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百五十五章 许易倒了

四百五十五章 许易倒了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大阵方破,两名道人显出真容来。

    场间顿起巨大惊呼。

    “阴君、阳君!”

    “竟是他二位!”

    “大荒武宗好大的手笔!”

    来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高瘦的乃是阴君宋天放,矮胖的是阳君何树明,二人皆是大荒武宗赫赫有名的内门弟子,成名极早。

    二人一修水系真元,一修火系真元,水火相济,又同演法术,合力相击,威力绝伦。

    适才二人击出的水火双鱼道,便是最新合练的攻击法术。

    威力之大,不下于阵法。

    但举手抬足间便可攻出,论及便捷和临战适用,又远远胜过了绝大多数需要细细准备的阵法。

    却说,二人方一出手,便将太清上派布下的一剑化千阵,瞬息摧折,其可怖攻击力震骇人心,满场无不悚然。

    阴阳二君击破一剑化千大阵,更无丝毫停歇,朝着洞府飚射。

    连带着已停驻一旁静心调息的赤目道人,也瞬间启动,飚射而飞。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三人便要突入阵中,始终冷眼旁观的方仙君冷哼一声,掌中多出一枚铜钱大小的漆黑贝壳模样的物什。

    但见他双臂微微振动,丰沛的水灵力立时朝那铜钱大小的贝壳涌动。

    顿时,贝壳震颤起来,一声轻噗,一道淡蓝色的玄奥光墙笼罩全场。

    东方拓大喜,惊声道:“龙母古贝!有此奇宝相助,来再多人也便不怕了。”

    狂掠而来的阴阳二君与赤目道人齐齐色变,身形硬生生顿住,各自死死盯着方仙君,既不攻击,也不言语,心中皆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而那源源不绝赶来的其他修士中,有不识这龙母古贝厉害的,悍然发动攻击。

    数道能量光球击中那淡蓝色的光墙,蓝光如被搅动的水波,轻轻荡漾。

    才漾起一缕波纹,随即满空震荡,巨大的玄音直刺入灵台。

    光墙之外,不知有多少修士惊呼惨叫,齐齐呕出血来。

    唯独阴阳二君与赤目道人三人各自面色微红,神态自若,却也稍稍遁远。

    “也罢,苗兄,你我三人便静观方兄施展大才,看他是如何将此间宝物如数取走的。”

    阴君宋天放看着赤目道人,朗声说道。

    赤目道人眼中一亮,冲二人一抱拳,遁向一座远隔数里外的雪峰之颠,于峰顶盘膝打坐。

    宋天放的话启发了他。

    方仙君搬出的龙母古贝,实在是堪称镇守仙门一级的至宝。

    此等至宝的防御,根本不是人力所能破开的,然这乌龟壳再硬,他方仙君总有出壳的这一天,静静守株待兔便是。

    三名仙君退散,阵中四家齐齐舒口气,随即又紧张起来。

    破阵危急虽缓,而争宝之事,又已顶在眼前。

    偏偏那白气邪恶诡异,非人力所能及。

    一时间,蓝色光罩之内的方仙君等人,亦束手无策。

    便在这时,那轻轻弥漫的白气,陡然束成一股,朝其中一人击来,直从他鼻孔没入,扑通一声,那人兜头便倒。

    “薛兄,薛兄……”

    东方拓大扑过前去,连声惊呼,抢起拉人,连声摇晃,那人丝毫动静也无。

    东方拓又匆忙探出神念,已翻江倒海的心绪,才稍稍平宁一些。

    倒地之人,正是许易。

    在东方拓心中,他已将许易做了可堪与内门弟子并驾齐驱的超级强者。

    他简直难以置信,如此超级强者在那诡异白气一击之下,竟丧失了行动能力。

    与此同时,他也万分不解,缘何那白气会束成一股,恰恰攻击的是许易,难道仅仅是巧合?

    唯一令他稍稍放心的是,许易生命迹象完好,气血奔腾,并无衰微之兆。

    当下,他传心念与东华仙门众人道:“薛先生于我有救命之恩,此刻他遭逢危难,还望诸君与我一道,全力护卫于他,这既是请求,亦是命令,失礼之处,还望诸君多加担待。”

    言罢,他便静静护卫于许易身旁。

    许易此刻的情况诡异,既未深受重伤,又未衰衰将绝,东方拓亦不敢贸然喂食灵药,只能寄望于王千秋能挺过这一关。

    他坚信,这王千秋强者恒强,不至于陨落在这条小阴沟里。

    自始至终,东方拓皆未想起许易须弥戒中,尚有一只洪荒猛兽,一枚生就了道纹的剑齿,一瓶洪荒血脉,两枚引人发狂的紫光之宝。

    其心明明如月,皎若霜雪,竟无丝毫杂质。

    许易倒下的动静不小,引发的震动不大。

    毕竟,在外人眼中,许易不过区区一个外门弟子的客卿,寻常人物而已。

    更何况,当此关头,众人各自忧心如焚,皆苦思冥想着破局取宝,哪里有工夫惦念一个无关紧要之人。

    许易唯一倒下,对众人产生的唯一影响是,让众人意识到,这诡异白气有可能暴起伤人。

    一瞬间,围在洞府前的包围圈,陡然向外撤退不少。

    时间流逝,蓝光之内与蓝光之外,众人皆各自忧心。

    巧而又巧的是,两波人所为者,皆为同一事:“到来的人越来越多,越聚越众。内门弟子更增至五位,外门弟子与试弟子已达上百位之多,洞府内的宝物只有这区区数件,越多的人到来,便意味着分摊此宝物的风险急剧加剧,争斗的剧烈性也必定急速攀升。”

    同样忧心忡忡的还有许易,他人虽倒伏,状如昏睡,实则神思清明,心绪如海。

    在旁人看来,那诡异白气陡然击中他,乃是毫无征兆,瞬息发生。

    而作为当事人的许易,却万分清楚整个过程是如何演变而至如今的。

    彼时,异墙崩散,洞窟内衍发灵气风暴,风暴将熄,玉尸口鼻中出喷出淡淡白气,余家大长老领衔,众人皆朝洞府狂扑而去。

    结果那白气轻松将余大长老重伤,见此一幕,群雄束手,只敢将神念缓缓朝那白气探去,指望神念击头白气,成功将内里的宝物摘取。

    彼时,许易同样也激发了神念,和众人感受不同的是,当神念与白气发生接触后,许易灵台深处的神魂,并未生出狂暴的颤栗,而隐隐有生出一种牵扯——那白气分出一毫来,顺着他的神念攀扯而来。

    许易觉出异状,想要切断神念,岂料那一毫白气混在神念之中,竟如冷水浸绳,丝丝浸透,他想斩断也自不能。

    到得后来,冷水越浸越多,越发挣脱不得,最后那灵气由毫聚缕,由缕聚束,顺着他神念,朝他鼻孔中直射而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