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五十二章 斗

五十二章 斗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白发道人正沉吟间,白袍青年道,“四长老,何必如此?”

    孔四长老作色道,“怎么,你也要驳姓孔的脸面?”

    白袍青年赶忙抱拳道,“便听四长老之命。”

    白袍青年话音方落,白发道人心中一掉。

    早一息,他还在考虑孔四长老提议,对己方的利弊,后一息,白袍青年的话音方落,他便意识到自己还是落入对方的双簧套去了。

    然事已至此,却再没有他反口的余地,孔四长老太会把控时势了。

    孔四长老道,“既然你们都给孔某面子,祁兄、洪兄就各自划下道来吧。”

    “慢!”

    白发道人出声喝止。

    孔四长老转视他道,“莫非高兄还要反复,若是如此,你们的事,孔某就不掺和了。”

    白发道人当然希望孔四长老不掺和,可此话只能藏在肚里,含笑道,“四长老误会了,由你来调停,高某感谢还来不及。只是祁兄、洪兄既然要划道,有一事,高某还需说在明处,倘使这二位请来了真丹神尊,我问仙阁还如何应战。”

    许易暗暗点头,白发道人能有如此成就,果非等闲。

    看起来,真丹神尊的出现,是天方夜谭,毕竟类似真丹神尊这种传说级数的人物,如何肯自压身价,扮作仆从,极不合理。

    事实上,今次关联的乃是数以亿计的灵石,真丹神尊再是高不可攀,在这天量灵石面前,恐怕也得折腰。

    故而,堵住真丹神尊的口子,看似荒谬,却极为紧要。

    白袍青年道,“我看高兄是谨慎过头了,罢了,恰好祁某处有一枚丹石,一测便知。”

    说话儿,他掌中多出一枚拇指大小的圆长纯色石头,握在掌中,鼓动掌力,有纯色的光辉溢出。

    随即,白袍青年将此物朝身边的赤发青年送去,赤发青年抓住丹石,亦测试了一遍。

    不多时,丹石在场中流转一圈,皆未生出异状。

    值得一提的是,笼罩乌沉斗篷的许易持握丹石时,引起的关注最大,只因他笼罩着沉沉斗篷,神念无法侵入,无人能看出他的境界。

    而修行界,怪异之士在所多有,并无人指摘,甚至无人好奇。

    而丹石检验真丹,只要结出了真丹,掌力外吐,丹力自然外泄,丹石变化颜色,此乃铁律,无可掩盖。

    “高兄这下可放心了?”

    黑服中年微微笑道。

    白发道人道,“祁兄、洪兄出题便是。”

    于此同时,也结束了同许易等人的交流。

    原来,测验丹石之际,白发道人便料定祁、洪二人不可能在此事上弄假,便开始穿心念与许易等人沟通、交流。

    所言者,无非是两个方面。

    一个是鼓劲,一个是奖励。

    后者尤为吸人眼目,竟开出了单关千万灵石的尚格。

    引得一众阳尊大能热血沸腾,许易心中也涟漪乍起。

    白袍青年阔步上前,“还是我天宇楼先来吧,我吹一首曲子,只要能用步伐丈量,走出这个圈子,便算问仙阁胜了,不知高兄可敢应战?”说话之际,一道红雾腾出,印在地上,现出一个直径丈许的浑圆。

    白发道人未料到白袍青年竟开出这等条件,本来他想反驳,毕竟白袍青年的修为高绝,实在不该亲自下场。

    然白袍青年开出的条件,不能不说宽松。

    当下,他冲许易等人传音道,“祁群的灵幽曲,糅合了幻术,极为诡谲,诸君谁愿一战,若战得胜,赏诺之事,高某绝不食言。”

    他话音方落,五短身材老者当先跃入圈子正中,朗声道,“某来试试。”

    宫装美妇微微撇嘴,向许易几人传心念道,“这位道兄手脚倒是利索。”

    言外之意,自是在埋怨五短身材老者不守规矩,不该未经合议,就自抢功劳。

    很明显,在她看来,这关虽难,但对堂堂阳尊强者而言,什么样的惑心术,能有效果呢。

    白袍青年并不废话,掌中多出一柄尺长的淡青色竖笛,横在唇前,不闻有声放出,只见一团白雾自竖笛口处,腾出,朝五短身材老者所立的浑圆圈子笼罩而去。

    旁人依旧不见丝毫动静,立在圆中的五短身材老者,正要挪步,伴随着白雾笼罩,他耳中忽的多出一道让他心惊肉跳的声音,一步没踏稳,险些摔倒在地,下一瞬,周身血液几要沸腾,内外上下的皮毛、骨骼齐齐抽紧,一股巨大的恐惧笼罩而来,哇呀一声,他喷出一口血来,昏死在圈中。

    “哗!”

    满场几要沸腾,堂堂点元强者,竟在一管竖笛中,败下阵来,遭遇如此重创,简直难以想象。

    黑服中年仅仅盯着白袍中年,哈哈笑道,“看来经年不见,祁兄的本事,已超乎了洪某的想象,改日说不得还真得讨教一番。”

    孔四长老到,“好一个管弦灭敌,闻所未闻,孔某今次来,算是开了眼界。”

    白发道人最为震撼,他和白袍青年不是第一天相识,当然知道这位的本事。

    本以为这位使出的,定然还是“灵幽曲”那般的魅惑类妙术,可如今看来,已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如此一来,眼前的局面真的尴尬了,他对红瘤老者传心念半晌,许下不知多少利益,终于,红瘤老者一跃入了场中。

    却见红瘤老者掌中多出一枚法螺,才入场中便猛地冲法螺放出分魂,顿时法螺滴答乱转,发出刺耳的蜂鸣声,听得场中众人无一不头皮抽紧。

    “以音破音,好思路,但是路子不对。”

    白袍青年微微一笑,横笛唇边,那团白雾,再度冒出,直扑圈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