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九十七章 活吞

三百九十七章 活吞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光头大汉冷哼一声道:“源珠事小,面子事大,此人胆敢抢夺我二人囊中之物,便是罪大恶极,区区一枚源珠岂能补偿?若要此事平息,除却那枚被抢的源珠之外,此贼至少再交出两颗源珠,否则此事绝无作罢的可能。”

    许易冷笑道:“看来二位对我囊中存有几枚源珠清楚的很呐,不知二位是身具他心通的本事,还是咱们的队伍出了内鬼。”说话之际,目光在何彬基等人身上大量。

    非是许易多疑,而是光头大汉喊出的源珠数实在是恰到好处。

    按正常的推论,他交予了何彬基两枚源珠,猎取的源珠至少在五枚以上,此刻光头大汉还要求他交出至少三枚源珠,分明是卡着这个数字。

    何彬基哈哈一笑,打个圆场道:“青衣兄多虑了,多虑了,这样吧,青衣兄总共出三枚,何某也出三枚,此六枚之数赔偿给两位仁兄。不知青衣兄意下如何?若青衣兄还执意不肯,恐怕大家真要生怨了。”

    妖娆妇人道,“正是如此,你自己招的灾,自己去平,何兄肯出源珠,已算额外宽待了。”

    “速速了结此事,时间可宝贵得狠呐。”

    “技不如人,就别逞能,便以何兄之言为定论。”

    “…………”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何况,许易缴纳了两枚源珠与何彬基,本就刺人眼目,值此当口,诸人很愿意给许易上些眼药。

    许易心头骤冷,便待发作,异变陡生。

    却见斗篷人的指尖有大量鲜血溢出,溢出的鲜血瞬息雾化,

    于此同时,青衣青年与光头大汉所立之处,陡生道道黄光,丰沛的土灵气瞬息在二人周遭结出一面面墙幕。

    昏黄的墙幕才立起,血红的雾气便已扑入,昏黄与血红交织,爆发出耀眼的光亮。

    青衣青年与光头大汉惊恐已极,想要动作,却发现自己周身已被死死禁锢。

    便在这时,斗篷人的斗篷霍然裂开,露出一张宛若枯树皮的老脸来。

    下一瞬,斗篷人的身子瞬间涨大,衣衫尽裂,露出一块块宛若苍岩的肌肤。

    最可怖的是,他那枯树皮一般的面部陡然撑大,扩出一张血盆大口来,瞬间身体已膨胀的足有近两人高。

    野兽一般的斗篷人猛的扑入阵中,能吞下整个西瓜的血盆大口瞬间将两颗头颅摘走,一枚墨瓶霍然现在他掌中,催开禁制,墨瓶光华陡现,将两道才从灵台遁出,还处于懵懂状态的神魂吸了进去。

    眨眼灭杀了两人,斗篷人仍不罢手,竟还在大口大口吞噬起两人的残余血肉。

    又过十余息,斗篷人吞噬完毕,暴涨的身体缓缓缩小,干裂的皮肤如生了光泽一般,一寸一缕,白皙弹嫩得宛若初生的婴儿。

    原来的枯树皮老者,也化作了一位英俊公子的模样,只是赤身裸体,十分有碍观瞻。

    斗篷人毫无羞涩,大大方方自须弥戒中取出一件衣衫披了,深深呼吸几下,露出满意的神色,自语道:“好久没这么舒坦了,阳尊修士的滋味果然妙绝,血液之丰,精气之强,岂是那些小仔鸡一般的阴尊修士可以比拟的。”

    他宛若吃了一顿丰盛大餐一般,兀自大言淡淡的点评着大餐的滋味,浑然不顾满场众人已惊惧到了极点。

    那妖娆美妇忽的尖叫一声,指着斗篷人道:“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传说中的守坟人,泗水的惨案就是你做的!”

    一位黑面老者惊道:“什么?是他!封山张家那个食人族,还没死绝。”

    食人族三字一出口,指向性实在明显,满场便如开了锅一般。

    许易亦瞬息了然,实在是封山的那个张家,邪恶名头太过响亮。

    传言此家族有提炼生灵精血之邪法,吞噬的血食越多越丰沛,修为提升的便越快,到得后来,这门邪法传到一位唤作张开运的族长手中,得到了巨大的改变。

    自此之后,这个家族邪法不再吞噬猛兽大妖,而改作了吞噬人族修士,食人族的名号就此叫响。

    如此邪恶家族,自然不被有道之士所不容,几经捕杀,此家族在修炼界已销声匿迹,却不料今日又撞上一位。

    斗篷人面如平湖,挂着淡淡的微笑,冲众人团团一抱拳道:“没想到我食人族在诸位兄台口中还有如此大名望,看来我张家久不在江湖,江湖始终还有我食人族的传说。重新认识下,鄙人乃封山张家大总管,诸位还是称我食人族老总管吧,我更喜欢这个名头。”

    言罢,他指着何彬基道:“何兄,何必作这死了亲娘老子的模样,如此两个竖子,拉大旗作虎皮而已,何必多虑,如此竖子辱我等太甚,自以为凭一块破牌子就能号令天下,简直是笑话。”

    何彬基回了个尴尬至极的微笑,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队伍中,竟还隐匿了这宛若妖魔一般的人物,虽有魂禁符约束,可一想到这人吞噬生灵的形象,他浑身都不舒坦。

    忽的,斗篷人一指许易,阴声道:“你这个人很不地道,老夫替你出头,扫荡了那两竖子,你却暗中出手,摘走了两枚须弥戒,如此人品,可真堪忧啊。”

    原来,适才斗篷人吞食青衣青年和光头大汉之际,许易出手率先摘走了两枚须弥戒。

    许易笑道:“老张,说你这话,可就偏颇了,我何曾请你出手?既未相请,当然不欠你人情,这两人的须弥戒又没刻着你老张的名字,你吃的血肉,我又何尝取不的须弥戒。”

    他不但毫不领情,竟对斗篷人以“老张”呼之。

    满场众人吃惊地望着许易,仿佛头一遭认识此人一般。

    斗篷人半晌才倒过气来,英俊的面容顿时扭曲,桀桀笑道:“听你的意思,是不打算还这两枚须弥戒了。”

    他已然愤怒到了极点,诚然,他吞食青衣青年和光头大汉,根本没想过替许易出头,在他眼中,不过是两只肥羊送上门来,不笑纳实在是有违天意。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