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七十八章 风信使

三百七十八章 风信使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孔长老面色顿黑,暗道:“坏了。”

    这白袍道人一亮出身份,他先前的如意算盘,尽数被打乱了。

    他本打定主意,不管此人说什么,都不予采纳,若此人纠缠不清,便将其驱逐出境,可没想到此人才亮出身份,他的这些把式就全用不上了。

    道理很简单,就好比讨教术数问题,来了数王林允道,研究天星问题,见到了天究天机子。

    一旦这些权威人物当面,这一行业的话语权,天然便掌握在这些行业的泰山北斗手中。

    眼前之事,便是如此,“七色森林”林森大名,便是他也有所耳闻,乃望气界执牛耳的人物,有他在,望气之说,可以休矣!

    他纵再掌握评判权,于望气之事,也绝难抵得过林森。

    许易微笑道:“孔四座,我冷阳峰的山气,可还要再断?若是孔长老执意要断,便请计户司再派出望气师,与这位林道友一同研判,不知孔司座以为如何?”

    孔长老念头急转,说道:“望气之说缥缈而诡辩,岂因一人之言而定论?况乎,有司行事自有章法,未列入我计户司门墙的山野之人,如何有资格观我淮西山川地气?冷阳峰山气有泄,地脉紊乱,此事已成定论,断不容再起争执,无关之人退下堂去。”

    孔长老这番话才将出口,满场一片哗然。

    谁都知晓他与祁孙周三位长老与许易的矛盾由来已久,更明白今次之事,是这四位做局,要狠狠扫一把许易的脸面。

    虽然旁人未必清楚这四位长老哪里来的胆量,要和已化身路庭上官的许易,明刀明枪的做一场。

    可孔长老这番话,还是让众人对他们四位的野蛮手段,深感震惊。

    孔长老代表官方发言,竟能将此罔顾事实,颠倒黑白之言论,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此等手段,不知令多少人暗呼望尘莫及,无怪此君能荣升长老之位,稳坐这么多年的计户司司座一职。

    许易仰天打了个哈哈,冲林森传道:“此间之事,已无需先生插手,先生自退,许某这里自有一番人情记下。”

    白袍道人冲许易微微躬身,说道:“奈何林某之力有限,人微言轻,林某告辞。”

    传音罢,白袍道人亦闪离出场。

    睹见白袍道人离去,孔祁孙周四位长老,皆面露得色。

    这一关,姓许的贼子是跨不过去了。

    孔长老更存了猫戏耗子的心情,冲许易微笑道:“许大人可还有要申诉之事,若是还有,便请道来,本司座必定公允评判。”

    许易怒道,“姓孔的,你敢公报私仇?某定不与你干休。”

    孔长老冷笑道,“公堂之上,岂有私仇,许易你再敢妄言,本官必录你诬蔑之罪。”

    许易仰天打个哈哈,笑道:“老孔啊老孔,我看你玩游戏玩上瘾了,公允评判四字从你口中说出来,我都嫌它脏,你还有其他三个老鬼,想玩公报私仇,挑明了便是,许某奉陪到底。”

    许易语出不逊,听在孔长老四人耳中,不怒反喜,这正是他们想要看见的一幕,若不将此人逼得恼羞成怒,破口大骂,怎对得起今次摆下的场面。

    就好比猫玩耗子,那耗子若是束手待毙,乖乖就死,可就没多少乐趣,非要令其不断反扑,才好戏来斗去。

    孔长老重重一拍惊堂木,喝道:“许易,你咆哮公堂,污蔑同僚,扰乱堂审秩序,其罪非小,待此案结后,本计户司必当行文路庭讨个说法,你便等着领罚吧。此外,冷阳峰重整山脉一案,就此完结,十二个时辰内,天下第一门必须全部的撤离冷阳峰,如若超时,便以违禁之罪论处,许大人,你可听明白了?”

    许易微微一笑,指着孔长老道:“你这颠倒黑白的奸滑嘴脸,倒比此前的僵尸脸可爱多了,若是得闲,我真想看看你到底怎么拆了我冷阳峰,灭了我天下第一门的,可惜没这个工夫。”

    孔长老冷然道:“你待怎得?莫非还想动武不成。”

    他巴不得将许易往决斗上引,毕竟眼前之事,运作到极端,也只能将许易的面子踩进泥淖中,一洗胸前之郁结。

    可要灭杀许易,却远远不能,毕竟许易头上还戴着个三级星吏的帽子,他虽不知此人的官籍转往了何处,但此人头上的官帽一日未摘,他一日不好明目张胆下手。

    此番问话,虽似挑衅,却是引诱。

    岂料,孔长老话音方落,又有一行人飘腾而至。

    孔长老方要喝止,窥见诸人身上的服饰,到嘴边上的话,猛然咽了下去。

    却见那一行人,由一名红面中年领衔,共计六人,皆着官服,而那官服上的纹饰,既非淮西府亦非剑南路庭。

    胸前图案,显露的品阶却极为明白,除那红面中年为二级星吏外,随后三人皆为一级星吏,剩余两人显然未入流品。

    区区一名二级星吏领衔的队伍,竟莫名的有横压当场的气势。

    孔长老与祁孙周三位长老不敢怠慢,皆同步迎上前去,询问究竟。

    红面中年道:“某大号高文和,乃圣庭御直殿中驻淮西府风信使,此数人皆为本官随员,今日造访,冒昧之处,还望几位大人见谅。”

    言罢,掌中现出一枚苍鹤玺印和一封展开的公文告书,高文和滴入鲜血,玺印发出柔和的荧光,证明此物确为他所有。

    待得高文和自报家门,满场惊呼声已压抑不住,四位长老更是齐齐大惊,怎么也没想到,这好好的怎会惹来圣庭的风信使。

    这圣庭的风信使,看着流品不高,却是圣庭放诸于天下的耳目,隐匿于暗处,专司收集资料,监控各路各府资料图库,并负责存档核验,外加收集民风、民情、官绅等等。

    直属于御直殿,而御直殿正是圣主的心腹衙门,换言之,这风信使便是圣主在民间的化身,其官位虽卑,纵使一府之主,也不敢轻慢。

    江湖有言,风信使入门,准无好事!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