,你这恶贼还强掳圣使,现在装什么队圣庭温良恭俭让?”

    云七长老心中不住腹诽,强忍着没骂出声来,朗声道:“尊驾此言差矣,余长老何曾有侮辱圣使之意,人家说的只是吟秋去留之事,此事说穿了,是人家余家的家事。窃以为以圣使之英明,当不至干涉余家的家事,旁人自然更无多言的道理。”

    便在许易应对余中堂的当口,圣使陡然收了界障珠,向许易传过心念道:“尊驾到底意欲何为,难不成想同时对抗余家和云家?要知道,我纵使偏帮于你,也有个限度,再怎么说余家和云家都是王族,岂能由得你如此欺凌。眼前之事已成余家的私事,你作何还要阻拦?”

    眼见许易便要和余中堂对上,圣使万分焦虑,生怕许易发疯找死,连累到他。

    许易传过心念道:“圣使当知晓,我对你的性命没什么兴趣,但今日之事,务必相帮。我只要吟秋自由,这件事办好了,我不但还你噬心虫瓶,还欠你个大大的人情。”

    “圣使若不肯相帮,我只能与姓余和姓云的死拼,他们合力围剿于我,我纵有撼天之能,也必定事败身死。试想我若死去,须弥戒定然为此二家所得,圣使莫不会以为那些人会大发善心将噬心虫瓶归还于圣使,或者说,圣使能拼却不要颜面对众人直承受我控制?”

    圣使心沸如煮,进退两难,他当然知晓许易是在威胁自己,可偏偏命悬人手,为之奈何?

    许易说的不错,倘若他身死,噬心虫瓶落入云家和余家,他更难讨回。

    毕竟,他这回偏帮许易,已然和云家、余家结仇,云家,余家落井下石,正当其时。

    再一个,圣庭若知晓他曾被人喂食噬心虫,大丢圣主脸面,他这个圣使也便做到头了。

    若失去如此尊崇地位,还不如死了。

    左思右想,不得其法,只能寄望于许易能说话算话,当即传出心念道:“我不管了,你想办法,我尽量配合,但希望你说话算话。此外,我已用秘法将信传给心腹之人,我若身死,真相必将大白,你可以想象圣庭会如何对待弑杀圣使之人。”

    许易传过心念道:“我说过,我对圣使的性命没什么兴趣,也不至于蠢到与天下人为敌,圣使放心,我自有度量,我既敢入此地,绝非是来自杀寻死”

    随即,便听他接过余中堂的话茬,冷声道:“余老大,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口口声声说处置吟秋是你家事。我倒要问你,何来的家事?圣律有载,女子出嫁吗,凡过三定之礼,便已是男方家人。”

    “而如今云承运和吟秋已然退婚,故,按圣律,吟秋已是自由之身,岂是你余家说带回去就带回去。如今我与吟秋义结金兰,兄妹一体,关于吟秋的一切事体,余老大你还是寻我说吧,欺负弱小女子,算什么本事。”

    余中堂被他左一口余老大,右一口余老大,叫得心火不住扑腾。此刻又听他如此胡搅蛮缠,三言两语便将吟秋和余家做了切割,浑然视新晋王族的余家如无物,当即便要暴怒,却被云七长老以目止住。

    云家长老传过心念道,“余兄切莫冲动,中了此贼的奸计,不知此贼弄得什么鬼蜮,竟然蛊惑了圣使。余兄若应对不善,此贼定会以圣使作伐,届时,里外皆失,万不可冲动。”

    传罢心念,便听云七长老道:“你这恶贼真是巧舌如簧,颠倒黑白,圣律关于女子出嫁,确有明律,但说的是女子三定之礼后,女子出父家入夫家,如今婚礼未成,婚约已消,女子自当出夫家再入父家。此乃天下共理,岂由你混淆黑白。”

    许易笑道:“天下共理,何人所定?我只知遵圣律行事,圣律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三定之礼后,女子便与父家做了切割。至于婚约成与未成,却未详论。按我圣庭律法之精神,可知凡未载于律法条例之中的事体,皆为可行,凡载于律法条令之事体,皆为禁止。此事自当按律法明断,岂由得你云老七胡言乱语。”

    云七长老还待再辩,便听许易道:“你我也用不着做口舌之争,律法由圣庭所出,自有圣主决断。然则圣主不在此间,却有圣使为圣主化身,律法如何使用,当有圣使公论。”

    云七长老气结,圣使扫了许易一眼,说道:“事关我圣庭律法,兹事体大,该当小心论证,为证黑白,我还是取律法一验,看到底如何记载。”

    圣使口上如是说,心中却暗暗赞叹:“此贼不但奸诈,心思竟如此细腻,连律法上的条文,竟也记得一字不漏,更知晓如何就律法歪曲解说。便是那俗世中的讼棍,与之相比,恐怕也要瞠乎其后。”

    念头闪过,他已将一本厚重的圣律托在手中,转瞬,便找到了关于女子出嫁那一栏的明文记载,朗声诵念一遍,果然与许易适才所言一字不差。

    圣使此言一出,满场哗然。

    谁也没想到,局面竟会一点点偏转,至如今的地步。

    苏郡主向秦清、郑世子等人传出心念:“这家伙好**诈,简直如积年老贼,我敢断言这家伙的寿数少说已然过百,若非如此,怎能如此老奸巨猾。试想,一开始是何等局面,分明是他强插一杠子,搅和人家的大婚之礼,不知他怎生七弄八弄,局势一转再转,竟变成道理全然到了他这一方。与这等人物交手,最好还是别人他开口,让他开口只怕死人都能说得活过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