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十章 伏辩

四十章 伏辩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壮硕中年心生不耐,却也知道这位是个混不吝,指望他出头来压下问题,根本就是抱薪救火,当下,强忍一口气,冲许易道,“误会,都是误会,王老弟何必较真,以后有事,来寻我和范师弟。既然王老弟和刘兄还有要事相谈,我和范师弟就不打搅了。”

    说话,便站起身来,英俊青年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也站起身来,开始移步。

    许易身形一晃,将二人拦住,掌中现出一枚界障珠,锁住内外,微微一笑,“二位大人何急,难得相聚,如何这便散场?”

    壮硕中年眉头急跳,心头的愤怒已经有些压不下了,他自问身份尊贵,肯如此对区区试弟子低头,哪里只是舍出了脸面,分明是连自尊也一并舍出了。

    岂料,这蝼蚁竟张狂到了这等地步。

    英俊青年却彻底爆了,“小辈,别给脸不要脸,这里是东华仙门,先弄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再来猖狂。你要真有本事,便去将白长老唤出来,老子在这儿等你。”

    他深知白长老性情古怪,能赐下玉牌,已是破了天荒。

    而玉牌能证明的东西不多,至多是白长老对这小子送交的功法册子,深表赞赏,也仅此而已。

    毕竟,从前也不是没有此类的例子。

    可要想那这枚玉牌,恫吓两名根基深厚的外门弟子,只能是这小子打错了算盘。

    许易微微一笑,掌中多出一枚传讯珠来,催开禁制,才招呼一声,传讯珠中便传来白长老粗犷暴躁的吼声,“好小子,莫非你这般快又有所得。”

    白长老声音传来,不啻于在场中落下了九天玄煞,刘振林激动得满面通红,直拿脚在地面上用力摩擦。

    壮硕中年和英俊青年更如见鬼一般,面上皆现出惊恐来。

    或许许易得来白长老的玉牌,能证明白长老对许易青眼有加。

    可此刻,许易得来白长老的传讯珠,并且还得到了白长老的第一时间恢复。

    这说明了什么!

    想想,壮硕中年和英俊青年便不寒而栗,看向许易的眼神,皆流露出祈求来。

    “啊,是白长老啊,对不住对不住,拿错传讯珠了……”

    不待那边的白长老狂暴如雷的吼声,再度开启,许易切断了通话。

    壮硕中年赶忙道,“真是奇人奇事,谁能想到王老弟初见白长老,便能得到白长老如此关照,曹某佩服之至。头前的事,是我们兄弟不是,这里给老弟赔礼了。”

    说着,冲许易重重一抱拳。

    他是彻底不愿争了,这人有白长老作靠山,实在稳如泰山,与其结下强敌,不如和解。

    英俊青年却是死活放不下面皮,他骄傲半生,纵使此刻心中已不敢小觑许易,可要让他对许易说出赔礼的话,那也是万万不能。

    许易微笑道,“赔礼就不必了,怎么说,也是我弄坏你的重神珠在先,这本册子,就不要二位赔了,咱们两两相抵如何?”

    英俊青年心头一松,暗道,“这小子还算识相。”

    壮硕中年更是面上堆笑,连道,“玩笑了,玩笑了,王老弟海量汪涵,令人钦佩。”

    便在这时,石桌上现出两张白纸,和笔墨砚台,却听许易道,“钦佩就不必了,只是这册子虽不要二位赔,但难保将来白长老问及,我怕不好交代,就劳烦二位在这两张纸上,各自如实落下经过吧。”

    “你!”

    “……”

    壮硕中年和英俊青年如遭雷击,痴痴盯着许易,半晌无言。

    壮硕中年深吸一口气,瞪着许易道,“尊驾非得如此么?”

    许易道,“不过求个心安。”

    壮硕中年和英俊青年对视一眼,皆明白许易所指。

    至今,他们亦不相信许易敢对他们如何,要这一份伏辩,不过是留作后手。

    即便如此,他二人也不愿留下把柄与许易。

    今日之辱,二人根本不能忘怀。

    便在这时,许易掌中又现出那颗传讯珠来。

    二人一见这珠子,立时麻爪,英俊青年才要去抓那狼毫笔,壮硕中年手指当先破出一滴圆润凝稠的鲜血,瞬间化开,在纸张上现出一片文字,仔细看去,正是其中经过,虽有矫饰,却也基本属实。

    英俊青年扫了一眼,亦如法炮制。

    片刻,两张伏辩,便落在桌上。

    壮硕中年道,“此文字乃我二人血液书就,铁证如山,你且取去,告辞。”

    言罢,便要转身离去。

    许易哈哈一笑,“二位这是在耍弄小孩子吧。”

    神念放出,石桌上的两张伏辩瞬间化作齑粉。

    壮硕中年怒道,“我二人皆按你说的做了,到底还想怎样,这两张纸上有我二人的鲜血,足以证明乃是我二人所出莫要欺人太甚。””

    许易道,“血色的太扎眼,我可看不习惯,还是笔墨成书吧,就劳烦二位辛苦一下。”

    壮硕青年与英俊青年对视一眼,皆忍不住喉头发苦。

    交锋到此刻。他们哪里还不知这该死爬虫难缠,却也未想到竟难缠到了这种地步。

    本来他二人故意以血液为字,正是使得一个小小诡计。

    血液虽能证明纸上文字却是他二人所出,但谁又能证明这血液是他二人亲自落于这纸上的,毕竟要得获他二人的血液并不是一件难事。

    届时许易要想以此为证,他二人大可说是许易偷袭他二人,以至他二人受伤血液外溢,遭许易收集而伪造的血书。

    如此机巧,仓促间,本极难识破,谁能想到这该死的爬虫心思定是如此缜密,简直滴水不漏。

    而用文墨则不一样,任你修为通天,持笔落字,自有笔意风格,根本难以模仿。

    这一旦持笔而书,这证据就落到了实处。

    许易道,“看来二位还是难以定夺,罢了,便请白长老前来一会,料来他老人家定有主张。”

    说话,便要催开禁制。

    壮硕中年和英俊青年,同时抢过狼毫笔,浓墨沾满,飞速书就,一扔笔,扬长而去。

    许易收了两张伏辩,冲刘振林抱拳道,“还请振林兄在此稍后,某去去就回。”话音方落,便即消失不见。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