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四十九章 去忧

三百四十九章 去忧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圣使这般说,自是故意给余中堂台阶下,免得余中堂被逼无奈,悍然下场,无端再起纷争。

    尽管见了许易灭杀云家众人的手段,许易即便再和余家起争斗,料来胜算也是极高,他也无须太过担心。

    可战阵之道,哪有注定的胜负,倘若许易阴沟里翻船,他又该如何?

    先前观望许易与云家众人之战,那种心脏时不时就要跳出胸腔里的感觉,无论如何他也不想再来第二遭。

    正被架在悬崖上下不来,关键时刻,圣使递来了天梯,余中堂激动得险些没掉泪,余正待开口应下,却见云二长老大跨步朝他行来,悄声道,“某有急事与余兄商议,还请余兄借一步说话。”

    余中堂微微纠结,便应下。

    两人也不转出大殿,而是直行到圣使放出的界障珠笼罩的范围之外,便以心念相互交流。

    云二长老传过心念道:“适才我见余兄犹豫,莫非余兄想要避战?余家家主好不容易正位路尊,成就郡王之爵,正是天下瞩目之时,今日余兄倘若避战,将有何面目回见贵家家主?让天下人又如何看待余家?”

    余中堂心头一凛,正待出言讥讽,又收到云二长老传来的心念,“我知余兄乃是聪明人,当会权衡利弊,用不着我多嘴。只是,我还想劝一句,此贼虽然凶悍,但未必不可一斗。我有一语,还望余兄听完再做决断。”

    随即云二长老道出一番话来,直听的余中堂目瞪口呆。

    不多时,余中堂并云二长老再度返回。

    阔步而行的余中堂,一扫先前萎靡的气势,双目精光霍霍,直射许易,森然道:“你要战,我便战,我堂堂余家,只有战死的英豪,没有投降的奴才。比照云家,如何对战乃由我余家说了算,这一点,你不会想要狡辩吧。

    许易冷笑道:“当然,在场诸位皆是见证,某说出去的话,便如泼出去的水,岂有收回的道理。余老大,你有什么招数都尽管使出来吧。”

    许易哪里还不知道,余中堂生出反复,必是云二长老在后推波助澜,他很好奇,云二长老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蛊惑了余中堂亲自下场卖命。

    余中堂冷道:“我有什么招数,需得开打之时,你才知晓。现在通报你一声,代表我余家下场之人,只有两位,除了我外,便还有我余家新任的客卿长老,云飞扬先生。”

    说话之际,余中堂朝云二长老指了指。

    霎时间,满场哗然,便连许易也惊讶的瞪圆了眼睛。

    原来,适才云二长老说服余中堂的关键说辞,便是答应代表余家出战,两人合力对战许易。

    至于云二长老转头余家,这件事本身,对云家的脸面,有多么大的损害,却是云二长老根本不愿考虑的了。

    圣使暴怒道:“要开战也行,按照生死状上的约定,该是余家人出手,旁人无权干涉,云二长老你掺和进去,又算怎么回事?”

    云二长老抱拳道:“启禀圣使,我已担任余家客卿一职,适才余大长老已说的很清楚,难道圣使没听明白吗?或者说,圣使打算要亲自干预,要更改生死状上的文字?”

    云二长老面上平静得好似霜冻了一般。

    先前一战,云家损失了二十一位阳尊大能。

    自三长老以降,云家的其余长老,几乎被一扫而空,云家的内卫根基,更是被连根拔起。

    云家这千年门阀的核心力量,在上次的对战中,几乎损失殆尽。

    云家的这杆大旗,已然飘摇欲坠,他还有什么舍不下呢?

    今日之事,他云二长老只要许易身死魂灭,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哪怕他自己的性命。

    若真让许易携大胜之威,堂而皇之的离开了玉浮宫,他云家便再无面目立于圣庭门阀之林。

    余中堂盯着许易冷笑道:“怎么,尊驾是怕了,不敢下场?还是认为我余家的实力太过强大,你也需要寻个帮手?”

    许易微微一笑,指着余中堂道:“余老大,真有你的。放心,云老二既要改换门庭,抛弃祖宗,我为什么要阻拦。便如你余老大的意,这场对战,某接了。”

    说话之际,许易的目光,忽的转而朝秦清脸上凝去。

    他很清楚云二长老如此不顾面皮的背后,意味着云家已不再执着于胜负,而是拼了全部,也要留下他的性命。

    今日之事,注定不是这两场对战打完便能了结的。

    既然云家心意已明,血战在所难免,唯一令他挂怀的,便是吟秋的安危。

    此刻,他以目示秦清,便是希望秦清能知他心意,在此紧要关头,助他一把。

    至于秦清会不会助他,他心中根本毫无信心。

    不过,这个当口,他也顾不得脸面,唯有勉力一试。

    秦清迎上许易那饱含深意的眼神,立时明白了他的心意,心中弥漫出难言的滋味,鬼使神差地冲圣使抱拳,朗声道:“启禀圣使,秦清突接师门密令,需得即刻离去,便在此地向圣使及诸位告辞了。”

    “秦仙子想走,请自便,只是……”

    余中堂大急,立时出声拦阻,话才及半,便被云二长老打断:“余兄切勿多言。”

    随即凑到近前,悄声道:“余兄何必太过心急,当弄清楚谁是心腹大患,何必在此时招惹太清上派?只要在此灭杀了那该死的狗贼,吟秋那贱人又能逃到何地?她与太清上派无亲无故,全靠这该死的狗贼在背后撑腰,只要宰了这该死的狗贼,咱们稍费些本钱,要弄回这贱种,又有何难?”

    余中堂叹息一声,认可了云二长老的话,恨恨盯了吟秋一眼,不再多言。

    许易缓步上前,说道:“我有一物,赠予仙子,还请仙子对舍妹多多看顾。”

    说罢,大手一抛,一团神念裹着一枚纯黑的灵石,直直落进秦清手中。

    秦清接过,面上露出异色,满场陡起一片惊呼。

    原来,那枚灵石竟是一枚罕见的上品水灵石。

    此等至宝,无论放在何处,都极为珍贵,根本就是可遇不可求得顶级奇珍。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