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十七章 祸来

三十七章 祸来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没想到这位号称功法大家的白长老,于数论一道的天赋,竟是如此有限。

    彼时,他教授雪紫寒不过数个时辰,雪紫寒便能领略其中关窍。

    又演练两个时辰,便能将归元步催动的如臂使指。

    偏生这位白长老似乎天生就缺了这根数术的弦。

    往往一个要点,许易要反复讲述十余遍他才能开豁。

    而每每一惑开解,白长老便喜得抓耳挠腮,上窜下跳。

    一篇归元步的法诀,许易直从上午讲至黄昏,其间才喝一口水,又被那白长老催着开讲。

    便又从黄昏,再至第二日正午,终于将归元步的最后一个要点讲罢。

    白长老兴奋得满脸通红,不见丝毫的倦怠,小心地收起所有的文稿,指着许易道,“你小子脑筋不错,连这等七弯八绕的东西,都能理得如此清晰。一圆之内,方寸之间,大妙!”

    “照老子说,这世上的功法,能一眼看到趋近大道的,便是这以数论为基的功法。行了,这篇归元步,我还要仔细回味,把所有的点再串起来想一想,若有疑问再寻你小子。”

    说着,抛出一枚传信珠和一块玉牌。

    许易大喜,他口干舌燥,劳心费神,为的可不就是与这位白长老搭上线。

    见得这传讯珠和玉牌凭证,他只觉这一夜的辛苦全值了。

    然而,许易绝没想到真正的大礼包随后又到。

    白长老竟又取出那绿色玉盒,将许易的信符贴靠其上,但听连续八道轻吟后,白长老将信符抛还给许易,漫不经心地道,“还有一本册子,老子也看了,那藏锋式玄妙恐怕不在这归元步之下,改日你在与老子细细分说。”

    “两本功法册子,每本四个贡献点,已是历年来最高,当然也是老子权力的极限,若按老子的心意,纵给你一百个贡献点又有何妨?奉劝你小子一句,数术之妙趋近大道,修行之余,当勤加钻研。当然若有所得,老子可与你参讨参讨。”

    九枚贡献点,虽然不能满足许易愿望,可再见了先前两名外门弟子的情状,他已经不能再满意了。

    他冲白长老微微一躬道,“前辈有命,晚辈怎敢推辞,适才与前辈研讨功法,晚辈同样所获颇多,今后当勤来讨教,只盼前辈不要厌烦就好。”

    白长老瞪着他道,“有数术之妙阐发,你来,老子当然不厌烦。若是学那些兔崽子想搞歪门邪道讨好于我,老子是才懒得搭理你,行了行了。你速速退下,老子还要好生钻研钻研这归元步呢。”

    许易郑重朝白长老一抱拳,身影转瞬消失不见,地上却多了数个五斤装的青花瓷坛。

    瓷坛才落地,白长老便喝骂道,“才说了老子生平最烦你们这些搞歪门邪……”

    忽的,鼻头一阵翼动,他抄起一个青花瓷坛,拍开封皮,立时,浓郁的酒香在店内弥漫开来。

    秦长老摄过酒水,饮了一口,满脸的雪白须发瞬间开张,忍不住道,“好酒,真他娘的好酒……”

    连声赞罢,又骂,“那帮兔崽子就知道他妈的送些灵丹、宝药,老子就等着躺进棺材的人了,要那些狗屁玩意作何用,陪葬不成。还是这小子真他m的贼精,不对,他是怎的知道老子喜好此道。”

    “这些年来老子偷偷喝酒,老子偷偷在这功法楼内喝酒,可是有意避着执法殿的那些混账,免得姓苏的老小子又借故找茬。这执法殿的那些混账都未听见风声,那贼小子是怎么知道的。不行。老子得问问他,千万别露了马脚,一旦让姓苏的老小子抓住小辫子,少不得耳根子又得生烦……

    当下,白长老取出传讯珠,催开禁制,喝问出声,不过数息,许易那边便有了回音。

    未多时,白长老收了传讯珠,抬起左手,凝视着袖口。

    袖口上正有一滩浅黄干结的痕迹,分明是多年的酒渍深结而成,若非观察细致,平时注重细节,如何会发现这等瑕疵。

    “就是这点瑕疵,就让这小子得了准信。嘿,论头脑,姓苏的老小子,若有这小子一成的头脑,这功法楼,老子怕是早待不住了。”

    怔怔半晌,白长老忍不住跳脚骂道,“好一个贼精,老子看这东华仙门从此就要多事。”

    许易才踏出功法楼,神念便探查到刘振林的身影,赶忙奔行过去,绕出一片矮楼,果见赏光殿西侧的悠然亭中,刘振林正站起身来远远冲他招手。

    一个晃身,许易跨入亭中。

    刘振林满面欢喜,道,“早知道你老弟不是池中之物,却未想到连性格最古怪的白长老,你老弟都有办法淌平,真是能者恒能,奇者恒奇。”

    许易连连摆手,道,“不过是一篇粗浅功法,正搔到白长老的痒处,与他探讨了些时候,算不得什么,只是老哥你何必还在此,你我兄弟,何须如此。”

    刘振林摆摆手,道,“何仙君闭关,我又闲云野鹤惯了,闲着也是闲着,在此间候一候老弟你,又有何妨?”

    两人正说话间,两道身影飞速朝此间靠近,许易面色微变,睹见来人,竟是他昨日在功法楼中撞见的两名外门弟子。

    刘振林赶忙站起身来,冲二人行礼,许易心知来者不善,却也不愿在礼节上,让这二人抓住把柄,亦随刘振林向二人行礼。

    壮硕青年与英俊青年的视线,始终盯在许易身上,如久饿的猛兽盯住了肥美的猎物一般。

    二人联袂跨入亭中,大咧咧在石凳边坐了。

    壮硕中年看着英俊青年,一指许易道,”范师弟我说的就是这位大才,能在白长老的功法楼中呆上一个昼夜,那可是破了天荒的,怎样?我就说嘛,世有英雄,何拘内门外门。”

    英俊青年道,“曹师兄所言极是,既见英才,咱们这些做前辈的总不好没些表示。”

    话音刚落,他掌中现出一个乌沉的瓶子,朝许易抛去。

    许易接过,便听他道,“这是一瓶益气丹,乃是调息理气的圣品。既然相见便是缘分,便送于你做见面礼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