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三十五章 群嘲

三百三十五章 群嘲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徐年冷笑道:“他若有命去取,别说两枚,便要半数,某也与他,怕只怕某些人常在井底观天,不知天下之大,仗着有些许窍门小道,便以为能横扫天下。”

    东方拓道:“看来徐兄是答应了,好,王兄,这两枚源珠是你自己索取,若你真有办法将那八枚黑源珠取回,某必向陈仙君相请,记你特功一件。”

    东方拓话落,满场尽皆震骇,尤其是一众紫衣试弟子,瞪得眼泡险些鼓胀出来。

    他们当中既有新转为试弟子不久者,亦有已磨勘超过十转者,始终不得晋升,究其根源还不是因为积功不够。

    而传说中的特功,却能一步而迈过“勘摩十转,积功三件”的天堑。

    接下来,得功之试弟子只需通过内门弟子考核合格,便能一举转入外门弟子。

    然则,大功尚且难得,特功更是仅限于传说。

    今日若真叫这王千秋一举揽下特功,当成为八大仙门试弟子中的传奇人物。

    徐年亦大惊,高声道:“东方兄,此议不妥,况且你我也无权限如此许诺。”

    尽管他压根不认为许易有一举夺取八枚源珠的能力,但东方拓许下这等重诺,仍旧让他从心眼里不舒服。

    东方拓道:“当此非常之时,必许非常之功,徐兄无需多虑,某来请示成仙君。”

    当即,他催开一枚传讯珠,而传讯珠杳杳无声。

    东方拓自语道:“忘了,成仙君定是入了那地屹殿。”

    徐年一惊:“这么说,猜测属实,这地屹殿果然和这玄荒殿、黄极殿属于两个异位空间。”

    同界之内,传讯珠能在十万里内,轻松相互沟通。

    地屹殿和玄荒殿显然未相距十万里,不得沟通,只有此一种解释。

    当即,东方拓又催动法诀,不多时,传讯珠接通,这回他接通的是东华仙门论宫殿的一位长老。

    待言明此间情况,以及稍稍渲染紫极阁与太清上派之欺辱,那名长老便当场拍板,应允了东方拓之请。

    一个特功的赏格,就此许下。

    刘振林焦虑万分,苦于东方拓以界障珠笼罩全场,他根本无法传音,更不能小声提醒许易。

    毕竟,当此之时,共御外侮乃大势所趋。

    他不住以目示许易,奈何许易只冲他点头微笑。

    徐年冷哼一声,盯着许易道:“重宝巨赏,皆已合了你心意,现在我倒想听听你怎么把这大戏演完。”

    许易道:“还请东方大人收了界障珠。”

    东方拓并不相问,径直将界障珠收入须弥戒中,随即便收到许易传来的心念,

    东方拓微微一惊,深深看了许易一眼,阔步出得阵营,冲着紫极阁方向朗声道:“岳兄,不必紧着催,我这边已然商量好了。只是下面我东华仙门要出奇才,不知道你岳兄和唐兄,能否接得住。”

    岳子陵冷声笑道:“磨磨蹭蹭半晌,却又是斗嘴皮子,东方兄莫非是想一直拖下去?”

    太清上派阵营步出一名长髯青袍客道:“不会是你东方兄技穷,要玩些合纵连横的把戏吧?我唐川拭目以待。”

    东方拓微笑道:“唐兄可把某想得轻了,当此之时,我东华仙门若不拿出些真材实料,还真叫你给看轻了。也罢,后面的场子就交给本门的试弟子王千秋来应对,但看二位敢不敢接招。”

    唐川面现迟疑,正暗自盘算这东华仙门到底能折腾出怎样的幺蛾子。

    那厢的岳子陵已开口大包大揽道:“东方兄何必弄什么玄虚,不管你出什么招,只要划下道来,我紫极阁必定接下。”

    言罢,眼神若有若无地瞟了许易一眼,又暗暗祷告:“弟子不忠,有背于师门,可弟子也实在是被强贼所迫,逼不得已,列祖列宗在上,还请原谅弟子。”

    许易行出人群,朗声道:“一局一局的比来比去实在麻烦,不如这样吧,王某亲入场中,紫极阁与太清上派尽可随意派出试弟子,当然,紫极阁与太清上派的列位大人,谁愿下场,某也全盘接住。”

    “记住,王某不愿与你们这些臭鱼烂虾一对一耗下去,一局定胜负,不管你们来多少,王某都接了。倘若王某胜了,余下八枚源珠尽数归我东华仙门。怎么样,尔等可敢应战?”

    许易此言,简直开了群嘲。

    不仅紫极阁与太清上派嘘声、叫骂声震天,便连东华仙门众人也尽皆侧目。

    徐年亦忍不住连声唾骂:“荒唐、狂妄、不知死活!东方兄,你就看着姓王的如小丑一般,丢我东华仙门的脸?”

    数位管事亦怒喝不绝。

    刘振林急急冲许易传音道:“生死关头,王兄切勿弄险……”

    许易传音道:“振林先生放心,千秋自有计较。”

    便听他朗声喝道:“如何?尔等难道只会学那群鸦聒噪,不敢下场与王某一战?”

    已入战阵的紫衣秀士怒不可遏,长枪斜指,冷言道:“竖子,你要受死,便下场来,老子立时结果了你。”

    若论愤怒值,此间当属他最高。

    原本他挑战徐年,已是极为博眼球之事,为他博得了不少声望。

    可相比许易如此狂开群嘲,他适才的所谓挑战,已成了不入眼的小把戏。

    许易轻轻摆手,指着紫衣秀士道:“尔这颗头颅,且在尔项上暂寄。”

    话罢,许易继续叫阵道:“唐大人,岳大人,二位意下如何,可敢应战?”

    唐川满面赤紫,死死盯着许易,狠道:“见过骄狂的,却未见过你这等骄狂到了不知死活的地步。东方拓,徐年,你们到底弄的什么诡计?”

    事出反常,必然有异,唐川看不破其中虚实,当然不肯贸然吐出话把,让人来抓。

    岳子陵冷喝一声道:“狗贼,你既不知死活,本座便成全了你。”

    被逼无奈,他及时将话把,递给了许易。

    论及全场众人,他是唯一知晓许易并非大言不惭,而是真正有实力横扫全场之人。

    然身有把柄被许易拿捏,当此之时,他也唯有配合。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