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第十章 引爆

第十章 引爆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噗通,噗通……

    当场便有数人跌坐在地。

    夏长老到来,谁都猜到,多半又是为了文小姐。

    可谁也没猜到,在这淮东府,隐在云霄,宛若神尊的大人物,到来之后,竟吐出这么一句话。

    这文小姐到底是何身份,总不会是府主流落在民间的亲生女吧。

    梅小姐一下子咬破了嘴唇,华服中年揉破了扇子,红衣女郎干脆就隐到了人群最后。

    文家父子相拥而泣。

    江庭玉陡然化身碎嘴婆娘,不住地冲文中道传音,作着各种各样的承诺。

    这回,文中道却闷死了不应声。

    跪久了,突然发现不必跪了,当然觉得还是站着最舒服。

    “怎么,小姐不愿!”

    夏长老微笑道。

    “大胆,长老问话,你敢不答。”

    梅副院使作色道。

    此刻,他心头是又怒又惧。

    原来,早有想巴结他的,传音将此间情势汇报给了她。

    在听说了自家女儿,和文家小姐的纠葛后,他气得恨不得当场就对文小姐甩出耳光。

    他到底久经风浪,很清楚这样做,改变不了什么。

    当务之急,是消解夏长老对这位文小姐的好感。

    当然,他并不清楚是什么原因,让素来孤僻阴鸷的夏长老,对文小姐如此礼遇。

    他清楚的是夏长老的脾性,既冷傲又偏激,趁此良机,他只需因势利导,毁掉夏长老对文小姐的好感,便能轻松化解全部灾难。

    啪!

    一声脆响,响彻大厅。

    夏长老一耳光将梅副院使抽飞,梅副院使才跌落在地,一弹身折回近前,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连连叩首,“属下该死,属下死罪……”

    平素威风八面的梅副院使,在夏长老面前,直如尘埃无异。

    夏长老看也不看梅副院使,“怎么,信不过夏某的本事?也对,夏某久不在江湖,知我者不多,便叫你知晓,夏某三年前已修得真灵圈大圆满,距离阳尊不过一步之遥。”

    夏长老话罢,梅副院使低垂的头险些噗通一下,重重磕在地上。

    他惊呆了。

    旁人不知晓夏长老的脾性,他却太清楚了。

    夏长老为人向来崖岸自高,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软话,还是对一个黄毛丫头。

    在他看来,夏长老此刻简直就像街市上自卖自夸的商贩,似在求着文家小姐拜入他门下。

    “长老如此格外青眼,鄙侄女喜不自胜,哪有不允之礼。”

    江庭玉冲夏长老深深一躬,截住了话头。

    此刻,他的心情终于平复,不,情绪完全高涨,再无先前的患得患失。

    只因他终于说服了自认高洁的江玉郎,他自信只要江玉郎吐口,文小姐立时就是自家儿媳。

    届时,这天大荣耀,都是江家的了。

    江庭玉话音方落,负责接引的红面中年又来了,这回他干脆就化作了一枚炮弹,射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嚷嚷道,“主上,摆,摆香案,开龙…………”

    满场一片哗然,江庭玉打个激灵,愣在当场,摆香案,开龙门,除非是府主亲至。

    他正惊疑间,一道温暖的声音传入,“不必张扬,在下此来,非为公事。”

    伴随着话音,一位眉目清朗的明黄袍公子,跨入厅来,并不见他大步,一步却跨出数丈,转瞬,便到得近前。

    “三公子。”

    赵副司座脱口喊出,抱拳行礼。

    明黄袍公子冲赵副司座回了一礼,又冲夏长老抱拳行礼,“没想到长老亦在此间,幸会!”

    夏长老挤出个难看的微笑,“不知公子到此,是代表府主,还是……”

    “不敢瞒长老,正是代表家父。”

    明黄袍公子道。

    轰!

    此话一出,明黄袍公子身份已然明了,乃是府主嫡亲的三子,亦是传说中的淮东府年轻一代第一人。

    府主三公子亲至,还言明是代表府主,一瞬间,所有的视线,再度朝文小姐身上汇聚,一道道灼热的眼神,几要将文小姐引燃。

    果然,顷刻,三公子的眼神锁定了文小姐,微笑道,“想来这位便是文小姐当面了,家父听闻文小姐画技超凡,特派鄙人前来求取文小姐一件画作,好悬挂于乐天堂中,不知小姐可否赐予墨宝。”

    夏长老身形微震,赵副司座干脆后退一步,二人对视一眼,眼中俱是浓浓的震惊。

    他们接到消息的渠道不同,但相同的是,都务必要亲近文小姐。

    而传消息与他们之人,都是身份尊贵之辈,故而,夏长老与赵副司座各自从宽地预料了文小姐的身份,小心地加以应对。

    三公子到来,已经让二人震惊了,待此刻三公子求画,他二人完全摸不着门道了。

    府主何等身份,他向谁求画,已是天大面子。

    三公子竟当众直言,府主求画,是为挂在乐天堂。

    旁人不知乐天堂,他二人怎会不知,那乐天堂乃是府主清修的洞府。

    这已经不是府主给面子了,而是府主红果果地在直接示好。

    “文小姐背后到底站着的是谁!”

    一时间,这个已在诸人脑海中盘旋许久的问题,再度让场中无数人费尽思量。

    文小姐道,“我的画作,难登大雅之堂,公子既然要,我当然会给。不过此间恐怕不行了,我和父亲、兄长,已被此间主人驱赶离开,拖到现在,已嫌太长了。”

    文小姐天性纯善,并非记仇之人,然今番她的内心从绝望到绝望,来回数遭,心底最冰冷的地方都被撕开了,短短一炷香的工夫,她好似走了一遭轮回。

    文小姐话音方落,满场轰然,谁都知道憋了太久的大戏,终于要走向高潮了。

    先前文家三人所受的折辱,场中众人皆亲见。

    原本,文小姐得势,憋着劲儿要看好戏之人非少。

    奈何江庭玉老谋深算,长袖善舞,自说自话,重新将他口中的“贱妇”化作了“鄙侄女”,而文中道并未否认。

    有好事者正暗叫可惜。

    却没想到,纤纤弱质的文小姐,竟不动声色地引爆了这积蓄许久的风暴。

    江庭玉魂飞天外,一惊之下,竟打了个踉跄,险些摔倒。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