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百三十九章 分宝之法(求月票)

四百三十九章 分宝之法(求月票)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徐年怒道:“狼子野心终于露出来了,你连外门弟子尚且不是,就敢无视仙君之令,说是胆大包天、罪大恶极也不为过。”

    许易微笑道:“徐大人切勿急着扣帽子,听王某把话说完。窃以为此次地屹殿之行,机会得来不易,我等赶去与成仙君汇合,纵有机缘,二位以为会轮得上我等吗?”

    徐年冷哼道:“你以为单独行动,有机缘就能轮得上你?且不说这地屹殿中处处凶险,真正的神殿传承,只掌握于三名内门弟子手中,不跟着仙君行走,漫说机缘,便是小命何时送掉都不知晓。”

    许易道:“这正是我要与二位大人讲的,区区不才,机缘巧合,得到些许这天神殿的传承笔记。”

    徐年与东方拓齐齐眉心一跳。

    随即,徐年斥道:“少胡言乱语,神殿传承笔记何等至关重要,怎会流落于你手?”

    许易也不搭话,送目四望,神念放出,三百余丈外的一朵七彩小花飘然落入他掌中。

    随即,他肌肤破开一道伤口,将小花花瓣揉碎轻轻敷在伤口之上,顿时伤口以肉眼可见地速度愈合。

    徐年与东方拓大惊,阳尊修士受伤之后能立即封住伤口并不为奇,此点凝液小辈便能做到。

    可要伤口快速愈合,必须要外敷内用药品。

    这王千秋的伤口恢复如此之快,很明显是那朵七彩小花的功劳。

    许易道:“此花名为七色花,有活血生肌之奇效。”

    徐年默然无言,眼见为实,让他如何还能怀疑许易所言有虚,顿时为之心动。

    东方拓面有踟蹰,他素来行事,皆以仙门利益为重。

    当此之时他虽心动,却仍旧下不了决心,撇开大部队,单独行动。

    许易再添一把火道:“适才,王某暂时离开,便是将身上一件神兵掩藏于一处秘地,借用此处之狂暴灵气,来蕴养神兵,二位若是有兴趣,亦可如此施为。”

    此番话却是实情,他适才离开,正是择一秘地将招魂幡埋藏于一处灵穴,布置了小阵,开始蕴养这招魂幡。

    而这番行为并非他突发奇想,正是得自何彬基交付的传承笔记与何家数代人研究的心得笔记。

    至于那蕴养招魂幡的阵法,同样亦是得自何彬基。

    此洪荒一角的灵气实在狂暴,人体虽难承受,但于神兵而言,却是难得的蕴养宝地。

    许易须弥戒中宝物虽多,除却磁芯珠,磁元珠,以及那缕真龙皇气外,能入他眼的神兵利器也不过一件招魂幡和一柄化形骨剑,便是那玲珑塔,在他心中也并无多重要,其余皆不足论。

    化形骨剑是他当下的主打神兵,须臾离开不得,而招魂幡太过显眼,轻易他不敢取出使用,正好借此宝地加以蕴养。

    当然,为避免奇宝有失,他同时置放一枚神隐珠,催开禁制,隐去了招魂幡的存在。

    否则,他又如何安心。

    却说许易话罢,徐年道:“本大人与东方大人可没你那般多的机缘宝物,不需要择地蕴养,你若真想与我二人联袂探秘,这传承笔记的内容是否该如实见告。”

    徐年并非无宝,只是不习惯重宝离身,倘若丢失,这笔买卖可大大的不划算。

    许易道:“徐大人若如是说,那王某只能是无话可说,如此便不耽误徐兄与东方兄,王某独自探宝便是。”

    徐年惊怒交集,冷声道:“你敢不遵仙令,特立独行?”

    许易道:“徐大人别忘了,某入这地屹殿,是凭本事挣来的机会。据我所知,仙门着令探秘天神殿的力量,乃是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多王某一个不多,王某既非内门弟子亦非外门弟子,自然不受仙门此令约束。二位若想寻成仙君等汇合,现在出行便是,某却要为何仙君拼一把机缘了。”

    徐年目瞪口呆,他早见识了许易的难缠,却未想到竟难缠至此。

    偏生这王千秋又字字句句卡在道理。人情上,抬出何仙君为后台,叫他无法反驳,只好扫一眼东方拓,说道:“东方兄,这个当口,你可不能不发话。”

    东方拓转视许易道:“王兄是真心邀请,还是相戏我与徐兄?若是真心邀请,某愿与王兄同行。”

    适才,他根本未关注徐年与许易的纠缠,而是专注于自己内心深处的纠结。

    纠结半晌,这会儿,他也终于做下决心。

    实在是仙缘难得,天降一个王千秋拥有神殿传承毕集,岂非是天意。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许易道:“王某怎敢戏言,只是徐大人对王某不够信任,东方大人愿意加入,再好也没有。”

    许易当然可以独行,但有东方拓和徐年的加入,自然更好。

    毕竟在这地屹殿中,各大势力,强者云集,他区区一个东华仙门试弟子,单枪匹马行于这地屹殿中,落在外人眼中,不斥于婴孩持金元宝行于闹市。

    一旦和旁人相遇,爆发冲突和杀戮,几乎是一定的。

    而有了东方拓和徐年同行,情况自然大大改观。

    何况,倘若此二人不同行,他日他回返东华仙门。

    他曾只身入地屹殿探宝之事,必然暴露,徐年决计不会为他隐瞒,说不得还会煽风点火,引发无数麻烦。

    徐年早已意动,见东方拓应下,顺水推舟道:“要同行也不是不可,但这宝物分配之事,需得说在前头,非是徐某小肚鸡肠,而是徐某见了太多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的人物。”

    许易道:“徐大人此言大善,某无异议。”

    东方拓道:“徐兄既提出此议,想来心中已有成算,不如道出来,大家一并参详。”

    徐年笑道:“成算不敢当,只有一孔之见,徐某是这么想的,咱们要遇到的情况,无非分作三种。一种是宝物恰好够分三份,以及宝物不足三份或宝物超过三份之数。”

    “宝物恰好够分三份或者是三份的倍数,那再好不过,你我三人平分便是;倘使宝物不够三份,某以为届时咱们便各凭本事,各取所得;而宝物若超出了三份,除却平分的那份,余下的依旧是各凭能耐,各取所得。不知二位以为徐某此议如何?”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