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百四十三章 抱死

四百四十三章 抱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徐年泼命一般遁逃,全力激发真元,催动护体光罩。

    剑齿虎一口吞下青源珠,赤红了眼睛,眼目中贪欲更盛,才吞过青源珠,奔势更不曾有丝毫停歇,一阵风冲徐年狂扑而来,动如电飚,顷刻便将徐年追上,口中玄煞闪出,瞬息将徐年的护体光罩绞作齑粉。

    “东方兄救我,东方兄救我。”

    徐年疾呼高呼,眼中已飙出泪来,浑然忘记了东方拓先前已救他一命,而在东方拓与剑齿虎狂战对垒,几要丧命之际,他却稳如泰山,恢复大半伤势后只顾着调理气息,坐观大戏。

    许易直看得摇头不止,他简直无法想象,似此等样人,怎生会被列入仙门门墙。

    不提其是人否仙资灵秀,单说其人心性,简直连世俗之中颇经风浪之人都大有不如。

    然则,许易不知道的是,仙门之中似徐年这等人物,在所多有。

    八大仙门传承悠远,极少开列门禁,门内人物都是代代相传,便连早先的仆役佣人之后人,亦有列入门墙之中者。

    此辈久在仙门,极少磨砺,纵活上数十上百载,修为高深,但心性未免不如。

    这徐年便是此类,他祖上本为仙门仆役出身,那仆役伺候得一位仙君满意,被特此赏下了一份仙缘,徐年才得以列入门墙。

    这徐年也知珍惜机缘得来不易,六十余年苦修,方有如今跨入阳尊之境。

    而他自觉修为大成,便可扬眉做人。

    兼之论及根脚,与仙门贴合极近,远胜许多外门弟子,便渐渐显露本性,露出骄狂来。

    及至如今,身处绝境,惊恐之下,越发显露本身心性修行不足。

    眼见徐年便要丧身,东方拓不顾还未恢复的伤势,强提一口气,飘腾至近前,挥手打出一道青色奇符。

    黑光一闪,泛金的金属风暴瞬间朝剑齿虎卷去,那剑齿虎狂啸一声,口中再度喷出玄煞,玄煞撞上那泛金的风暴,如滚汤泼雪,泛金风暴瞬间消融。

    奇符虽未建功,但终究为徐年营造了逃命时间。

    徐年得了空当,没命的催动身法,转瞬消失无踪。

    到口的美味不翼而飞,剑齿虎狂怒无极,巨大身躯狂飙而去,顷刻便已扑到东方拓身前。

    东方拓新伤未愈,元气大损,气海之中真元几乎荡然无存。

    剑齿虎势比奔雷,东方拓有心闪避,却哪里又避让得开,眼见便要被扑个正着,说时迟那时快,一张迅身符拍出,许易的身形如炮弹一般朝剑齿虎砸来。

    剑齿虎不避不让,蒲扇大的锋利虎爪探出,一击正中东方拓胸口。

    于此同时,许易的身躯也撞上了剑齿虎,巨大的冲击之力,将剑齿虎撞飞开数丈。吃痛之下,剑齿虎仰头嘶吼,裂石穿云,一转虎身,对准许易狂扑而来。

    许易惊骇至极。

    原来,适才他为救护东方拓,狂扑剑齿虎之际,便已将化形骨剑暗扣于掌中,化作一柄锋锐的短矛,借着迅身符的符力,他满以为那一击必定得手。

    却浑然未料到化形骨剑化作的短矛戳中剑齿虎的肉身却好似撞上了一块蒙了皮毛的铜墙铁壁上,漫说刺进那剑齿虎的身躯,重伤剑齿虎,竟连剑齿虎的丁点油皮都没擦下。

    此刻,那剑齿虎狂掠而来,为救急,许易也只有以化形骨剑继续应对,金芒射出,不再刺那剑齿虎的肉身,而是瞄准了那对虎目。

    他不信这剑齿虎连一双眼睛也修炼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步,金芒闪烁,势如急雨,于空中幻出道道虚影,屡屡穿刺,都在险而又险之际,被剑齿虎避开。

    许易大喜,他不怕没击中,就怕这剑齿虎毫无破绽。

    剑齿虎被金芒逼出了真火,一道厉啸后,连续喷出数道玄煞,于空中织出一道惨白的电网,正中金芒。

    金芒被电网劈中,顿时朝地面扎去。

    许易吃了一惊,神念放出,稍稍松一口气,那化形骨剑并未丝毫有损,心中暗呼侥幸,若非这化形骨剑亦随他于大越之界修行玄霆淬体诀时,淬炼了两年的雷霆之力。

    恐怕那剑齿虎一击,立时便要令这化形骨剑受损,庆幸才过,许易的心弦又陡然绷紧,他分明发现挨了那一击,他神念与化形骨剑的联系再没从前那般紧密无缺。

    他不敢再弄险,生怕失了这最佳的进攻利器。

    许大官人一痛惜起来,那真是舍命不舍财,拼一股子气,将玄霆淬体诀运转至极致,他干脆也化身野兽般,反冲那狂扑而来的剑齿虎对扑而去。

    一人一虎猛烈撞击在一处,地动山摇。

    剑齿虎暴怒,绝未想到,这卑微的爬虫,竟敢挑战他这一方王者,狂怒之余,展开了最凶残的攻击,誓要撕碎这卑微的爬虫。

    在剑齿虎的猛烈扑击下,许易的身躯陡然弯出一道长达近丈的弧度,扑击方过,弧度迅速恢复原形。

    许易双臂奋起千万斤力道,死死箍住剑齿虎脖梗,任凭剑齿虎抓咬撕扑,他死活不松开手。

    在剑齿虎的暴击下,许易的肉身简直化作一块烂泥巴,在剑齿虎的巨力摧折下,不断地变幻形状。

    许易的双臂却越箍越紧,甚至用上了早年间尚在锻体期时修行而早已弃之不用的霸力诀诀,双臂经络如缠蛇般根根绽起,扩张到足有寻常人手臂六七倍大小,散发出恐怖的力道。

    许易自忖,这番力道下,便是精钢也该被拗断了,可这剑齿虎的脖颈骨纹丝不动,只皮肉被自己越束越紧。

    渐渐,那剑齿虎嘶吼声衰微不少,却苦于始终无法摔下许易。

    狂躁到顶点的剑齿虎,扯着许易的身躯,于密林中狂飙激烈起来,沿途不知撞倒了不知多少生长了不知几千几万年的参天古木,虎躯上牛皮糖一般的许易,更是他撞击的重点。

    而许易的玄霆淬体诀,本就是对抗此类硬打击的,连磁芯珠巨爆都无惧,区区暴击猛撞,又能奈何?

    许易只锁死了心神,忘却了肉身,只坚固唯一信念:勒住这剑齿虎脖颈,死也不松手。

    撞过山林,扑过河流,抵塌了两座山峰,喷干了口中玄煞……

    终于,在一座坍倒的青埂峰脚下,剑齿虎躺在许易怀中,没有了声息。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