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三十三章 掌控局面

二百三十三章 掌控局面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郑世子哂笑一声,传过心念道:“苏三妹所见不过皮毛,不妨细细思量,这人是怎样翻转局面的。就爱上网 。。想他初始的面目乃是混乱星海的使者,混乱星海使者在圣庭是何身份?不过是叛逆余孽,以叛逆余孽的身份,强行插在云家和余家这两大门阀世家的核心利益之中,竟能折腾出如此局面,难道真的只因他修为高深,横压当场,令云家,余家束手?”

    苏郡主瞪眼道,“那郑世兄是何高见?”

    郑世子传过心念道,“高见不敢当。只是我在想,倘若此人没想到利用圣使,会是何等局面?”自然是余云两家合力围剿星海余孽,什么办法阴险狠毒,便选用什么办法。哪里会给他平等对话的权力。”

    苏郡主恍然道,“我明白了,他正是瞅准了圣使这一个支点,因势利导,才获得了这巧舌如簧的权力。这等妙处,发实自然,若不说破,谁又能明晰关键呢。”

    尤郡公传出心念道,“三妹的话,也太夸大了,我承认,这人选择的破局点巧妙,可档次关头,能想到利用圣使打开局面,当真极难么?不是我说大话,便是小弟处在当时,亦知晓圣使乃是破局的关键。”

    尤郡公此言放出,郑世子等人互以目视,各自微笑。

    直笑得尤郡公头皮发紧,传出心念道:“怎的,诸位以为尤某是大言欺世?”

    秦清传出心念道:“事到临头方知难,想到还要做到则尤难。面临种种困局之时,常人有几个还能保持镇定,即便保持镇定又有几人敢对代表圣庭的圣使生出不轨之念?即便是有包天之胆,生出了此番念头,又有谁能在当时众目睽睽、高手环伺之下一击成功?”

    秦清每说一句,尤郡公的脸色便红上一分,待她话落,尤郡公的脸蛋便如烧红的铁板一般。

    郑世子传过心念道:“其实不止这一层,倘若是我处在此等情况,恐怕只会下意识地想:趁着云家和余家的强者不曾赶来,当先夺了吟秋郡主,急急遁逃,能逃多远逃多远。”

    “而这种下意识,正是我辈与那人的最大差距。因为这种思考方式的惯性,以及人性的弱点,最难克服。一旦选择了这种看似能获得一息喘息之机的办法,则永远失去了辗转腾挪的余地。”

    “试想天大地大,吟秋郡主受血脉引力之困,逃去哪里,能脱得开余、云两家的追捕?而此人偏能破出思考的定势,沉凝心神,根据场间形势,因势利导,为自己创造有利局面,此人处理危机的手段,郑某心服口服。”

    却说就在郑世子等人各自传送心念之际,余中堂也收到了云七长老的传讯,已然明白发生了变故,以至于和云余两家都有不错交情的圣使,竟然站在了许易那边,而且竟完全不顾了体统,红裸裸的相帮许易。

    如此一来,问题彻底棘手了。

    毕竟,云余两家势力再是庞大,却也不得不顾及圣使的脸面。

    事实上,单论能量,云余两家自然超过了圣使。

    说穿了圣使是因为头顶上套了个代圣主宣诏旨意的光环,一旦回归圣庭,此光环消失,这圣使也不过是一位六级星官。

    此等级数的官员,整个圣庭车载斗量,如何能比得上堂堂王族。

    可偏偏此时此刻此人代表的就是圣主,对他的一言一行,云家、余家都不得不小心再小心,即便明知被欺压,却也不得当面反驳。

    毕竟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一旦传扬开来,圣使会不会收到处罚乃是未知之数,但云家和余家轻慢圣使,不把圣庭,圣主放在眼里的流言,必定会在有心人的宣扬上,弥漫开来。

    毕竟,场间众人,不知多少见不得云、余两家合流,正盼着两家倒霉了。

    这点,完全可以从这该死青面汉子跳出后,场间上千观礼者,无一人出面呵斥青面汉子,而得知。

    要知道青面汉子真元三转阳尊大能的实力,并非一开始就量明的。

    无人肯出面相帮,绝非是众人畏惧青面汉子强大实力可以解释的。

    一旦余、云两家,轻慢圣庭、圣主的流言传开,后果必定是灾难性的。

    更何况,余家刚晋位王爵不久,这个当口一旦流露出对圣主的不敬,便能衍生出泼天大祸。

    余中堂陡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很可能超出了自己的处理权限。

    就在余中堂考虑是否要传讯族中,寻求更高层次支援之际,他苦苦寻觅不得的机会,竟莫名其妙的到来了。

    却听许易道:“圣使之言,赫赫煌煌,义理明晰,令我等茅塞顿开。不过,我观余老大与云老七的面色似有不忿,当是在心中暗责圣使。云家、余家堂堂王族,若真对圣使起了歹意,料来将来必对圣使产生极大的威胁。”

    “胡言乱语!”

    “胡说八道!”

    云七长老和余中堂同时暴喝出声。

    不错,他二人都对圣使都起了极大的不满。

    这点,自也瞒不住场中的一众聪明人。

    可瞒不住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许易这明显闹场子不嫌事大的,竟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将此算不得秘密的秘密喝破。

    何其尴尬!

    圣使连连摆手,笑道:“无稽之谈,无稽之谈。阁下有话便直说,何必动辄打着我的旗号。”

    他口上如是说,却因此事,对许易的滔天怨恨却稍稍减轻了分毫。

    皆因他知晓许易说的是实话,而这等实话一旦在此间说破,将来余家和云家若真要对他下手,当生出数分顾忌,于他倒是一件好事。

    许易道:“无稽之谈也好,心有鬼域也罢,各人心事各人自知,既然圣使胸怀广宽,有容人之量,某何必烦人,此事先按下不提。”

    有圣使配合,他完全掌握了主动,想闹乱子,便闹乱子,想换话题,便换话题,直气得余中堂,云七长老几要吐血,完全跟不上他的转速。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