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九章 接二连三

第九章 接二连三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便在这时,有一道声高喊道,“掌纪司赵副司座,率列位大人到贺!”

    张主事微微一笑,“江兄,赵大人有多久不曾出外了,这次可是舍出天大的面子,我等速速迎接吧。”

    “啊,好好,当迎当迎。”

    江庭玉急道,他心中已是一片乱麻。

    他完全看不懂眼前的局面了,心中也越来越慌乱,这种脱出掌控的感觉,真真不好。

    说是“当迎”,却还是没迎上,面如怒狮的赵副司座来势极迅,转瞬入得场中,身后跟了十数名二级,三级星吏。

    赵副司座一眼找准了文小姐,怒狮一样的脸上堆出和煦的微笑,远远一抱拳,“文小姐光降,赵某来迟,赎罪赎罪,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话罢,赵副司座一挥手,十数名二级星吏掌中皆现出一个玉盒,或大或小,玉盒齐齐展开,顿时洒出一片光华。

    千年海极玉墨,用来临画,自生水汽,乃是一等一的画匠奇珍;

    蚩心沁,极寒之地的蚩妖身死,心血凝聚千载,方得指甲大一团,此物吹气成云,凝空成形,乃是天下绝品的临书作画的神物;

    苏寿笔,东一砚……

    十余个玉盒中,盛放的皆是旷世文墨佳品,即便不是修行之物,若撞上醉心文道的修士,这些奇宝,皆是无价。

    震惊,瞬息聚成风暴,席卷全场。

    “策儿,我不是在做梦吧。”

    文中道死死抓住文家大公子的手臂,眼中已没了定星。

    “不,不……是,是……”

    文家大公子激动得语无伦次。

    红衣女郎死死盯着文小姐,传音一句句地发出,快要将同文小姐有过交集的几位春合盟分会首脑的贵子贵女们逼疯了。

    梅小姐死死拽住江玉郎的衣袖,阴声道,“江郎你的身体好像在颤抖,莫非江郎你后悔了,现在还来得及。”

    江玉郎雕塑一般的俊面轻轻扯动,“梅小姐多虑了,江某不是瞻前顾后之辈。”

    然他心头的震撼,却怎么也压不下去,耳畔中如潮水灌来的江庭玉的指令,让他为难到了极点。

    江庭玉反悔了,激动得快要昏厥的华服中年,已将连珠一般的传音,送入他耳来。

    他知晓了,文家大公子曾买通华服中年,为文小姐营造一个一展才艺的平台。

    他何等老谋深算,根本不须华服中年提醒,转瞬,便明白了文小姐是中意江玉郎,而且到了相当的程度。

    否则这么个脸薄的女郎,绝不会大胆到要在人间显露画技,可以想象文家小姐鼓足了多大勇气。

    一念至此,江庭玉哪里还顾得上梅小姐,至于天魂符他也宁肯不要了。

    混迹上流社会,他远比常人清楚赵副司座这帮人到底有着怎样的可怖能量。

    单看赵副司座对文小姐的尊重程度,分明是文小姐背后,戳着一尊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弄不好便是哪一院的长老。

    他不敢奢望能结交上这等人物,哪怕只是和赵副司座攀扯点关系,就够他受用不尽了。

    届时,春合盟的势力能轻而易举地扶摇直上,届时,还会缺天魂符么?

    此刻,江庭玉强压住心头几要沸腾的心海,不住传音威逼江玉郎,想办法哄好文小姐。

    奈何江玉郎习惯了翩翩佳公子的风范,先前,为拉拢梅小姐,他已罕见地不顾形象,斥责了文小姐。

    若是再见风扯帆,调转风向,他不敢想象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形象,会遭到怎样的毁坏。

    他心中已开始忍不住地责怪他父亲没远见了,根本不知道他江玉郎受追捧,到底是因为什么。

    感魂期修为么?满金狮城不要太多!

    若是他江玉郎的纯良君子形象毁尽,又有谁会青睐于他?

    “怎么,小姐瞧不入眼?”

    赵副司座含笑看着文小姐道,“实在是收到小姐驾临的消息,太过匆忙,没来得及准备,还请小姐千万勿怪。”

    赵副司座话音方落,负责接引的红面中年屁股犹如冒火一般,踉跄冲到江庭玉身前,仓皇喊道,“夏长老到了,夏长老到了,家主,夏长老他老人家到了。”

    轰!

    场中众人无不热血沸腾,接二连三的震撼,滚滚不绝,场面一沸再沸。

    无数道灼热的目光,死死朝文小姐看去,实在想不通这位文小姐到底是何人物。

    更有那心怀叵测之辈,看到了作乱的希望,场上风急浪涌,场下暗流渐起。

    夏长老罕有露面,除了赵副司座,场中几乎无人见过其真容,是个面目冷酷的老者形象。

    他到来的阵势最小,只有一名眼目凌厉的中年随行,看面目竟何梅小姐有三分连相。

    “父亲。”

    梅小姐牵着江玉郎,快步迎上眼目凌厉中年,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先前文小姐掀起的阵势,给了她极大的压力。

    这下好了,自己父亲到了,还请动了夏长老,便是天踏了也不怕了。

    梅副院使冷冷扫了梅小姐一眼,斥道,“没规矩,还不向长老见礼!”

    夏长老大袖一挥,才要见礼的文小姐并江玉郎,全被卷到了两边。

    江庭玉才迎上来,夏长老不耐烦地一瞪眼,江庭玉只觉脊梁骨一寒,不由自主地让开了道路,一颗不住在腔子里跳动的心脏,激荡得快要炸裂了。

    夏长老扫了赵副司座一眼,宛若枭啼一般地道,“你们倒是腿快。”

    赵副司座,张主事等人,皆躬身见礼。

    夏长老挥挥手,“别烦我,哪位是文小姐,过来一见吧。”

    文小姐快步上前,冲夏长老福了一礼。

    此刻,身处风暴中心的她,反倒最为镇定。

    实在是这一瞬间,经历的大悲大喜,实在太频繁了,心历千波,已如磐石。

    她不去想这一切都是怎么演化的,她只将这当作上天听到了她绝望中的祷告,特地赐下的。

    她心安神宁,坐视着局势的发展,静静地等待。

    夏长老哈哈一笑,“果然文质彬彬,沉稳不凡,有大家气象。只是可惜,武道上了弱了些。不知你有无兴趣拜在我门下,旁的不敢说,十年之内,送你入感魂境,老夫还是能保证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