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八十九章 岳仙君

八十九章 岳仙君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眼见胡大人便要抓住那数枚中品灵石,许易掌中灵石陡然消失不见。

    胡大人的笑容顿时凝固,阴阴盯着许易道,“什么意思!”

    许易哈哈一笑,“我若给你灵石,怕你担待不起,灵石没有,我有五条好汉!”

    话音方落,许易手掌拍出。

    “不要!”

    慕光明大急。

    许易掌势更急,一掌抽在胡大人脸上,胡大人连惨叫也没发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悠长的抛物线,直直砸进一片花丛中。

    噗通,慕光明瘫坐在地,指着许易,欲哭无泪,欲语无言。

    看着慕光明,许易莫名地有些感伤了。

    他不替慕光明感伤,而是替自己。

    仙途茫茫,求之实艰。

    慕光明堂堂一派大豪,为之癫狂,为之卑微。

    自己何尝不沉沦其中,欲罢不能。

    怔怔良久,慕光明站起身道,“老弟速去吧,我拼着挨些磨难,总归还是能挺过去的,老弟无须为我担忧。你若在此,恐怕更……”

    话方及半,慕光明陡然变了脸色。

    满面红肿的胡大人如一只新被阉割的大鸟,风风火火地朝此间狂掠而来,身后跟着数位阳尊强者,看装束和慕光明一般无二,分明是新叫了帮手。

    “兀那孙子,别走!”

    胡大人生怕许易遁逃,隔着老远便呼喊开了。

    许易立在原处,只觉手掌不住地发痒。

    瞬息,胡大人引着三名试弟子,将许易和慕光明围住。

    胡大人愤然一指许易,“就是他,给老子打,往死里打,打完了给老子扔回东华仙门,老子倒要看看,东华仙门会不会为这个贱役跟我紫极阁为难!”

    慕光明一把抱住许易,传心念道,“老弟,千万别动怒,这个档口,花灵石免灾,花灵石免灾……”

    慕光明太知晓许易的脾气了,这位早在未得道前,都敢硬怼一路之尊,何况当下。

    许易微微一笑道,“明兄放心,这些土鸡瓦犬,不值得我动手,咱们的帮手来了。”

    胡大人闻声,扭头四望,却见一人自西南方飘然而来,大喜过望,慌忙迎上前去,满面堆笑,“岳大人,您来啦,您来了,可就太好了,有外贼作乱,岳大人您来了,小的可就安心了。”

    口上如是说,胡大人心中却是打鼓。

    毕竟他适才可被那家伙一巴掌抽飞,本来也不怪他,他只有感魂实力,连阴尊都不到,如何扛得住阳尊。

    可这位岳大人未必这么看,弄不好就得以为他丢了紫极阁的脸面。

    满紫极阁谁不知,这位岳大人最是看重门派颜面,为此深受几位长老的器重。

    不管这位岳大人是真看重还是假模假式博眼球,弄不好自己就得成为岳大人博眼球的新道具。

    胡大人心中惴惴,奇怪的是,岳大人面上却入被春风,笑得连满山盛开的楞伽花似乎都被盖住了艳色。

    见得岳大人,自慕光明以下,几位试弟子皆拜倒行礼,口中道,“拜见岳大人,恭祝岳大人跨入内门,成就伟业。”

    岳大人却看也不看几人,飘然落定,恭恭敬敬冲许易拱手行礼道,“王兄光降临,缘何不早早知会,岳某好排阵远迎,如今见面,岂不怠慢,罪过罪过……”

    这岳大人不是别人,正是岳子陵。

    自被许易种下噬心虫后,他也是彻夜不安,生怕虫发身亡。

    遍翻典籍无效后,只有刻苦修行,寄望于随着修为的增长,能对噬心虫的威力,有更强的抵抗能力。

    这一心无旁骛的修行,修为大涨,竟成功地通过了紫极阁的大比。

    一举跨入内门,点元在望。

    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这几日,岳子陵正沉浸在难得的轻松和欢快中,以至于有兴致来参加今日的法华盛会。

    饮宴正酣,那颗让他心惊肉跳却又时时牵挂的传讯珠,竟又跳动起来。

    收到消息,他真是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相比自己的进步,那魔头简直快要成了神话传说,他真是半点也不敢怠慢。

    岳子陵的话才出口,噗通一下,胡大人一头栽倒在地,魂魄都吓飞了天。

    三名试弟子也赶忙一头扎在地上,不住口称万死,请罪不已。

    岳子陵眉峰一跳,寒声道,“胡力,现在不是你装死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连王……”

    许易摆摆手,“行了,嚷嚷什么,这种渣滓,清理掉就行了,来来,我给你引荐个好朋友。”

    许易一把拽去慕光明,把住他肩头道,“明兄,我未发迹前的老朋友,好兄长。真没想到他居然加入了你们紫极阁,老岳,以后明兄我可就托付给你了。”

    岳子陵笑容满面,抓住慕光明的大手,哈哈笑道,“多谢王兄抬举,能和明兄作朋友,幸事,大大的幸事……”

    慕光明的头脑完全不够用了,任凭岳子陵抓住大手,只觉踩在云端。

    胡力终于醒过神来,噗通一下,一个滑过,跪倒近前,抱住慕光明的大腿就不松手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明大人,明爷爷,小的小的不是人,小的狗眼看人低,你千万放过小人,小人的孩儿才出生……”

    胡力的身份,相当于东华仙门的刘振林。

    但在已将成为仙君的岳子陵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一句话就能将他打入尘埃。

    单看岳子陵对明光木的态度,以及那个连岳子陵都得恭敬对待的年轻人,胡力就是脑子里灌满了浆糊,也知道自己的命运马上就要定格了。

    而光明木的宽恕,则是他唯一的机会。

    在胡力眼中,光明木就是最好拿捏的那一拨蠢货。

    他盯上光明木,非为别的,只因为第一次光明木见他,出手就极为阔绰。

    弄得他彻底认为光明木就是一只肥羊,敲骨吸髓至如今。

    今番,他抱着慕光明的大腿求饶,心中也是认定似此般人,必无硬心肠。

    然则,他根本不知慕光明此前是做什么的。

    在小节上,慕光明可能会疏忽,但对人性的把握,岂会有差。

    任凭胡力哭诉,他根本不表态。

    岳子陵闻弦歌,知雅意,轻咳一声,“都愣着做什么,此等蠢货,非要闹腾到山上,丢了我紫极阁的脸才好,带回去,投入幽狱。”

    “不!不要!”

    胡力惊得魂飞魄散。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