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七章 灭顶之灾

第七章 灭顶之灾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天魂符何等珍贵,若是上拍,往往能拍出千万灵石。

    春合盟穷极数十年之力,也不过曾搜集到一张,而为了组织一场盛大的拍会,此张天魂符更被用作压轴之宝。

    自此而后数十年,春合盟都再未搜集到一张天魂符。

    无有天魂符,阴尊之境,便是包括他父亲在内的江家一众强者,所能触及的修行之路的顶峰。

    江玉郎自问天资过人,十年之内有望跨入阴尊顶峰,可要想再进一步,只有搜山穷海,寻觅机缘。

    而如今,梅家小姐竟将这天大机缘献于身前,岂非天赐之缘。

    至于梅家小姐是否说谎,他根本想也未想,他相信只要不是脑子坏掉了,就不会开如此天大玩笑。

    才压下心头的狂喜,江玉郎便迫不及待开口道:“胜负已判,高下已明,又何必再做评点。”

    言罢,冷冷盯着文家小姐道:“念在你乃是女流之辈,今日又是我父华寿,出此奇丑,便不计你过,速速退下。”

    话至此处,江玉郎又冲梅小姐躬身一礼,诚恳道:“小姐画作不凡,可否赠予江某?江某必作珍爱之物保存。”

    此番话出,顿时化作无数寒冰凝聚的利箭,瞬间将文小姐一颗已千疮百孔的心房,射成无数碎片。

    适才,画作遭污,文小姐一颗心已绝望到了极点。

    场间的每一道声音,每一道眼光,都让她恨不能寻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她紧紧捏住笼在宽大袖口的双手,指甲深深撺进肉里,却未觉丝毫的痛感。

    她死死咬住牙关,通红的双目蓄满了泪水。

    之前,她心中还存着最后一点侥幸:江郎知我,定能明晰究竟,不会见责于我,我先前展现的画艺,他当能看得出来。

    故而,当红衣女郎要江玉郎作评之际,文小姐那颗哀哀将绝的心便高高吊起,像似在等待命运的判决。

    可她万万没想到,她心中温良如玉,视作挚爱的玉郎,竟会吐出如此无情之语。

    她只觉自己的精神殿堂在一寸寸崩塌,她终于支撑不住,身子一软,便要倒下,一道身影撞进场中,稳稳将她托住,赫然正是文家大公子。

    文家兄妹一卵双生,自幼相伴,感情甚笃。

    文家大公子早知胞妹心意,这才不惜耗费重金买通了华服中年,为自家胞妹一展画才创下了机会。

    然而,事到如今,他哪里还看不出深浅。

    自一开始,人家根本就未将他文家放在眼里。

    那华服中年与其说收钱办事,不如说顺水推舟,想看他文家人如何丢丑。

    见得胞妹成了这般模样,文家大公子心头狂恨如海。

    然他到底知晓轻重,一把托住文小姐,便要离开。

    便在这时,一声传来,“好热闹啊,大家都在围看什么,老夫也来凑个热闹可好。”

    声音方落,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见礼声,却是江家家主江庭玉到了。

    文家大公子心如擂鼓,他分明瞧见自家父亲正和数人,伴着一身黑服的江庭玉,快步朝这边行来。

    “中道兄,久闻你家的女公子精善画道,今日老夫寿辰,能得她一幅画也是意外之喜,看此间的轰动,想必你家的女公子定作出了稀世之作。”

    江庭玉高声笑道。

    文中道心怀大慰,谦声连连,他可不似自家的那一对儿女简单,他很清楚要想与江家联姻,难如登天。

    当然,自家的佳女若能在如此盛会上扬名,他当乐见其成。

    不多时,江家家主引领着文中道等人行至场中,甫一照面,江家家主与文中道皆呆住了。

    文中道惊诧莫名,见得一子一女如此窘状,再一瞧场中两幅画作,其中一幅沾染墨渍,已经作废,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江家家主狠狠瞪了华服中年一眼,怪他没维持好局面,弄出这等丑事。

    他江某人面上又何曾有光?

    华服中年微微一笑,冲他使个眼神,传音道:“姐夫,你切勿动怒,真有万千之喜,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随即,便将前因后果一一道出,连带着梅家小姐肯舍出一枚天魂符作嫁妆之事也一并告知。

    此事他才从江玉郎处追问得知,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外甥的脾性,能让他不顾颜面,必定有异,一问才知有如此天大喜事。

    “天魂符”三字才入耳来,江家家主心头的愤懑不翼而飞,强压住激荡的心神,传音道:“照你的意思,这梅家小姐是故意要这文家小姐出丑,看来此女其性善妒,也好,善妒便是护夫。”

    “玉郎得她为道侣也不算亏。关键是有一枚珍贵的天魂符,好好好,今日老夫拼着落些脸面也要为梅小姐推波助澜一把。”

    传音罢,便见他大手轻招,文小姐的那幅画作便落入他手。

    便见他连连冷笑,指着那画作,朗声道:“寿星公脸上涂墨,真真是好意头。文中道,看来你对江某的不满,是由来已久啊,否则也不用憋到今天,来给老夫难堪,好好,好得很!”

    文中道如遭雷击,慌忙拜倒:“盟主息怒,中道纵是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生此狂悖之念,何况盟主有深恩于中道,中道怎会恩将仇报”

    言罢,瞪着文小姐怒道,“蠢物,还不向盟主请罪!”

    他心中纳罕至极,他深知江庭玉的为人,绝不会因此小事而动雷霆之怒,何况今天是他的大日子,为此小事,大动肝火实不必要。

    局面不断翻转,巨大的打击,几要令她精神错乱,她宛若木头人一般,直挺挺跪倒。

    江庭玉面露厌恶之色:“此等贱妇之礼,我如何敢受?行了,你父女二人也不必在此间现眼,速速离开,春合盟今后也没你文中道这号人物。”

    轰!

    文中道只觉头颅要被炸开了!

    文家大公子也惊呆了,先前的局面虽已崩坏,至不过他文家大大丢人,却没想到竟攸关文家的生死存亡。

    文家小姐又悔又痛,悔的是自己有眼无珠,错看了江玉郎,痛的是因一己之私,而致整个家族遭此灭顶之灾。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