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八十五章 故鬼

三百八十五章 故鬼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此言虽非情话,听在晏姿耳中,几要把她的心房融化了,她紧紧攥住须弥戒,用力点头道:“晏姿必定不让公子失望,只盼着有朝一日,我能修行有成,能帮得上公子。”

    许易笑道:“那敢情好,我可盼着晏大仙子修行有成,有朝一日,我也能扛着晏大仙子的旗号,旌旗一展,群魔望风披靡。”

    晏姿婉然一笑,明亮的眸子放出光芒,顿生百倍的勇气和希冀。

    送走了晏姿,许易终于放下心来,经此一遭,他等若彻底安顿好了自己的大后方。

    他近乎用心过度的让赵无量,为晏姿保持独立而寂静的修炼环境,正是担心天神殿之行出现不测,最终他隐匿的身份被爆开。

    如此一来,云、余两家绝不会罢手,随之而来的便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惨烈反扑。

    旁的他不担心,最担心晏姿,即便云、余两家多半不会讲主意打到晏姿头上,可他不愿弄险。

    毕竟,惜时,在大越之界,鬼主捉拿晏姿威胁他之事,乃前车之鉴,岂能重蹈覆。

    他只需安顿好了晏姿,便能放开手脚,与云野王、余朝天周旋。

    送走晏姿,许易便出了冷阳峰,径直往霸邺城中去了。

    圣庭开卖准入令的消息发出,各路各府便有衙门挂出了办理准入令的招牌。

    对于路庭那帮人,商量来商量去,商议出的这般赤果果敛财的结果,许易毫不意外。

    圣庭自上而下,吏制之坏已近黑暗,饶是如此,他也觉这三十万灵石的要价,实在高得离谱。

    入得霸邺城后,许易很快便寻到了办理准入禁令的衙门,费了一番周章,交纳了三十万灵石,得了一块赤红令牌,便又回归了冷阳峰。

    据令牌上的消息,天神殿开禁尚有三五日工夫,地点在西北百万里之外的无边沙丘。

    若一路乘坐传送阵,并不需多久便能赶至,故而时间充裕,他用不着紧赶慢赶。

    岂料,他才回归冷阳峰,便被老蔡迎上,言道:“又有客到访。”

    许易诧道:“不是早交待过吗,所有访客都一律挡驾,就说我不在,怎的又放人进来了。”

    老蔡道:“我也按掌门说的回了,可那人直说有万千重大之事要寻掌门您,倘使我有耽待,掌门有个三长两短,我后悔也来不及。我想到访的来客确有不少,可还没有一位这般说话,我便将他留了下来。”

    便在这时,许易的神魂陡然一颤,隐匿在灵台深处某个角落的一丝残影,微微悸动一下。

    许易心中猛的一掉,已猜到是谁来了,拍拍老蔡肩膀:“你去忙吧,这边用不着你了。”

    言罢,阔步朝明厅行来,还未跨入明厅,便瞧见一位白衣翩翩的公子安坐于室内,气度沉稳,整个人阴冷至极,许易到来,也不曾起身相迎。

    这再许易挑明小观风的身份后,是前所未有的。。

    许易指着白衣公子,哈哈一笑,说道:“老鬼啊老鬼,不曾……”

    话音未落,那白衣青年身形暴起,一道黑气自他掌中放出,转瞬便到了许易面目处,来势飚若闪电,如此距离之内,许易哪里防备的开,顿时被那黑气扑了个正着。

    许易只觉透骨冷意传来,玄体几要冻裂,气息流转,寒意顿消,冷哼道:“你这老小子,是胆边生了毛!”

    喝声方落,骨剑腾出,射身诀催动,骨剑化作闪电,正中那白衣青年胸前,顿时掏出个大洞来,却不见丝毫鲜血溢出。

    忽的,那白衣青年惨呼一声,迭声怪叫:“不打了不打了,你这小子好没有来由,我不过是试试你如今的本领,你竟下此毒手,老夫的数年工夫才拼凑起的这具肉身,一个照面便被你损毁,气煞我也。”

    狂喝之际,白衣青年心头惊惧到了极点,他那死黑之气的霸道,只要人体附着,肉身必死,便是阳尊大能也无可奈何,明明这家伙中了招,怎的浑然无事。

    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这具法身经无数秘法修持,至坚至强,怎的会破碎。

    却见白衣青年肉身破洞处,露出晶莹如玉的骨骼来,正是杀生王姜恨天的那具水晶遗骸。

    话至此处,这白衣青年的身份已然明了,正是当初与许易、暴兕一并脱出大越的老鬼。

    昔时,他们三位同时传送,传送之前,许易敲了这一妖一鬼各一笔好处。

    暴兕给出的是一滴鲜血,当时许易便凭借这滴暴兕鲜血衍生的丰沛生命原力,几度妖化身躯,为他杀场征伐,发挥了巨大作用。

    而这老鬼无有鲜血,便给出了一缕心魂,直言愿接受许易的控制,为许易门下奔走数年。

    岂料阴差阳错,这一人、一妖、一鬼各自传送之地,皆不相同,彼此传送距离,竟超出了心魂、心血感应的极限,就此失了联系。

    而后,许易于年余前,参加圣庭恩科之时,于忘情海的丰饶海场闯关之际,遇到了已在忘情海为将的暴兕,并得暴兕传授星空索息术。

    倒是这老鬼始终无有声息,却未料今日在这冷阳峰中见到了。

    念头一闪,许易便觉不对,他持拿的是这老鬼的一丝心魂,因着长久不曾惦记,这缕心魂蜷缩于灵台一角,久远的让他都快忘掉了。

    而老鬼却没有拿捏到他的心魂,换言之,他能感应老鬼,老鬼却无法感应他,怎得这老鬼就跨越千山万水找了过来。

    难道还是说自己的名声已大的冲出了淮西,越过了千山万水?许易却是不信的。

    此外,老鬼今日到来的做派,明显有股盛气凌人的气势,不似被他许某人拿捏了把柄,反倒是来施恩布德的尊客一般。

    许易心生疑惑,口上喝道:“别跟我这里哭丧,若非念着一点故旧之情,适才老子就结果了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跟我伸手。”

    老鬼耸然一惊,陡然停止了怨声载道,这才回忆起眼前立着的可是个老奸巨猾、心狠手辣的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