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百一十七章 信符

四百一十七章 信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前辈,误会,一切都是误会,我们兄弟二人无非是奉命行事,受制于人,前辈何苦为难我们兄弟。只要前辈肯放我们兄弟离开,我敢保证东华仙门绝不会找前辈的不是。”

    圆脸紫衫心念转动许久,才说出此番话来。

    原本在平时,他若受强者为难,必定报出东华仙门的名号,名号一出,纵使不能立时抵定乾坤,闻名之人也多半气焰顿消,双方便有梁子,也多能就此罢手。

    而眼前这魔头,在他亮明东华仙门的名号后,还敢陡然用强,对灵炮展开攻击,更在不久前灭杀了姓王的蠢货。

    哪有半点将东华仙门的名号放在眼里。

    倘若对此贼,故技重施,多半要适得其反。

    许易冷道:“想谈条件就要拿出谈条件的诚意,你二位总不会想拖到东华仙门人找上门来才肯作罢吧。”

    圆脸紫衫一惊,奇道:“前辈此话何意?”

    许易道:“怎么,事到如今,还跟我装糊涂。适才的大胡子一死,他的令牌必然爆掉,届时挨在左近的东华仙门的人马便会知晓。你二位还要我说的更清楚一些?”

    圆脸紫衫与方脸紫衫惊得眉毛险些飞起,不待二人相问,许易悠然道:“事已至此,我也不瞒你们二位,这东华仙门的人,我宰了不止一个,对你们东华仙门的那套警戒把戏,算的上略知一二了。”

    许易此话一出,宛若一把赤黑的镰刀,伸进二人的灵台中,轻轻一收,将二人的灵魂都给割裂了。

    既然,这贼子杀了不止一个不止一个东华仙门的人,岂还差他二人吗?

    事已至此,他二人便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条小命到底是交代了。

    万念俱灰之下,二人哪里还顾得上应对许易。

    两位阳尊大能,宛若被抽掉大筋的大虾,整个人彻底灰暗起来,委顿于洞窟之间,宛若待宰的羔羊,一片死寂。

    许易绝没想到这一吓,竟吓大发了,吓得二人干脆无心求生。

    无心求生,他又怎好威胁。

    他正沉吟是否要大刑拷虐,便在这时,那圆脸紫衫陡的发出一阵怪笑,噌的立起,手舞足蹈起来,口中念念有词道:“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了。”

    其情其状,宛若疯癫。

    他陡然异动,许易面不变色,念头一动,化形骨剑立动。

    见得悬于头顶的金芒已逼近眉心,圆脸紫衫这才收拢心神,重新盘坐于地,冲许易抱拳道:“这位前辈,勿要误会,勿要会晤,我有办法,真的有办法,破解眼前的局面,晚辈唐突,敢问前辈是什么境界修为?”

    在他看来,许易最少是真元三转修为,弄不好便是三转以上,实在是这人强大得不像话。

    许易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沉凝心神,以应不测,却据实以告道,“真元三转。”

    圆脸紫衫猛的一拍大腿道:“成了,成了。”

    方脸紫衫被他刺激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脱口道:“老赵,你到底在说什么?赶紧给老子说人话,作什么鬼,弄什么妖。”

    生死之际,心神早就濒临奔溃,他实在再承受不得半点心神上的折磨。

    圆脸紫衫拍着大腿道:“多亏前辈提醒,老曹你可还记得姓王的死鬼先前离队,是去老刘管事那里取什么?命牌,不,信符,仙门信符啊!”

    “取信符怎么了,这有什么?”

    方脸紫衫茫然不觉。

    圆脸紫衫戳着方脸紫衫的脑门道:“用你的大脑袋好生想想,姓王的死鬼此去正是取这信符来,而三枚信符置于密匣之中,没有我三人鲜血启动,那密匣根本不会打开,没有滴血认主的信符,根本不会激发禁制,引动响应。”

    方脸紫衫道:“这又能说明什么?你到底要说什么,说明了。”

    他勉强忍住心头怒意,才没出声喝骂圆脸紫衫。

    事已至此,已是死局,他倒是巴不得虬髯中年之死,能激发信符中的禁制,引来救兵,唯有如此,恐怕才有一线生机。

    像眼下这般被这该死的青衣贼子囚禁于此,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岂非绝境。

    “莫非老赵被刺激疯了!”

    方脸紫衫心中一惊,盯着圆脸紫衫端详起来。

    二人言谈之际,许易以神念侵入虬髯中年的须弥戒,念头一动,一个纵横半尺宽的透明玉匣现在场中,三枚镌刻着仙山浮云图的紫色令牌静置于玉匣之中。

    他指着玉匣道:“可是此物?怎生是紫色?我见过的令牌既有白色,又有黄色,此刻又见了紫色,这其中可有什么说道?”

    许易先后灭杀后两拨与东华仙门有关的人物。

    第一拨是与东华仙门内一个唤作东方拓的外门弟子有姻亲的两位阳尊修士,其人持拿的令牌乃是白色,随着此人被灭杀,那枚令牌便自动爆掉。

    第二拨,他又灭杀随之赶来的东华仙门的三名外门弟子。

    灭杀三人后,他亦在三人的须弥戒中发现了黄色令牌,令牌颜色与三人所着衣物颜色一般无二,未过多时,那令牌便也自行爆掉。

    至此,他便知晓,这令牌乃是有主之物,一旦其主身死,便会自动爆掉。

    此刻又见三枚紫色令牌,怎不叫他生出好奇和疑问。

    听得许易随口道出几般颜色的令牌,二人心中又起波澜。

    先前,许易言说曾灭杀过东华仙门门人之话,在二人心中未尝没有怀疑。

    毕竟仙门子弟,各有重宝秘法,更身具奇符之宝,且多联袂而行,这青衣贼子虽然强大,也未必敌得过仙门子弟……

    然而,此刻听许易言及诸般颜色令牌,二人心中哪里还有半点怀疑。

    圆脸紫衫道,“前辈说的信符,根据不同的对象,分不同的等级,不同的用处,种类颇多。前辈所见的白色信符,乃是外门弟子便能领取的亲符,每人限特定数目,准许外门弟子将之赠与至亲,获得我东华仙门的庇护。”

    “那黄色的信符,自然是外门弟子所有的信符,唤作真符,取真正门徒之意,权限极高,功用极大。而这玉匣之中的信符,唤作试符,功用就要小得多了。不过,对外,各种信符的作用差不多,震慑敌胆,绰绰有余。”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