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四十四章 靠山稳固

四十四章 靠山稳固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易懒得和图灵废话,交待了两件事,便将图灵丢了出去。

    一,把神隐珠放回老地方,要图灵定时来取,好向那位大人物汇报他王某人的动向。

    二,噬心虫的瓶子,他扔海里去了,要姓图的别动旁的心思,生死自择。

    用噬心虫威胁人,许易早就是专家级的了。

    若要记叙以文字,他可以将这些服了噬心虫的倒霉鬼们的各种心理活动,用大簿子写出寸许厚来。

    他根本不担心图灵会弄出什么幺蛾子。

    修行到了图灵的份上,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当然,非是没有重义轻生之辈,显然,图灵不在此列。

    送走了图灵,许易陷入了沉思。

    他当下的状况很不好,简直千头万绪。

    默运清心诀,沉寂片刻,他渐渐捋清了头绪:白长老是关键!

    不管是对抗那位大人物,还是打开东华仙门修行资源的宝库,抑或是在这东华仙门中存身,白长老都是绕不开的人物。

    一想起白长老,他陡然想到白长老给的传讯珠貌似被自己扔在须弥戒中,而非存于腰囊。

    传讯珠在腰囊中,便有即时性。

    而存于须弥戒中,便入了另一片空间,传讯珠便失去了即时性。

    他才将白长老的传讯珠取出,传讯珠周身光芒持续闪烁,许易催开禁制,便传来白长老狂暴的声音,“弄通了,老子终于弄痛了,王小子死哪儿去了,速来……这藏锋式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聚众为一,不懂,真的不懂,小子,你若再不来,老子将你的破山拆了……”

    嘈嘈杂杂,狂喜的欢呼声,狂暴的喝骂声,此起彼伏,丝毫不止。

    传讯珠中,白长老先后十余次狂呼乱喊,要许易速速见驾,却始终无有行动。

    许易不敢耽搁,急急朝赏宫島掠去。

    持了白长老的玉牌,几乎毫无滞碍,他便见到了白长老。

    依旧是那个大厅,才一入内,许易唬了一跳,满厅的纸张,一颗被浓密白发白须遮掩成毛球的白长老,好似一只干瘦的土拨鼠,埋在白纸聚成的土堆中搜寻、翻检。

    “见过白长老。”

    许易躬身行礼,朗声寒暄。

    白长老这才警觉,待看见是他,一跃而起,连续几个耳光,凌空抽来,皆被许易轻松避开。

    白长老破口大骂,“好个贼小子,好大的胆子,还敢躲,都怪你,老子算是被你坑苦了,你这贼小子,呼呼……”

    一口气没接上,白长老陡觉天旋地转,许易用神念将他定住,一股酒水汇成流束,朝白长老口中灌来。

    一坛酒水才清空,白长老如橘皮一般的惨白老脸,终于有了几分血色,指着许易道,“好酒,真他娘的好酒,再给老子来几坛……”

    又是三坛美酒灌入,白长老已然气定神闲,念头放出,将满厅纸张收捡一空,忽的,躬身冲许易沉沉一礼。

    许易唬了一跳,连忙避开,“使不得,使不得,这如何使得。”

    白长老挥挥手,“老子不是谢你,是谢上天假你之手,将老子引入这浩瀚的数术海洋,人活一世,到老子这个份上,已经不求什么窥得大道,求取长生了,只盼着有生之年,行有为之事。老子研究功法无数岁月,于今跨入数术的海洋,才领略到窥近大道的滋味,纵沉湎其中,身死魂消,老子也知足了。”

    原来这月余光阴,白长老一头扎进数术研究的海洋,完全迷失了。

    许易为他推开了许久不能推开的窗子,窗子才一推开,窗外的风景,便让白长老忘我了。

    许易那枚传讯珠中,虽有白长老连续地传讯,每每白长老都暴躁扬言,要拆了许易的洞府,抓许易入罪云云。

    事实上,他根本舍不得离开,根本不愿研究被中断,虽恼怒许易迟迟不至,却哪有功夫去抓许易。

    如今,许易到来,三坛酒一送,他心头火气全消,又回想这连日来忘我的沉浸于数术海洋,舒张性灵,追本溯源,难免记下许易的人情。

    许易道,“前辈言重了,不瞒长老,得蒙前辈赐下玉牌和传讯珠,为晚辈免去不少的麻烦,晚辈还未谢过前辈呢。”

    先前狐假虎威一把,此刻点一下,万一将来事漏,也不至让白长老光火。

    这种机会,许易当然不会放过。

    白长老挥挥手,很明显不耐烦和许易说这些琐事,拉过许易便要他解说藏锋式。

    许易道,“有道是,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前辈何必急于一时,不如咱们边吃边聊,正好晚辈腹中饥饿。”

    言罢,念头一动,华丽的桌椅便自陈列,美酒佳肴,天下各地的美味糕点,卤肉,熟食,转瞬便铺了满满一桌。

    许易也不相劝,自顾自坐了,大口开吃。

    白长老见他吃得香甜,口中生津,也自坐下,夹起一块卤煮得红酥的蹄髈,才咬一口,沉浸不知多少岁月的味蕾便炸开了,他面上现出难以置信之色,惊声道,“人间怎会有如此仙味。”

    一声喝罢,再也不停,兔起鹘落,转瞬便风卷残云,吃了个干净。

    白长老摸了摸微微隆起的小腹,指着许易道,“你说老子蠢不蠢,老子又不求长生了,这些年愣是将这人间至味都忘了,几十年都靠辟谷丹混着,这不是天大的冤枉?说来,还是你小子有些慧根,虽在求道,却不忘这些人间本味,老子给你个忠告,若修行到最后,连人味儿都没了,修行必定走上了邪路。”

    许易点头道,“晚辈受教,实不相瞒,晚辈今次前来,却有些事,想要前辈代为解惑……”

    当下,许易便说了,他如今急需补充大量的气血,偏生靠外力得获的气血,杂质沉淀,污浊血脉。

    他想问的,正是祛除这些杂质的法门。

    白长老道,“你小子还真不肯吃亏,不过,你小子是问错人了,老子生平只研究功法,旁的不问。”

    许易才抱拳,白长老连连挥手,“一天到晚整这些虚的,你当真不累?”说着,扔过一块绿色玉牌,“这玩意赏你了。”

    玉牌中央的“典”字,晃得许易眼目生晕。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