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五十六章 烧烤

三百五十六章 烧烤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说来也非是云大长老思虑不周,连族陵都忘记守护。 .

    而是祖陵所在的五指奇峰,本就有着最坚强的防御法阵,只要不是天崩地裂,就足能保证大阵无忧。

    故而,在此番围捕之中,云大长老并未担心祖陵会遭到许易的攻击。

    直到此刻,云大长老依旧猜不出,许易是如何攻破这祖陵铁幕的。

    许易捉拿了云中歌,他是知晓的,可即便是云中歌,也休想打开这祖陵的禁阵。

    云大长老想得脑袋都要炸开了,却毫无头绪。

    原来,云家大长老来得匆促,不少信息并未完全掌握。

    比如今日云七长老请出神牌,代表云家,受一对新人的叩拜。

    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彼时,云家大长老闭关深宫,自然无人敢去打扰。

    故而,这事云家大长老并不知晓。

    及至他出场,也不过是听说了云家核心力量损失殆尽。

    他到此来,乃是急着灭杀许易,报此血海深仇,根本连玉浮宫也不曾进入,又哪里去关注神牌。

    直到此刻,他依旧不知被云家视为核心命脉的神牌,已然被许易抢走。

    就在云大长老焦躁欲狂之际,一身银甲的右龙卫统领狂掠而至,高声道:“启禀大长老,那贼人已潜入祖陵核心之地,并扬言若您不亲自到场与他谈判,他便要毁掉神牌。”

    云家大长老只觉已被砸裂开的脑袋,又被灌进一大桶冰水,冰寒刺骨的感觉在四肢百骸弥漫开来。

    他扯着闷雷一般的嗓子喝问道:“神牌怎生落入那狗贼手中!”

    原来,神牌所藏之地极为隐秘,即便许易潜入祖陵,也根本休想打开封禁,取出神牌。

    待得左右告知了前因后果,云家大长老立时明白许易是如何潜入的祖陵禁地,心头烦怒更甚,压颗心似乎被肠子死死缠绕,又打了无数个结一般。

    许易得了神牌,便意味着整个祖陵禁地几乎大半对他开放,先不提其会不会毁去神牌,单是其仗着神牌之便,在祖陵任意妄为,造成的灾难性后果,云家根本无法承受。

    事已至此,云大长老知道,必须改变策略了.

    一味用强,代价实在太大,已大到他无法承受。

    他赶忙默运法诀,强行平复了情绪,沉声道:“那贼人潜入祖陵,除了要我前去对话,还有没有做旁的事。”

    右龙卫统领扫了满场一眼,正打算传出神念。

    云大长老不耐烦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有什么便说,那贼子给我云家制造的痛苦和伤害还少吗?不差这一件半件。”

    他相信那贼子既然要谈判,当不至于做出过分举动。

    便听右龙卫统领道:“那贼子似乎在祖陵之中炙烤野味。”

    “什么!”

    云大长老的眼珠子简直要飞出眶来。

    满场众人无不目瞪口呆,随即爆发出惊天的嘘声。

    苏郡主拼命的捂嘴,才没笑出声来。

    ………………

    一间古朴的明堂内正中,架着一座巨大的篝火,火势熊熊,篝火上架着数个火架,火架上穿插着各式野味。

    火架无人操作,却自己翻动,时不时有各式调味料凌空飞来,均匀的挥洒在各自已炙烤的或酥黄或金黄的野味身上。

    极致浓香,冲得口鼻之间起了强烈的**,许易终于动手了。

    但见他抓住一只炙烤的喷香金黄的红翎锦鸡,三口两口便吞入腹来。

    随即念头一动,一只浸过果酒炙烤的酥黄的野山猪,朝着闷坐在门槛上发呆的云中歌砸来。

    “云兄,尝尝吧,滋味不错。云家这祖陵封了多久?里面的山猪野兔,终日吞食灵气,我看都快成了精,你算是赶上好时候了。逮着机会,就别客气,赶紧吃啊。”

    许易一边往口中塞着一团酥香的鸡肉,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云中歌抓着那喷香的猪腿,欲哭无泪,他只觉那人的每一字每一句,传进耳来,都是极大的折磨。

    他就没见过这样古怪的家伙,其人此番避入祖陵是为求命?

    命在旦夕,有几人还顾得上口腹之欲,何况是强大修士。

    偏生此人一入此间,睹见瑞兽奔突,立时就折腾开了,伐木为柴,搭建篝火,摄取猎物,炙烤野味,简直全无心肠。

    云中歌心神无属,便是吃龙肉也味同嚼蜡,拎着喷香滴油的猪腿,依旧发懵。

    ………………

    云大长老纠结半晌,终于定计。

    眼下的局面,强攻已不可能,唯有智取,且一定要快,金光罩消耗极大,封堵时间极为有限。

    当下,云大长老一腾身转回禁地,不多时又折返回场中,冲众人抱拳道:“诸君且住,某稍后便无。”

    事已至此,他已无旁的出路,唯有亲身下场。

    半盏茶后,云大长老出现在那祖陵之中,望着那袅袅升起的篝火,及鼻尖传来的阵阵异象,他只觉三尸神都在不住暴跳。

    他不曾现身,隔在数百丈外,才到来,便被许易发现了。

    便听许易朗声道:“云老大,你不地道,堂堂真元四转的前辈高人,竟能舍下面皮,偷袭于我。传扬出去,就不怕被人耻笑吗?还是说,你云家已打定了主意,从今往后便要破罐子破摔?”

    云大长老直气得头皮阵阵抽紧,不过眼下时间紧迫,他不愿与许易空耗,冷声道:“尊驾有如此实力,定是江湖上有字号的人物,如此藏头露尾不说,还执着于口舌上争胜负,没得让人耻笑。阁下约云某前来,云某已至,阁下有什么话说,便速速道来吧。”

    许易朗声道:“久闻云大长老之名,在下实已神交久矣,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实慰平生。此间有烤好的香鸡酥猪,更有我自备的绝顶果酒,不如你我便在此间,围着篝火,就着野味,畅饮一番如何?”

    云大长老太阳穴一阵突突直跳,他见过的成名人物、高人大能不计其数,何曾见过这样执着于口舌之争的家伙。

    说难听一点,此等人物根本就上不得台面,一看便是乡野之间蹿出的蒿草。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