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七十六章 申诉

三百七十六章 申诉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当时,许易未想明白因果。

    方掌事又说了夏长老之死,这一条线串下来,许易这才知晓根由发在何处,心头已顿生恼怒,他愤然暗想,先前的梁子自己都忘了,这帮疯狗却是咬死不放,既然如此,老子打狗便是。

    宋主事并未与许易寒暄,简洁明快的告知了一个让许易瞠目结舌的情由。

    弄得许易脑海中就剩了八个大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原来宋主事告知的缘由是,经望气师观气,这冷阳峰的山气外泄,灵气郁结,所处的位置又横亘在淮西府的群山之脉中央,对淮西府的灵气生成产生了极大的阻碍作用。

    他计户司需得将这冷阳峰重新布置,整顿山峰、调理山气,以避免坏了淮西府的气运。

    又介绍他身后的那人,乃是一位姓赵的望气师。

    宋主事话罢,那赵姓望气师手持罗盘,摇头晃脑,说出一番佶屈聱牙的卦爻之词,许易是一字未懂。

    望气师这个行当,许易不是没听过,传闻这帮人惯会观山辨脉,查探水源,寻觅灵气,确有独到之秘,更传言此辈能通过探穴寻龙,改换风水,定人命运。

    然修行到了许易这种程度之人,三魂合一,已能稍稍明悟天心天意,又哪里会听这望气师的胡言。

    他便打破头也未想到,孔长老那帮家伙为了报复,竟折腾出了这么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缘由来。

    随即,他心头由生出一股强烈的愤恨来,对方找出这种借口,摆明了没将他当回事。

    他许某人纵做对手,又有谁敢如此三心二意。

    宋主事微笑道:“消息我已亲自传到,许大人若有不明之处,可请教赵师傅,赵师傅乃太玄阁弟子,望气本领名震淮西,定不致有误。另外,七日之后,我计户司便会组织力量整顿冷阳峰、调理山气,所以还请许大人尽快带领天下第一门众门徒撤离。”

    “至于冷阳峰所欠缴的今后今年的租费,自当一体免去,若许大人尚有疑议,可在两日之内,来我计户司申诉,两日之内,许大人若无申诉,我计户司便要正式行文了。宋某言尽于此,告辞。”

    言罢,宋主事便带着那赵姓望气师去了。

    两人方去,方掌事和赵无量,一左一右,奔入厅来。

    许易挥手止住了明显要滔滔不绝的两人,冷声道:“把消息扩散出去,明日未时三刻,我亲入计户司大堂,与姓宋的理论。他们不想看热闹么,那便让他们看个够。”

    方掌事素知自家这位长辈决断极明,既已作出决断,当无更改,便不再劝说,转身去了。

    赵无量却兀自放心不下,连声道:“掌门,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帮家伙毁了我冷阳峰,一旦冷阳峰毁弃,天下第一门名声彻底扫地,而掌门你也必然沦为笑柄。自打淮西府开府以来,还不曾有哪个门派因这望气师的胡言乱语而毁了山门的,明显是有人故意和咱们冷阳峰作对。”

    许易见他走一步退两步,依旧分说不停,心头不耐,催出神念,直接将赵无量抛了出去。

    ………………

    许易本身便是淮西府的一段传奇,无论是他诛杀夏长老也好,还是平灭周氏家族等一干淮西豪强,还是其灭杀赵副司座,再算上他那匪夷所思的升迁路径和升迁速度,无一不成为传奇的爆点。

    冷阳峰即将重新整顿的消息才传出,半个淮西府的上流阶层便轰动了。

    待到许易将亲入计户司大堂申诉的消息传开,整个淮西的上层修炼界,几乎被彻底炸翻了。

    不到午时,计户司宽绰的大堂,已被源源不绝到来的达官贵人、豪士名吏挤得满满当当,即便如此,依旧有源源不断的人流汇聚。

    不得已,负责主持的宋主事,在请示过孔长老后,便将问案之地搬到了聚凤峰前的演武场上。

    更换了场地,人流得以分置,场面才渐渐平复下来。

    即便如此,到来的人已嫌太多。

    在孔长老的授意下,计户司分出大队人马阻隔了进出要道,再不放外人进入。

    未时三刻,许易准时到来,他方现身,便吸引了场间全部的目光。

    有没见过他本人面目者,亦有好奇其风采者,顿时起一片窃窃私语。

    许易阔步行到场中,远远冲分列于主案台左右两侧的祁孙孔周四位长老抱拳微礼道:“一别多日,老几位可还安好?”

    四人冷哼一声,无一人搭话。

    周长老眼窝一热,目光直射许易灵台,待睹见许易尚未圆满的真灵圈,顿时放下心来。

    居中而坐的宋主事一拍惊堂木,止住场面,沉声道:“许大人既来,便按流程走吧,还请许大人陈述申诉之言,若无可纳之处,即日起,我计户司便会派出人马入住冷阳峰,开始整顿山峰,调理山气,此间公堂重地,大人虽有官身,但请言辞得体,望许大人自重。”

    许易冷声道:“我既来此,这冷阳峰谁又能拆得调,再一个,小宋,本官到此是来申诉,不是作犯人让你审,一张椅子也不派给本官,他们几个恐怕也没资格坐着吧。”说罢,直指祁孔孙周四人。

    他满脸的狂傲,宛若自带嘲讽属性。

    四位长老虽做好了笼子,此刻见得他这般模样,亦忍不住心火窜起。

    孔长老更忍不住冷声喝道:“拆不拆的掉,自由我计户司定论,岂容他人置喙,莫非你要抗法不成。”

    许易连眼皮也不抬一下,望天道:“堂上宋主事理事,你是何人,与本案有何牵扯,有你说话的份?”

    砰的一声,孔长老一掌砸在身侧的立凳上,霍然而起,朝主座行去,冲宋主事摆手道,:“你下去,本尊亲自来审。”

    言罢,又指着许易道:“我这个计户司的掌印司座,亲自来审,够资格说话了吧!”

    和清吏司,掌纪司一般,正印司座之位皆由一位长老担任,其实具体的事物,由第一副司座主持。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