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百四十九章 出手

四百四十九章 出手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仙君正滔滔不绝,却被东方拓打断道:“宋仙君无须多言,我只问一句,宋仙君取此重宝到底是为了仙门,还是为了自己?”

    宋仙君面色剧变,眼中杀机迸现,绝未想到这有名的老实人,竟也敢明言讥讽自己。

    又听东方拓自顾自道:“倘是为了门派,宋仙君何苦与徐年做戏。若是为了自己,宋仙君却以仙门之名压我,以私利污仙门,实乃对仙门的不敬。”

    “何况此重宝乃是王千秋凭一己之力所得,他是紫衣试弟子,本不在入此地屹殿的名单之中,其人所得机缘和仙门无关,便是掌教大人在此,也无权要求王千秋交出自己这重宝。”

    徐年说得不错,东方拓固然有呆板固执的一面,但并不代表其人蠢笨,许易区区一句话便揭破了宋仙君的谎言,将徐年与之勾结的密谋大白于众。

    东方拓哪里还不知道宋仙君此来便是趁火打劫,顺手摘桃。

    他再是呆板,又如何会听宋仙君这义正言辞的假话,何况,所谓呆板,也不过是徐年这等所谓“聪明人”强加于他的。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竖子险误我大事。”

    宋仙君迁怒于徐年,指着他厉声喝道,喝声未落,毫无征兆,宋仙君出手了。

    但见他双掌一挥,方圆三十丈内,陡生炽热火海,只一瞬间便将东方拓与许易笼罩。

    炽烈的火焰,威力竟只稍逊炎爆符,唯一的区别,却是尚未形成域场。

    即便如此,火海方生,东方拓才用真元催动术法,衍生的护体光罩,便告消解,转瞬被火海吞噬,痛苦嘶嚎。

    许易衣衫尽燃,毛发顿没,打出一张迅身符,一把揽住痛苦嘶嚎的东方拓冲出火场。

    东方拓周身焦黑,受创极重,狂暴的火灵力在其周身胡乱窜行,许易赤身裸***发尽失,雪肉如练,片伤也无。

    他麻利地披上一件青衫,掰开东方拓嘴巴送入一枚青源珠和一瓶疗伤丹药,冷冷盯着徐年道:“真不知我与东方兄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竟引得你下如此这般狠手,似你这般的无耻之徒,若不魂飞魄散,天理何在?”

    话罢,又指着宋仙君道:“似你这般戕害同门,利欲熏心之辈,也敢妄自称神作仙。东方兄,我若送此二贼上路,你该不会怪罪于我吧。”

    东方拓伤势快速地恢复着。宋仙君适才攻击之际,他也并非全无防范,只是这点元仙君太过恐怖,一招一式皆有巨大威力,他的防御手段在宋仙君的强大攻击下脆弱如纸。

    若非许易营救及时,他立时便死在宋仙君的可怖攻击之下。

    闻得许易发问,他微合眼目,说道:“既已相残,便非同门,王兄自便。”

    “好一个王兄自便,我倒要看看,你这个紫衣蝼蚁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本事。”

    宋仙君被气出了真火。

    徐年也的确提醒过他,这紫衣贱役,颇有难测门道,可他身为堂堂仙君,难不成要去顾忌区区蝼蚁?

    而适才他一招击出,这紫衣蝼蚁竟只伤毛发,还在他的攻击场域中安然击出奇符,救走了东方拓,的确令他刮目相看。

    他很清楚自己那一击,根本不是点元以下蝼蚁能抗衡的。

    即便如此,蝼蚁也只能是蝼蚁,本质无可更改。

    却说,宋仙君话音方落,一道金芒直射徐年头颅,半空之中,一道银芒闪跃,和那金芒撞在一处,却是宋仙君早防备着许易,及时救下了徐年。

    原来徐年为自己盘算得颇为周密,他与宋仙君密谋,无异于合股做买卖,他当然知晓其中风险极大。

    故而,他也准备了反制措施,明确暗示宋仙君,若他回不去这天神殿,道纹剑齿的消息,必定会在东华仙门中扩散开来。

    却说金芒银芒碰在一处,宋仙君轻“咦”一声,继续催动银芒与金芒相抗,连续十余击,见金芒皆未在银芒的攻击之下,化作齑粉。

    他陡然改变阵势,银芒转速,陡然加快,一边防御着金芒的攻击,一边还能剥离空当,展开对许易的攻击。

    如此一来,双方运转金芒银芒的手段,高下立判。

    银芒侵若飙风,许易便不断御使射身诀,也快不过银芒,转瞬被银芒击中十余下,肉身却无痛无伤。

    宋仙君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这银芒秘宝祭炼多时,正为将来冲击神灵之宝而做的胚胎,先不曾灭掉那诡异金芒,后又攻不破这区区蝼蚁的肉身防御,此等局面他简直闻所未闻。

    宋仙君顿生焦躁,他不是没有抵定乾坤的底牌,而是认为在区区蝼蚁身上,花费如此代价实在不值。

    即使这只蝼蚁格外强壮,但在他眼中不得点元依旧是蝼蚁。

    就在宋仙君一边维持局面,一边思索破局之法的当口,许易一边运使金芒,忽的,神念裹着一瓶墨绿色汁液,朝徐年射去。

    徐年冷哼一声,一道水剑射出,击中瓷瓶,大量墨绿色汁液在许易神念控制下,如利箭齐发。

    徐年不知其中深浅,但已在许易凌厉的攻势下丧胆,不敢相持,仓皇而退。

    大蓬墨绿水剑射空,落于草木泥土之上,顿时草木焦枯,泥土赤褐,散发出刺鼻的腥臭味道。

    徐年暗道不过如此,冲宋仙君喊道:“狗贼技穷,只剩此拙技,仙君大人,全力灭杀此狗贼,某来收拾东方拓这愚货。”

    徐年话音方落,那刺鼻的气味又混入一股味道,越发古怪。

    他赶忙封闭气息与周身毛孔,打定主意不管这古怪味道有何玄虚,封闭起鼻息与毛孔便算是万全准备。

    不过数息,宋仙君也觉出不对,他神念分明探知许易掌中暗暗扣着数枚物什,且指尖破开血液,朝那数枚物什浸透。

    虽不明其物为何,他却暗暗戒备做好防御,与此同时,也终于下定决心,打算花费些代价终结眼下的尴尬局面。

    好在有道纹剑齿,和洪荒猛兽尸身,以及那金魂果的收获,相比之下,花费的代价便微不足道了。

    念头才至此,他神念已捕捉到地面有一庞然大物袭来,正疑惑间,那庞然大物竟已奔进三十里内。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