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九十章 雌黄

九十章 雌黄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胡力带来的三名试弟子立时调转枪头,齐齐朝他抓来。

    胡力面上堆满了绝望,忽的,一咬牙,怒喝道,“你们要我死,老子也不要你们好过!”

    喝声未出,一枚被他缝在胸前的磁芯珠,被他捏碎。

    巨爆发出,强大如许易都来不及阻止。

    胡力当场粉身碎骨,三名靠得最近的试弟子也不过受些轻伤。

    离得稍远的许易、岳子陵、慕光明自有灵罩护体,连皮毛也不曾伤到。

    而可怖的气爆,却扑入花丛,将慕光明所看护的约十亩的楞伽花海,尽数摧折。

    花瓣漫天,气浪如海,诸人面面相觑。

    便连岳子陵脸上也写满了沉重。

    眼前的大场面,出了这等变故,着实不好交代。

    便在这时,山上陡然起了梵唱。

    梵唱一起,天上的明月好似被遮蔽了容颜的玉人,陡然挑开了薄纱。

    明月一放,满山遍野的楞伽花海,陡然如点亮的星辰,朵朵绽放,由近及远铺陈开去,充盈着圣洁和至美。

    伴随着如圣如佛的梵音,整个意境极为空灵。

    月移影动,光辉移转,偏转到许易等人所在的方向,一片黑峻峻,在漫山的光华中,无比的刺眼。

    便在这时,山上起了骚动,巨大的骚嚷,连远隔着十余里的许易等人,都见得明白。

    慕光明心头七上八下,一股无力感铺天盖地地涌上心头。

    岳子陵也难免面上发苦,他不过才跨入内门,此次带队而来的却是老牌仙君。

    出了这等乱子,这个雷,他真有些扛不住。

    果然,不消片刻,一位面色冷峻的中年狂飙而来,身上的服色,与岳子陵一般无二,正是此次紫极阁带队的仙君刘子铭。

    “到底怎么回事,是谁负责的这片花海,给我站出来……好好,岳子陵你在这儿,你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知不知道都有哪些人到场了,好好的一场法华会,因为咱们紫极阁坏了气氛,这不是当着八大仙门和北境圣庭的面,我紫极阁自己甩自己巴掌么!”

    刘子铭气急败坏,身未落定,先自喝问起来。

    都以为修成仙君没了脾气,事实上,养在“深闺”的仙君们,罕有好脾气的。

    面色发黑的岳子陵才要挺身而出,却被许易横身拦住,“这片花海,毁于我手,这口锅,无须刘兄你来背。”

    “大胆!”

    刘子铭气得胡子都飘了起来,胡乱冒出一人,就敢与自己称兄道弟,什么东西。

    “启禀刘师兄,这位仙兄大号,王千秋。”

    岳子陵拱手抱拳道。

    “什……嘶!”

    刘子铭立时语结,看向许易的眼神立时变了。

    许易冲他微微拱手,朝着山峰腾去。

    他初来,本是为寻慕光明,忽然发现了一个熟人,忽然发现了眼前的好场面,他觉得自己当真要做些什么才好。

    许易才腾空而起,刘子铭便紧随其后跟上。

    慕光明呆呆望着许易远去的声音,问岳子陵道,“这位王兄到底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连刘仙君见他,都那般讶异。”

    岳子陵回眸扫了他一眼,轻轻道出一句话来。

    慕光明呆若木鸡,久久方叹声道,“真是盖世的妖孽,一直如此,从未改变!”

    岳子陵嘟囔一句,“谁他妈说不是!”

    “岳仙君您说什么!”

    “没什么,你好生下去休息,老子看戏去了,我敢用脑袋担保,这回又有人要倒霉了。”

    ……………………

    “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兄,我需要个说法。”

    一位宫装美妇怒声道,云鬓如墨,眉眼横波,便连生气都带着三分娇媚。

    此刻的邀月峰顶,露天式的会场,装点得古色古香,却又不失尊贵辉煌。

    万年虎鲸骨粉塑成的一人高的天蜡,散发出堪比月亮般的光辉。

    西极雪绒驼的腋绒集成的地毯,铺出了不知几百几千丈。

    圣族子弟,圣庭高官,八大仙门的俊杰高士。

    整个圣庭天下的最上层人物,于斯毕集,共享盛会。

    原本一切进行得极为顺畅,整个会场的气氛也祥和而热烈。

    丹花大士豪饮三殇后,横笛唇边,笛声方起,满山五千比丘士尽起梵唱。

    天开月明,风暖气清,三千楞伽花海盛放,星斗耀天,接福延寿,团聚吉祥。

    多么盛大的场面,多么辉煌的时刻。

    这场盛会的主持者嘉怡女主志得意满,忍不住轻轻搔了下身边安坐的丹花大士的玉背,轻声道,“今日如斯盛会,圣母必定大喜,本宫定向圣母求一道凤诏,接你这可人儿入我嘉玉宫,好让你终日与我演说佛法妙蒂可好?”

    嘉怡女主小话才传去,场中便起了喧哗,她一目望去,便见递次铺成开的楞伽花海,陡然秃了一块。

    就好似绝色玉人头顶心处,少了一大片毛发一般。

    此事若传出去,圣母的颜面何存。

    圣母若不开颜,那她费尽辛苦,折腾这一切又有何意义?

    嘉怡女主蹭地立起,喝声方落,一声北来,“神龙见像日,仙鹤养雏年。大火乘天正,明珠对月圆。作新金箧里,歌奏玉筐前。圣母仪天下,何用楞伽仙。”

    声来宏大,传播四方。

    声方落定,赞颂之声此起彼伏。

    嘉怡女主面上好看不少,迎着来人道,“如此贺寿诗词,当得上圣母圣寿宴上吟唱,阁下好诗才。”

    便在这时,刘子铭也跨入场中。

    嘉怡女主立时变了脸色,“刘兄,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一片应该归属你紫极阁看顾吧,出了这等纰漏,真叫本宫脸上好生无光。”

    当先跨入的那人道,“区区楞伽花,岂能助圣心,况且圣母圣心独运,自有天心体量,小小楞伽花,济得甚事。”

    “况且据《献坟籍》和《南华说》有载,楞伽花最初长于西极,其性淫,入药可催情,本就是邪花恶朵。自南宗一脉崛起,此花才更名楞伽,似乎如此,便染上了佛性。其实不然。”

    “今日为圣母贺,此花出现,本就不合时宜,如今天降神异,叫这楞伽花海,自失其脉,岂非圣母恩德,受天心眷顾,才将此恶花之海乱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