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三十九章 三招

三十九章 三招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壮硕中年一笑,“得了,既然是生意,咱们做上一笔又如何。”

    说话之际,掌中多出两片断裂的琉璃一样的玉片。

    刘振林认出那物,想要传音,见得那界障珠,赶忙跟许易悄声道,“是重神珠的残片。”

    许易微微一惊,重神珠的名头,他当然听过,乃是锻炼神念的法宝。

    重神珠大如鸽卵,状近浑圆,却受力不均。

    可加分魂其上,因此不断调整着重神珠的重量。

    轻时如羽翼,重时如山岳,乃是锻炼神念的绝妙法宝,极为珍贵。

    壮硕中年指着重神珠残片,微笑看着许易道,“我这重神珠珍贵无极,你既不小心碎作两片,若是不遂某心意,说不得只好请执法殿的师兄过来评评道理了。”

    瞬间,刘振林面无人色,死死盯着壮硕中年,心中悲愤已极,他想到了这两名外门弟子会以大压小,却未想到这二人竟会使出如此酷虐的手段。

    要知仙门内部各项事务虽有规章典范可依,但那往往是针对两个同等阶级的修。

    而一旦是不同品级修士之间,在那种种规章典范中,却丝毫看不见“公平”二字。

    若壮硕中年真将执法殿的大人召来,十成十的是许易倒霉。

    轻则被判赔付数倍重神珠价值的灵石,重则被拒往执法殿的幽狱。

    无论哪种结局,无疑都是灭顶之灾。

    奇怪的是,刘振林却在许易脸上,看不见丝毫的震惊,却见许易依旧面带微笑,说道,“看来你们二位是打定主意,要吃定我了。”

    斗小人第一招:既不惹事,也绝不怕事。

    壮硕中年和英俊青年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察觉到了一丝奇妙的味道。

    他们讹诈试弟子并非第一次,但如这位这般镇定的绝对是头一遭遇到。

    刘振林亦以为许易要发蛮劲,正要劝说,却听许易道,“没关系,这枚重神珠确是我弄的,不过在此之前,二位还是先赔了我这本册子吧。”

    话音刚落,他掌中现出一本册子,神念催动,那册子顿时化作千万碎片,落了满亭。

    壮硕中年哈哈一笑,看着英俊青年朗声道,“这家伙怕不是吓疯了吧。”

    英俊青年则瞪着许易道,事已至此,我劝你乖乖就范,不管你弄什么玄虚,也都是突然。

    许易转视目瞪口呆的刘振林道,“振林兄可知这本册子是谁与我的?”

    刘振林呆滞地摇摇头,许易道,“这本册子乃是白长老赐予我的,要我好生研习,其中的大衍算法若有结果,便立时来回报于他老人家。”

    “你说我好端端地坐在亭中研习这大衍算法,这两人冲过来,便以为我从白长老处得了了不得的功法,一番撕抢后这册子便成了这番模样。这可如何是好。振林兄,你千万要为我作证才是。”

    刘振林如梦初醒,脱口道,“老弟,这册子真是白长老与你的!”

    他既不敢相信仙门中鼎鼎有名的白长老,会垂青一位试弟子,也不敢相信许易有如此胆量将白长老赐予的册子扯作粉碎,来攀诬二人。

    壮硕中年目瞪口,英俊青年则是眼前一片金星乱冒。

    他们根本就懒得管这册子是真是假,恼恨的是这该死的爬虫,竟敢当面学他俩惯用的招数来反诬他二人,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活的不耐烦了。

    刘振林窥见许易戏谑的眼目,立时醒悟过来,心头震惊得快要崩碎阴魂了。

    打破头他也想不到许易竟有这般泼天的胆量。

    许易迎着他惊骇欲绝的眼目道,“看来连老哥你也不信这本册子是白长老与我,想来曹范二位大人定然也是不相信的,那就看看这个把。”

    话音方落,许易掌中多出一枚绿色玉牌来,正是白长老所赐,玉牌中央勾勒着一个浅浅的白字,气势如枭,似要择人而噬。

    第二招,出入贵宝地,先把强援结,背靠盘山树,自然好乘凉。

    壮硕中年、英俊青年,乃至刘振林,齐齐脑中一嗡,晃了晃身子。

    刘振林大喜过望,连连拍打许易肩膀,“你,你……”

    结结巴巴,难以成句。

    许易盯着壮硕中年与英俊青年冷笑道,“还请二位大人速速通知执法殿,我也通知白长老,大家一起聚聚,好生聊聊这两桩案子该怎么判。

    第三招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壮硕中年与英俊青年面色如土,纠结得无以复加,英俊青年干脆收了界障珠珠,向壮硕中年传音询问对策。

    “老曹,我敢断定那册子根本不是老家伙的,这爬虫分明是扯大旗,作虎皮。如此爬虫也敢欺辱你我兄弟,这口恶气不出,你我兄弟如何再在这东华仙门立足?”

    壮硕中年传心念道,“我如何不知这贼子是在弄鬼,可那块玉牌总是真的,有了这牌子,他想扯虎皮,我们又能奈何?难不成真的将执法殿里的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叫来?”

    “且不说执法殿里的那帮混账会不会将事情搞大,即便执法殿真拘了这爬虫,最后的好处难不成还能落到你我之手?最最关键的是,就凭执法殿里的那些混账,白长老打个喷,他们都得吓的没影,难道就凭你我还能请动执法殿的大长老不成?”

    英俊青年一口气压在胸口,险些憋成内伤,扭曲了五官死死盯着许易,依旧朝壮硕中年传心念道,“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这口恶气,就这般忍拉?”

    壮硕中年传心念道,“不忍还能如何?且看来日吧。”

    英俊青年心冷如铁,“罢罢,你自去折腾,老子就当被狗咬了。”

    他是东华仙门的家生子,年方弱冠,便有如今成就,虽然祖上的那位仙君,已经仙逝。

    但那位仙君临去前,也为他寻好了靠山。

    二十余年的顺风顺水,让此人心气极高,除了那些内门仙君,旁人他根本不看在眼中。

    如今竟被这一条小小爬虫钻入胸口,狠狠咬了一口,还得忍着,如此委屈,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