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百八十一章 偶然必然

四百八十一章 偶然必然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便在这时,夏子陌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前。

    饶是许易明知此乃幻境,瞬息之间,心神还是失守了。

    心神才一失守,许易便彻底陷入了心魔幻境中。

    意识小人儿的眼眸立时失去了清明,和夏子陌的过往种种,清晰映照在脑海中。

    他紧紧拽着夏子陌,饱含深情地望着夏子陌,还未开口,心中已堆积了千言万语。

    夏子陌冲他凄婉一笑,“许易,你我人妖殊途,今生注定无缘,与其总是与你别离,我想与你于幽冥长相厮守,你可愿意。”说罢,掌中一翻,两只透明瓶子显现,瓶中噬心虫清晰可见。

    许易双目迷茫,呆滞地点点头,接过夏子陌递来的噬心虫瓶,毫不犹豫,拍开封皮,张口便将那噬心虫吞下。

    砰的一下,那噬心虫瓶砸落在地,摔得粉碎。

    夏子陌凄绝一笑,亦将那噬心虫吞下,摔碎了噬心虫瓶。

    转瞬,许易和夏子陌的身躯,便开始溃烂破碎。

    眼见已然肠穿肚烂,七窍流血,忽的,许易胸前陡然迸现一道金色闪电印记,闪电印记不停散发着夺目光芒。

    他那重伤残破的身躯,又开始缓缓凝聚,不多时,便即恢复如初。

    身躯才复原,噬心虫的威力又开始发动,他的身躯再度开始破碎溃烂,然破碎溃烂到极限,那金色闪电印记又再度显现。

    然这种不断的修复和毁损,却让许易惊惧已极。

    夏子陌早已化作一滩脓水,而他竟求死不能,倘若如此,夏子陌死后,岂不孤单,自己这般难生难死的活着,却比死了还可怕。

    巨大的惊恐,让他忍不住高声呼喊起来。

    呼喊的喉咙都嘶哑了,却什么也改变不了。

    他的身躯不断地复原溃烂,溃烂复原。

    这般的循环往复,终于催出一股浓烈到极致的哀伤,取代了已麻木的绝望。

    那哀伤之意一起,竟绵延不绝,顿时眼前亦幻亦真的世界,开始崩塌碎裂。

    许易灵台中的真灵圈,光芒大作,攸的一下,他恢复了神智。

    随即他的意识小人,穿过一层朦胧的光圈,又进入了另一道广袤天地。

    终于,他成功突破了心魔幻境。

    说来,许易成功突破心魔幻境,有几分巧合,亦是必然。

    说巧合,乃是许易不经意沉浸入了至哀之意。

    而破灭心魔最重要便是抱元守一,心念纯净到极致说来简单,便是大能修士也根本无法轻松做到,往往渡劫之时便有大能修士命丧于心魔之下。

    此刻许易心神沉浸入至哀之意,除却哀伤,便再无杂念,心念纯净至极,顿时,心魔失去了入侵的端口,便自动湮灭。

    说必然,只因许易神魂韧度,太过恐怖。

    适才心魔幻境之中,衍生的炎火之狱,以及冰霜风暴,看似每每要将他意识小人灭杀,却总在一线之机消退。

    实际上,却是许易的神魂之强,天下罕见,便是心魔数次得手,却始终无法灭尽许易神魂。

    故而,灭杀不掉,许易脱出心魔幻境,乃是必然。

    将意识沉浸入至哀之意,破开心魔幻境,便是偶然,也是这必然中的偶然。

    许易的意识小人才脱出心魔幻境,他的本体便停止了剧烈震颤,面色也渐渐回复平宁。

    此一幕入眼,一众静等着许易崩溃的修士心头,皆浮起难以言喻的滋味。

    紫袍老者向三圣子传心念道:“若非圣子在此,此人必不得活,似这般木秀于林还不知收敛者,只在此间,想取他性命者便不知凡几。”

    紫袍老者言外之意,正是因为三圣子先前刻意营造的大一统和谐局面,让场间众人皆心有所恃,不敢妄动。

    否则,值此当口,有的是人想要减除修行路上的潜在威胁。

    三圣子传心念道:“此人的确矫矫不群,奈何心术太差,见小利而忘义,此辈纵有天赋,又有何惧?”

    紫袍老者怔怔许久,才将已经浮起的念头按了下来,应承道:“殿下所言极是。”

    心中却又做另一番念想:“怕只怕此人是假莽撞,真奸诈。倘使这人早就看透了三圣子的用心,如此做法,岂非有恃无恐。更何况,此人分明是服用了变机丹,所谓不知收敛,得罪人众,也不过是个假面得罪人。如此一来,这人岂能用莽夫来定义。”

    然此话他终究不愿再与三圣子讲述,归根结底,现在讲来又有何益?

    难不成他真能支使哪家的路庭势力,出手灭杀了这青衣妖孽。

    那样便彻底破坏了三圣子好容易营造出的完美局面,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却说紫袍老者话音方落,一股哀伤之意在心头弥漫开来。

    他猛地抬头看去,入目却见众人皆在互以目视。

    显然,这股哀伤之意,并非只有他感受到了。

    顿时,乱声四起。

    “至哀之意,难怪!”

    “这人分明将至哀之意,修炼到了真意侵神的地步!”

    “有道是意境好求,熔炼最难!”

    “熔连虽难,但要修行到真意侵神的地步,却是难上加难。”

    “此人到底是何身份,如此妖孽必非籍籍无名。”

    “…………”

    众声纷起,最后皆在讨论许易的身份,而王姚心如明镜。

    至哀之意,才在他心头浮现,他便认出许易来了,准确的说是认出王千秋来了。

    立时,他便在许易周遭扫描,哪里有那玉尸的影子。

    他确信许易是断然无法将那玉尸收入须弥戒的,既然无法将玉尸收入须弥戒中,也不可能胡乱丢弃。

    念头一转,王姚认定了许易是将那玉尸掩藏在一处隐秘之地,或许还布有阵法掩藏那玉尸的踪迹。

    顿时,他强行压下了心头涌动的杀意,打定主意,只待此间事了,便尾随许易去取那玉尸,届时搂草打兔子,两全其美。

    当然,他放弃动手的打算,除却利益方面的考量,也有风险上的盘算。

    毕竟圣庭三圣子有言在先,众人皆可安然贴图,他来作保,无虞谁人出手。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