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百三十章 冒犯

四百三十章 冒犯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可眼前所见的三名内门弟子,其各自展开攻击,毫不吝惜。

    转瞬之间,许易已见各人持续扫出了上百击。

    似乎这三人的体内真元无穷无尽,根本不惧耗竭,三人分明想用这水磨功夫,来耗空黑源巨人的源气。

    更诡异的是,黑源巨人那邪异至极的源气,根本无法伤及三人,每每源气到达三人之身尺外,便会自动消弭。

    许易越看越是心惊,这三名真元二转的内门弟子,展现出的攻防手段,超乎了他的想象。

    平心而论,他对上这三位之中任意一位,正面对垒,恐怕胜算都不大。

    当然,以弱胜强的战例,他有太多,具体到生死相搏,他有这个自信,倒下的一定不是自己。

    就在许易心起千念之际,他终于随着大部队,落在地头,十余丈外正是东华仙门阵营

    东华仙门阵营中,各人物排列极为有序,最前方中间位置,两名身着纯青道袍的青年,安坐于暖色玉座之中,两张玉座被金色暖几隔开,上面置着点心,茶水。

    其后侍立着三位与刘管事一般装束的两中年一青年,再后便是四十余位紫衣修士,其后便是一众青衣修士,再后便是远远隔开的各路散修。

    西面的紫极阁与南面的太清上派,皆是如此阵列队伍。

    刘振林率领许易等人入得场中,许易等人各自按服饰归入不同阵营。

    刘振林独自上前,冲两位青袍青年一拱手,掌中托着那枚盛放了灵炮的须弥戒,禀告道:“启禀东方大人、徐大人,刘振林前来交令。”话语之间,明显中气不足。

    许易亦眼皮轻跳,才一入场,他便知道刘振林麻烦了。

    他此前宽慰刘振林之预测,此时却无一句应验。

    其余三位管事带来的队伍之多,远远超出了刘振林带回的队伍,光靠人数便知晓,其余三个区位,受到黑源人肆虐并不严重,说不定还有斩获。

    许易想不通,为何会出现这等差异。

    方脸的青袍中年,接过刘振林躬身递上的须弥戒,念头摄入,拍案而起:“刘振林,这便是你给徐某的交待?除了那枚灵炮,你竟连一枚黑源珠都不曾带回,你到底是怎生带的队伍,如此无能,我都替何仙君脸红。”

    刘振林眼角急跳,几次想要作色,皆强忍了下来。

    他当然知晓徐年是借题发挥,公报私仇,此人的靠山与他的主上向来不合,抓住机会,要自己好看,在正常不过。

    然而此事前情后意,他皆不占理,要想抗辩,也自无言。

    徐年眼角闪过一抹讥讽之色,冷声道,“赵搏,张杀,孙有望,你们各自报报,你们区位各自缴纳了多少源珠。”

    其余三名管事,皆报出个数字,少则三枚,多则五枚。

    虽然不多,却有斩获,两相映照,倒越发显得刘振林带队无方了。

    徐年猛一拍案,指着刘振林的鼻梁,喝骂道:“没有这个本事,就不要窜起来,你只有区区感魂境,倚仗何仙君的宠爱,便敢如此不知轻重、无法无天,你回头看看其余三个区位的负责人,有哪一位是感魂境?常言道,有多大饭量端多大碗,你没这个本事,就不要跳起来祸害仙门,传出去,我东华仙门便要因你而成为笑柄。”

    哗啦一下,刘振林忍耐到极限的心弦终于崩断,愤怒的岩浆冲破了他的天灵盖,他正要狂暴,却听一声道:“徐大人此言差矣!”

    正要火山喷发的刘振林,好似头颅陡然撞他了冰川,瞬间冷静。

    满场一片死寂,皆如见妖魔地朝紫衣阵营中的一人望去。

    刘振林死死盯着许易,心头的感激简直无以复加,若非此人出口,就凭他已崩溃的神经,必定当面与这姓徐的爆发冲突。

    如此,便彻底让这姓徐的贼子攥住了把柄,届时便连主上也无话可说,他受责罚事小,连累主上丢脸,百死莫赎。

    而许易的骤然插口,无异于将已坠出悬崖边的他拉了回来。

    庆幸未罢,他又抽紧了心弦,替这王千秋担忧起来。

    “东方兄,今天是什么日子,莫非是徐某出门不曾查看历法?”

    徐年负手而立,仰头望天。

    一旁安坐的东方拓微微一笑,并不搭话。

    徐年缓缓转过头来,盯着许易,露出一抹邪异的微笑,“今年的试弟子,果真有些意思,别的不学,学会了找死。”

    话音方落,左掌霍然击出,一道海碗粗细的冰霜毒龙,转瞬扑中许易。

    顿时,许易被击的狂飞出去,狂喷鲜血不绝,那冰霜恶龙散而后聚,再度朝他扑来,一连十击,方才消散。

    许易硬受了十击,一连喷出十口鲜血,瘫倒在地,周身遍布霜凝,皮肤表面,一道道宛若荧虫的紫寒青线不停游走,却是冰霜灵力已透过皮肤侵入了经络。

    许易连忙往口中塞入一瓶丹药,其中混着一枚青源珠,所受重伤快速的恢复着,只是形容依旧无比凄凉。

    他站起身来,缓步行到徐年身侧,抱拳道:“冒犯之处,还请徐大人见谅。”

    他假扮王千秋的时日虽短,但圆脸紫衫与方脸紫衫告知的,身为试弟子,应记住的禁忌他都记得分明。

    名为试弟子,其实不过比门内的役夫高一头,相比正式列入门墙的外门弟子,地位差了十万八千里,按门中可会意不可言明的规则,若试弟子冒犯外门弟子,轻则必受重责,重则可以当场击毙。

    适才,徐年对他出手,便是奔着要他性命去的。

    适才,徐年已然使计令刘振林步入暴走的边缘,眼见便要功成,帮助他那位靠山狠狠抓一下何仙君的把柄。

    无端杀出一条爬虫,将他妙手偶得的妙局彻底搅毁,他心中狂怒可想而知。

    怒火无法对刘振林喷发,自然要冲许易来了。

    徐年却未想到,他的这招冰龙术,正中这该死的爬虫,却没能要掉这爬虫的性命,让他颇为郁闷。

    只是众目睽睽,他自顾身份,已然对这爬虫出手一次,却不好再度出手。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